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虽获得明确委托 但须检讨的地方不少

2020年07月14日
行动党虽获得明确委托 但须检讨的地方不少

或许,在2011年分水岭大选之后,我们应该用新的标准,来衡量行动党的选举结果了。(海峡时报)

作者 洪清泉

然没有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总理所希望的“强有力的委托”,但超过60%的全国得票率,在任何民主国家都是一大胜利。

或许,在2011年分水岭大选之后,我们应该用新的标准,来衡量行动党的选举结果了。

行动党虽获得明确委托 但须检讨的地方不少

人民行动党在西海岸集选区对垒前进党胜选后,上周末走访选区“谢票”答谢选民的支持。(海峡时报)

2015年大选是个异数,行动党能赢得接近70%的选票,跟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有直接的关系。这反映新加坡选民的厚道,他们用选票表达了对李光耀毕生贡献的感谢。而这个因素是不可复制的。

所以,这届选举应该跟2011年比较。当时的民怨很大,可是这次行动党的得票率却比那次多了一个百分点。考虑到冠病疫情对人民生活所造成的痛苦,政府的四个抗疫预算案应该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否则得票率恐怕会更低。

不能否认,除了冠病疫情,行动党的第四代接班也是这次选举的主题之一。

如果结合来看,选民似乎更信赖第三代继续掌舵。行动党似乎也意识到这点,李总理就不止一次承诺,他和第三代大将如张志贤、尚达曼还是会继续协助第四代。

行动党虽获得明确委托 但须检讨的地方不少

李显龙总理7月11日凌晨约5点,在行动党记者会结束后走出行动党位于宏茂桥的德义支部。(海峡时报)

选民对第四代的信心,无法单纯从选票来判定,因为另一个变数是反对党对手。

碰到对手弱的反对党,第四代部长领军的集选区还能获得60%以上的选票,但碰到对手强的如工人党和前进党,就都低过60%;盛港集选区更是被打败。

行动党在盛港失败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也跟选民的厚道有关。

行动党虽获得明确委托 但须检讨的地方不少

代表工人党竞选盛港集选区并获得胜利的四人团队。左起:辣玉莎、蔡庆威、何廷儒及林志蔚。(海峡时报)

选民显然不喜欢负面选举手段,行动党在辣玉沙事件上企图强攻,却适得其反。选民更在意英国人所谓的fair play(君子之争),重视公平性,如果出现恃强凌弱的印象,就容易被选民惩罚。

行动党在选举前夕突然袭击,炒作本地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是否爱国,来质疑毕丹星,显然也取得反效果。从舆论对行动党的负面反应,以及事件虎头蛇尾,匆匆落幕,就看得出选民是理性公平的。

这种要求公平性的本能,使得反对党的“空白支票论”,容易获得选民的共鸣。

因为自2015年大选的强有力委托后,行动党修改宪法,迅速推动保留总统制,让选民觉得不被尊重,也被剥夺的选举总统的权利。这个不满,在本次大选完全发酵。

行动党虽获得明确委托 但须检讨的地方不少

(海峡时报)

此外,《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简称POFMA)在这次选举中,被多次用在关于千万人口的争论上,让一些选民觉得法令被滥用。这种情绪反弹,恐怕也让行动党丢失选票。

跟选举期间比较,行动党选后的表现却可圈可点,特别是李总理要设立国会反对党领袖职位,邀请毕丹星担任,可谓神来之笔,展现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和风度,让选民留下深刻印象。

选后还有两个地方可以观察行动党是否认真检讨。

第一是林绍权事件,行动党表示反对这类网络起底的人格谋杀行为,是正确的。如果能快刀斩乱麻,给选民交代,相信还能挽回一些选民的心。

行动党虽获得明确委托 但须检讨的地方不少

行动党裕廊集选区竞选团队赢得选民委托后答谢选民时,尚达曼(后排左三)特地邀请退选的林绍权出席。(裕廊集选区面簿)

另一件事是行动党盛港团队是否继续在当地奋斗,服务选民,而不是像阿裕尼集选区团队那样,当选当部长,败选就落跑,伤了行动党支持者的心。

行动党虽获得明确委托 但须检讨的地方不少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