周五投票,这场前所未有的大选将如何塑造新加坡的未来

2020年07月09日
周五投票,这场前所未有的大选将如何塑造新加坡的未来

本周五,新加坡第13届国会选举将正式投票。

自新加坡建国以来,相比以往历次大选,今年的国会选举注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选举。

有人形容,这是新加坡在遭遇全方位挑战和危机下进行的选举——造成“一代人危机”的新冠疫情、史上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国家最高权力面临交接……

“本次选举将塑造未来多年的新加坡,其影响将超越新政府的五年任期。”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如此“定位”这场选举。

那么,这次大选将如何塑造新加坡的未来?再过两天,逾265万选民投出的选票或将给出答案。

“完全不同”的选举

自上月末解散国会启动大选的一刻起,这次选举就被新加坡领导层赋予一层“史无前例”的特殊色彩。

“相比上一届国会选举,新一届国会选举将完全不同。”李显龙如是说。

新加坡总统哈莉玛也表示,由于新冠疫情,此次选举与以往选举非常不同,要确保每一位选民的安全。

确实,与以往最明显的“不同”是,这次选举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举行,不仅事关参选者的政治命运,更事关选民的健康安全。

冒着疫情风险大选,之前的韩国国会选举已打造完美“样板”,韩国的成功能否在新加坡身上复制?

“新加坡的防疫措施最初在全球被视为典范,后来却因外来务工者宿舍暴发疫情而略失光彩。”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写道。

目前,新加坡单日新增病例仍徘徊在上百人左右。同时,新加坡现在又处于登革热疫情高峰期。双疫情叠加使得形势愈发严峻。

非常时期造就非常选举。在这次大选中,新加坡首次禁止政党举行线下竞选集会。各政党竞选人只能转战网络,充分利用社交媒体与选民互动。分析人士认为,线上竞选对各政党来说是从未有过的新尝试,但能取得多大成效却难说,尤其是对现场集会重度依赖的反对党而言更存在不确定性。

对选民来说,这次也将经历特别的投票体验。10日当天,所有投票站都会测体温,选民必须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投票时还要戴手套。同时,为避免拥挤,将增设投票站,选民将获得两个小时的投票时间,年长者还被安排在特殊时段投票。

第二个“不同”是,这是一场新加坡濒临经济危机边缘举行的选举。

早先,中美贸易争端已让新加坡感受到巨大经济压力。之后,疫情来袭、各国封锁,更使这个高度依赖外贸的国家不堪重负。

新加坡今年第一季度经济出现负增长。总理李显龙上月警告,受新冠疫情冲击,2020年度国内生产总值预计萎缩4%至7%,这将是新加坡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经济萎缩。

在这一背景下,本次大选对于就业和经济议题的关注尤为突出。《海峡时报》称,随着经济衰退的迫近,如何保住新加坡人的“饭碗”、解决失业问题,各个政党都在拼计策。

《联合早报》指出,面对生计和就业的巨大压力,选民的情绪很难捉摸。所以,无论对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还是对反对党来说,这次选举都是一场硬仗。

第三个“不同”是,这是一场关乎新加坡未来权力更替的选举。

CNBC称,对68岁的李显龙来说,这可能是他卸任前最后一次在国会选举中投票。李显龙从2004年起出任总理,他曾表示,准备在70岁“退休”。

种种迹象显示,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有望接替李显龙领导的“第三代班子”成为新加坡第四代领导核心。

有分析指出,执政党如能在大选中延续过往约三分之二的绝对优势,将为权力交接提供较为稳定的政治环境。

对此,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新加坡问题专家周士新指出,本届政府任期到明年4月结束,根据宪法,本届国会最迟可以在明年1月解散,并在明年4月期限之前举行大选。李显龙之所以顶住国内一些舆论压力,执意在当下疫情仍处于反弹风险时举行选举,而不愿推迟,一方面是想以此显示政府能够控制疫情的信心和能力,另一方面也与新加坡未来的权力交接不无关系。李显龙希望为自己引退和新领导人上台赢得更多的过渡时间,做好充分的铺垫。

危机有利执政党?

