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酒店业水深火热,唯有外国旅客才是“救命符”

134天前     261
狮城酒店业水深火热,唯有外国旅客才是“救命符”

远处的城市夜景依然璀璨, 与滨海湾金沙酒店客房的寥寥数盏灯形成强烈对比。(联合早报)

作者 侯佩瑜

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来袭,全球旅游业停摆,酒店业首当其冲。

即使本地的一些酒店被指定为履行居家通知的住所,而且阻断措施第二阶段开放后酒店的餐馆也能重启堂食,再加上新加坡旅游局7月3日宣布酒店业者现可申请接待“度宅假”(staycation)预订,有助于增加酒店收入,但今天仍传出圣淘沙名胜世界宣布裁员的坏消息!

圣淘沙名胜世界裁员——马国员工首当其冲

狮城酒店业水深火热,唯有外国旅客才是“救命符”

冠病疫情严重冲击旅游业,圣淘沙名胜世界今早(7月15日)宣布裁员,但并未透露具体受影响员工人数。(联合早报)

圣淘沙名胜世界在2010年2月开幕,这个综合度假胜地由云顶集团管理,耗资65.9亿新元打造,占地49公顷,景点包括赌场、环球影城和水族馆等。

6月中旬,彭博社引述消息就说,拥有超过2万员工的云顶将裁退主要赌场和部分饮食业务的3000名雇员。但未说明新加坡业务将如何受影响。

圣淘沙名胜世界(15日)中午终于正式宣布裁员,但未透露裁员人数。这是圣淘沙名胜世界在本地开业10年半来第二次大规模裁员。

受影响员工今天才接获通知。据消息人士称,名胜世界的几处娱乐设施约有八成员工受影响,有“数千人”受影响,多数是之前因马国行管令而仍留在马国的员工

一名来自中国的匿名荷官告诉《8视界新闻》,赌场原本有大约上千名荷官和上百名经理,他们在这次裁员中“几乎被裁光”,包括他在内。

“我到了赌场门口被通知裁员了。”

他原本受疫情影响无法回国。这次被裁反而松了一口气,甚至有些开心。他对遣散金也表示满意,但不愿透露具体金额。

“我不准备再在新加坡工作,终于可以回家了”。

名胜世界在文告中说,因为疫情对旅游业的“毁灭性冲击”,为了应对未来挑战,名胜世界必须转型,重新出发。

“我们已精简运作资源,让名胜世界能保持灵活,并迅速应对未知环境的各种状况。”

发言人也说,过去数月来,公司已针对所有成本进行检讨,取消了非必要的花费,管理层也减薪多达三成。

文告说,在最后一轮的检讨中,名胜世界经过谨慎考量和咨询的透彻过程,做出了“艰难决定”,进行一次性的人力精简措施。

“集团检讨了长期的人力需求,包括考虑到维持一个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团队,也与人力部、旅游景点、度假胜地及娱乐业雇员联合会(AREU)和新加坡全国雇主联合会(SNEF)合作,协助受影响员工找新工作。”

“我们会确保这个过程将是负责任、透明和敏感的。”

虽然在雇佣补贴计划(Jobs Support Scheme)下,旅游业领域每名本地员工的首4600元薪金可获75%的补贴,为期10个月,但因为这只适用于本地员工,因而业者很难保住外国员工的饭碗。

为何酒店业在逐步复苏,又有了相关政府援助,仍然还须裁员呢?

度宅假从来都不是酒店的主要业务

狮城酒店业水深火热,唯有外国旅客才是“救命符”

酒店在接收“度宅假”房客及展开相关营销工作前,须向当局提交申请。酒店业者必须在计划书内详细说明,如何确保每10平方米内不超过一访客、减少房客和员工之间接触的时间、有效疏散及防止群聚、确保所有人员使用SafeEntry访客登记系统,以及实行严格的清理及消毒程序,才能获准重开。(海峡时报)

截至截稿前,本地共有26家酒店被新加坡旅游局批准可接受“度宅假”预订。

星展集团研究分析师陈伟祥在一份报告中说:“虽然度宅假从来都不是酒店的主要业务,但在业务来源有限的情况下,这第一波需求将推动酒店业复苏。

第一波需求预料将来自准备度假的家庭和情侣。本地酒店中,大部分局限于主岛,位于圣淘沙的酒店相信更具吸引力,可能优先受惠。”

我国学校将在本月20日起放一周期中假,或许也有助于提高“度宅假”需求?

据了解,有位于圣淘沙的酒店透露说,在宣布可以“度宅假”后,预定电话就被打爆了,在短短9天内,直至8月的客房已全订满,大部分是年轻家庭预定住宿两晚。

但是,为了遵守每10平方米内不超过一访客等控制人流量的程序,该酒店告诉媒体,酒店只能把入住率限制在20%。换句话说,相应增加的客房收入也严重受限。

外国旅客锐减超过99%

狮城酒店业水深火热,唯有外国旅客才是“救命符”

樟宜机场逐步开放接收更多转机旅客,继澳洲和新西兰多个城市之后,从中国大陆部分城市、香港、日本和韩国搭乘新航和胜安航空的旅客,也可在樟宜机场转机至新航集团旗下的其他航线。(联合早报)

旅游业相关产业如酒店和航空业依旧受到疫情巨大冲击,游客人数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我国至今年5月依然限制持短期签证的访客入境,导致当月来新的访客仅有880人。

相比于2019年5月的149万访客人数,可说是巨大落差,访客仅仅只是去年5月份的0.005%。但每位访客的平均逗留时间却激增至51.7天。在2月之前,访客的平均逗留时间仅为四天。

根据《商业时报》报道,新加坡旅游局提供的资料显示,今年5月的访客人数相较于4月的750人,还是略有改善的。但总体而言,今年首五个月的访客人数只有270万,减少了65.7%。

酒店餐厅的情况会比“度宅假”稍好些,但星展集团研究分析师指出,酒店餐厅收入只占酒店总销售额的30%,住宿收入才是主要收入,占了60%。

我国酒店业2020年首季酒店客房入住率和日均客房收费率(ADR),同比分别下跌50%和20%,入住率只得40%,收费率只有171元。

房地产咨询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近期发表的新加坡酒店业报告显示,因疫情而采取的锁国封境、旅游限制等抗疫措施,对本地旅游和酒店业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以致3月份酒店客房平均收入(RevPAR)同比下滑62%至69元。

新加坡旅游局的数据则显示,我国3月的国际访客仅为24万人,同比跌幅为85%,是自2003年沙斯(SARS)以来的最低水平之一。

在旅客对全球旅游重拾信心之前,本地旅游和酒店业复苏看来还需要等等。本地的酒店有多少间能最终安全地渡过这段艰难时期,依然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新加坡旅游局批准可接受“度宅假”预订的酒店清单:

https://www.stb.gov.sg/content/stb/en/home-pages/approved-hotels.html

狮城酒店业水深火热,唯有外国旅客才是“救命符”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