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胜宝:新加坡选战中的“胜之兵法”

140天前     27

《孙子兵法》被西方誉为“战争艺术”(the art of war),是战场上克敌制胜的智慧与谋略,教人立于不败之地,其实就是一部“胜之兵法”。

新加坡大选用了各种制胜的招数,为了达到胜选的目的,各个党派使出浑身解数,作了充分准备和精心布局,斗智斗勇,竞选激烈,上演了一场选战中惊心动魄的“胜之兵法”。

韩胜宝:新加坡选战中的“胜之兵法”

行动党 “胜兵先胜”

孙子说:“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意思是说,打胜仗的军队总是在具备了必胜的条件之后才交战,而打败仗的部队总是先交战,在战争中企图侥幸取胜。

人民行动党自新加坡1965年独立以来一直执政,此前历次大选中,由于经济上的快速发展,得到民众的信任,该党在绝大多数集选区都保持了绝对优势,显示了较强的民意基础。在2015年的选举中,人民行动党获得89个议席中的83个,反对党工人党获得6个议席。

分析人士几乎都认为,行动党在此次大选中必定取胜、没有悬念。这就是“胜兵先胜”、“未战先赢”的概念。人们关心的只是行动党能赢多少?

疫情中 “危中求胜”

孙子提出“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强调作战指挥要灵活机变,趋利避害。真正厉害的人,一定是懂利知害的。

在全球经济低迷与政治不稳定因素加剧的时刻,对长期执政的行动党来说,尽管胜算很大,但是为了平稳过渡,让第四代领导班子顺利接棒,必须趋利避害,选择最佳时机,以达到危中求胜。

在选前,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在疫情中举行大选对执政党有利。因为新加坡历届大选,但凡危机时刻,执政党往往能够大胜,比如2001年911之后的大选,该党得票率高达75.3%。选民被认为在危机中更倾向于求安稳。

行动党在此次竞选中打出“守护生命、保障工作、共创未来”的口号,希望以此争取选民支持。选前被认为会有激战的全部焦点选区,都被行动党顺利拿下。

工人党 “胜于易胜”

孙子在《军形篇》中说:“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胜于易胜”,是指把战争胜利建立在容易取胜的基础上。究其实质,是用较小的代价换取较大的战果,谋求最好的实战效益。

新加坡第一大反对党工人党意外大胜,是巧妙地应用了“胜于易胜”,瞄准行动党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强攻阿裕尼和后港,是易胜的最佳点。

大选结果,工人党不但轻而易举大比分守住阿裕尼和后港,而且易如反掌攻下一个新的集选区,一举收获国会10个席次,成为该党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

前进党 “虽败犹胜”

“虽败犹胜”是指在敌众我寡等特定情况下,虽然被打败了,但在战法上、气势上、过程中,都压倒对手,英勇顽强,屡败屡战,绝不言败,赢得了对手的尊重。

新加坡前进党正是这样,虽然第一次参选,未攻下任何选区,但该党在多个竞逐的集选区高票惜败,得票率多超过40%,单选区也有平均39%的得票率,对于一个新政党而言,确实是“虽败犹胜”。

由陈清木带领的前进党团队攻打人民行动党在西海岸的铁票仓,得票达48.31%,仅以不到四个百分点落败。

王瑞杰 “险中获胜”

《孙子兵法》曰:“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孙子看到了人们在战争绝境下的求生本能,并提出要利用这种本能,在危险的状况下转危为安。

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王瑞杰转战该党没有优势的东海岸集选区,确实是一步险棋,一旦失手,影响接棒,后果不堪设想。但如果不走这步险棋,极可能造成人民行动党在东海岸失守,王瑞杰也彰显不出他的过人之处。

由王瑞杰领军的五人团队,捍卫东海岸,直接面对工人党拥有“政治明星”佘雪玲的团队挑战,可谓“背水一战”,以6.8个百分点的优势,打赢本届大选关键性的一场险仗。

执政党 “遭遇惨胜”

《孙子兵法》始终把战斗的代价和损失看得很珍贵,所以兵法追求的是全胜,不追求那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惨胜。

新加坡大选尘埃落定,选举结果正式出炉。人民行动党获得83个议席,蝉联执政。但其全国得票率大跌至61.24%,是历史第三低位。

此次行动党的全国平均得票率大跌,比上届69.86%少了近九个百分点,并且损兵折将,痛失盛港集选区,折损一位部长、一位高级政务部长和一位高级政务次长。

尤其在盛港集选区,新加坡前三军总长、现任总理公署部长、职总秘书长黄志明带领的团队,竟然不敌一支由70、80、90后组成的工人党新军。这也是新加坡自建国以来首次在一次大选中失去两个集选区。对此,李显龙痛心疾首:“对第四代领导班子的重大损失”。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此次大选中没有达到《孙子兵法》所追求的“全胜”和“完胜”,昭示了反对党的实力正在不断增强,此次大选反对党阵营空前强大,是历史上第二次在所有选区参选,而且参选政党的数量也是最多的。同时,也反映新加坡民众的诉求在发生变化,印证了战争(选战)“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兵民是胜利之本”。

韩胜宝:新加坡选战中的“胜之兵法”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