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坪:狮城大选,国会首次出现反对党领袖

2020年07月17日

7月10日,新加坡在冠病疫情的笼罩下举行大选。选举结果出炉后,人民行动党赢得83个席位,蝉联执政。工人党也攻下2个集选区、一个单选区共10个议席,比上届多了4席。

​陈文坪:狮城大选,国会首次出现反对党领袖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资料照片)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选后也乐意接受李显龙总理的提议,出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国会设反对党领袖职衔,是新国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在目前情况下,其象征意义仍大于实质意义。这主要是执政党拥有近90%的国会席位。但国会有了反对党领袖,标志着新加坡两党制的元年从2020年开始。

新加坡其它9个反对党在本次大选中得票率虽有上升,但在简单多数的选举制度下,都无法赢得席次(前进党以落选最高票获得两个非选区议席)。

人民行动党在本届全国大选中获得61.24%的得票率,虽比上一届(2015年大选)69.9%的支持率来得低,但也反映了新加坡人民给予执政党广泛支持。以民主国家选举来看,获得超过60%的选民支持,堪称是一场大胜。

本次大选行动党的竞选主轴是“守护生命、保障工作、共创未来”。而反对党诉求的共同点是“国会监督、国会需要多元化声音,国会必须有更多反对党议员来为人民发声”。

​陈文坪:狮城大选,国会首次出现反对党领袖

在疫情还未完全消除时,反对党多次呼吁执政党推迟大选至年底或明年,人民也希望政府全力防疫为先。但执政党坚持在疫情还处于第二阶段放宽时期就宣布大选,选民觉得政府没有认真听取意见。

竞选期间,反对党不断重复,国会需要监督与多元化。反对党的诉求终获得许多选民的支持。因此,本届大选反对党从工人党、前进党、民主党在各选区参选的得票率都比过去来得高。

例如,工人党竞选的东海岸集选区得票率达46.59%,前进党第一次组党在西海岸竞选,也取得骄人成绩达48.31%,民主党在武吉班让单选区也取得了46.26%的该党最高得票率记录。

​陈文坪:狮城大选,国会首次出现反对党领袖

从这些选区的得票率可以看出,反对党的诉求获得选民的支持——就是希望国会更加多元化。

然而,更值得留意的是,本届参选的反对党候选人的素质并非泛泛之辈,而是比过去提高了许多。他们大部分的候选人,个人履历都不亚于执政党,甚至一些与执政党候选人的素质不相伯仲。如工人党、前进党、民主党的一些候选人都是专业人士,拥有医生、教授、律师、学者头衔的候选人为数不少,这些都值得肯定。加上新人新面孔,获得选民青睐也是常理。

在民主制度下,增加国会里不同声音、不同观点、不同视野,对国家、对人民来说是利多于弊。这也是人民历来的一大诉求。

​陈文坪:狮城大选,国会首次出现反对党领袖

现在,反对党推出的候选人素质媲美执政党行动党候选人,一些甚至比执政党候选人优秀。人民投选支持这样的人选,也是健康的现象。一来是鞭策执政党需要做得更好;二来在制定与推出政策前,必须深入民间,更加广泛听取民意。

新加坡选民还是比较务实的,虽要求国会里有不同声音来监督执政党的施政,却没有盲目追求西方式国会里的“对抗”,在投票时还是谨慎的。

如最后一刻转换选区到东海岸参选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其领军的团队最终以53.41%的得票率击退工人党而胜出。得票率虽比其它选区来得低,但却为行动党保住了该区5个席位。

如果没有王瑞杰副总理亲自压阵,东海岸集选区可能被来势汹汹的工人党赢取。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竞选期间曾说过,行动党最后一分钟调派王瑞杰(未来总理)到东海岸集选区参选,让该区选民“陷入两难”,即可说明一二。

​陈文坪:狮城大选,国会首次出现反对党领袖

本次大选,行动党虽取得83个国会议席,却又失去了一个集选区——新划分出来的盛港四人集选区,令行动党折损了部长、高级政务部长等人选,可说是“小挫折”。

反观工人党在新旧交替中,除稳住阿裕尼集选区、后港单选区外,还夺下盛港集选区,使工人党当选议员增加到10人。从而扩大了自身的政治版图,应被视为“小胜利”。

新加坡在疫情下举行选举,竞选活动处处受限,并没有如一些学者、专家、政治评论员事前认为的那样,为执政党带来高支持率。在各反对党的操作下,变得对执政党更加不利。这也值得政治领导人警示。

​陈文坪:狮城大选,国会首次出现反对党领袖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