新加坡国会实行一院制,议员由公民投票选举产生,任期5年,占国会多数议席的政党可组建政府。

据路透社报道,这次大选中,有11个政党的192名候选人角逐国会93个席位,除了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外,还包括新加坡前进党、工人党和新加坡民主党等10个反对党,声势之大也是前所未见。

自新加坡1965年独立以来,纵观历次国会选举,似乎更像一出人民行动党的独角戏,反对党无非是“陪跑”而已。

凭借出色的政绩、高超的政治手腕、有利的选举规则设计,人民行动党一路获胜,执政至今,且每次选举的得票率都未跌破60%。

在2015年举行的大选中,人民行动党更是以近70%的得票率取得压倒性胜利,斩获国会89个议席中的83席。这次能否续写辉煌?

分析人士预计,人民行动党赢得大选、获得组阁权几无悬念,唯一的未知数是它能赢多少,是简单过半数,还是像上次一样大胜。

有观点认为,危机往往有利于执政党,因为人心思稳。尤其眼下正值疫情期间,选民更倾向于守成而非变革。人民行动党打出“守护生命、保障工作、共创未来”的竞选纲领,料将获得大多数选民的共鸣。

“新加坡是一个具有高度危机意识的国家,在如今全方位的危机挑战面前,原本就在选民中保持稳定支持率的人民行动党应该会延续优势,民众为了安全稳定也会继续支持执政党。”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说,这次政府推出多项预算,拨款930亿美元用于支撑企业运转和新加坡人的就业,回应了民众最大的关切。

然而,也有分析指出,如果以为危机当前,选民更希望一双“稳健之手”来“掌舵”国家,所以就会把票投给执政党,那也失之简单。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副教授尤金·谭表示,选民的“避险求安”心理通常发生在危机爆发之初,而不是爆发之时。“现在新加坡正处于风暴中心,政府处理这场危机是否得力,相信这次选举会给出严格的评判。”

反对党会有斩获?

反观反对党,尽管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的局面恐怕很难撼动,但是,反对党能否在这次大选中“超越自我”,有更多斩获,也令人关注。

要知道,在2011年的大选中,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跌至60.14%的历史低点,反对党工人党却获得历史性突破,赢得议席数超过以往历次选举。

此次大选,10个反对党宣称要联手夺得三分之一的席位,让更多元的声音出现在国会里。

在这些反对党中,由人民行动党前成员陈清木在去年3月创立的新加坡前进党“异军突起”,成为群雄角逐中一股难以忽视的新势力。

更引人注目的是,李显龙弟弟李显扬也高调加入前进党,尽管李显扬表示这次不参选,但是他加盟反对党无疑给后者打了一针强心剂。

许利平表示,在最近几次新加坡大选中,虽然执政党优势明显,但是反对党的支持率也在提高,这次应该也会有所斩获。“李显扬加入反对党释放了一个信号:新加坡朝野之间的力量对比未来或将出现变化。”

不过,周士新认为,李显扬虽有一定号召力,但是助选不参选,对反对党选情提振恐怕有限。而且,反对党内部整合尝试已告失败,加上自身缺乏执政经验,难以提出更富吸引力的政策,要在国会扩大地盘并非易事。

新政府挑战不小

如无意外,这次大选有望再度“授权”人民行动党一个新的5年任期,但分析人士认为,一连串内政外交挑战正在“恭候”新一届政府。

首要任务仍是平衡疫情防控与经济重启。

新加坡上月进入第二阶段“解封”,虽然迄今整体疫情保持平稳,并未明显反扑,但是社区病例出现反弹迹象,再加上输入性病例,新加坡离安全依然很远。与此同时,“疫情已对新加坡的开放经济造成重创,如何一边防疫,一边复工复产、恢复经济,对新政府将构成严峻挑战。”许利平说。

内政方面还需解决社会不平等的问题。新加坡近年来重视效率与发展,却忽视了公平与多样性。“新加坡虽然居民收入较高,但也有收入不平等问题。”周士新说,当前的经济困境又将社会公平和移民问题进一步凸显。未来,新政府需要在促进社会公平方面下一番力气。

外交领域,在大国竞争强化的背景下如何维持平衡、如何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对新政府也是莫大考验。

“新一届政府的一个重要课题是,如何在国际、地区形势变化中促进新加坡自身发展,巩固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维持新加坡的政治社会稳定。”周士新说。

许利平认为,随着中美在东南亚地区博弈加剧,新加坡无疑会面临选边站的艰难抉择,从其一贯的行事风格看,新政府总体仍会保持“安全上依靠美国,经济上与中国加强合作”的对外策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