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2020年07月10日

就算是在疫情期间,只需要1个半小时,印度尼西亚人就可以从雅加达飞往巴厘岛,在海滩享受阳光;压力太大,东京人可以爬富士山;纽约人可以去长岛的汉普顿(Hamptons)放松放松。而新加坡人则没有太多本地度假的去处。

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比纽约小得多,这意味着新加坡的旅游业基本上是靠外国游客支撑起来的,去年新加坡旅游业的收入是近200亿美元(277亿新元)。疫情原因,新加坡边境限制,外国人无法到新加坡来旅游,酒店和景点没有收入,全都需要“国内度假者(staycationers)”来填补这个财政空白。

雅高亚太区(Accor's Asia-Pacific)最大的酒店集团执行长麦可·伊森伯格(Michael Issenberg)说:“除非恢复国际业务,否则酒店很难维持下去,我们90%的订单都来自国际旅行者。”

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新加坡环球影城)

尽管世界各地的旅游业都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影响,但随着一些国家逐步允许国内旅行,不少国家的旅游业情况都有所改善,比如说澳大利亚和越南,它们的航空业和酒店业都有起色。瑰丽酒店(Rosewood Hotel Group)执行长Sonia Cheng表示,随着休闲旅行的增多,中国的瑰丽酒店入住率有的高达70%。

但新加坡旅游业面临的挑战更加严峻。

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图片来源:海峡时报)

上周,新加坡酒店可向政府提交开业申请,让本地人可入住酒店。然而,据了解,许多像Najeer Yusof这样的当地人根本不想花钱住新加坡的酒店,他们宁愿趁这段时间把钱存起来,然后直接去泰国和马来西亚的热门景点痛痛快快玩一场。

Yusof说:“去国外旅游的话,花的钱更少,玩的地方更多,何乐而不为呢?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可以看到、体验到我在新加坡感受不到的东西。我可以欣赏印度尼西亚连绵的群山,还有它的国家公园,可选择的活动也很多,我可以潜水,我还可以冲浪......”

尽管新加坡这个拥有570万人口的国家在封锁了两个多月后重新开放了经济,但大部分边境仍然没有开放的。4月份,新加坡只有750名外国访客,创下了历史最低记录,去年同月有160万人。5月份的外国访客也是”少得可怜“,只有880个。

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酒店、餐馆和景点可以在短期内转换营销策略,用住宿、景点和美食折扣来吸引顾客。”海外华人银行股份有限公司(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资金研究和策略主管Selena Ling表示。

“但是,新加坡国内的市场很小,这条路线注定不能长期发展。”

旅游业在新加坡的产业地位越来越重要。有了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新加坡的经济更加多元化。在传统行业方面,金融、炼油和航运也在新加坡产业中占据重要地位。滨海湾金沙酒店和赌场、环球影城主题公园和新加坡动物园这些景点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外国游客在拍照)

去年,新加坡接待了1910万人次,创下历史新高。旅游收入从前年的269亿新元增加到277亿新元。新加坡有65,000名员工从事旅游业相关的工作,旅游业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以上数据包括本地旅游与国际旅游)

疫情期间,成千上万去国外旅行的新加坡人和侨民回新加坡。由于大多数人必须在旅馆隔离14天,香格里拉等酒店都因此获得了小幅收入。

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新加坡著名酒店:莱福士酒店)

新加坡莱佛士酒店八月的房间预订率仅为15%,酒店将提供入住两晚特惠价,价格约为795新元,包括了免费的新加坡司令鸡尾酒,免费早餐,新加坡城市游和水疗折扣。

一些旅游景点还推出了降价措施来吸引已经在在家里宅了几周的居民。圣淘沙发展公司(Sentosa Development Corp)首席营销官Lynette Ang表示,圣淘沙度假胜地已免收门票费,直到9月底。该胜地有杜莎夫人蜡像馆和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s)等景点。

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图片来源:santosa/facebook)

Lo&Behold Group经营著Tanjong海滩俱乐部,该俱乐部距离金融区仅15分钟路程,它推出了一个名为Dine In Nature的新概念,其中包括精选的美食野餐篮。营运长安德鲁·英格(Andrew Ing)表示,它希望这种“满足本地居民对精致、周到的就餐体验日益增长的需求”。

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图片来源:Tanjong beach club/facebook)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市场营销讲师黄敬贤说,新加坡的旅游业不可能在2022年之前实现全面复苏,而且很大程度上都依靠全球疫情的控制情况和疫苗能不能研制成功。

她说:“国内旅行可以解决恢复初期的问题,但是旅游业并不能通过国内度假就能生存下去。”

消息来源:海峡时报

单月客流量从160万降到750,新加坡旅游业到底何去何从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