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政策招式用尽,各国政府为应对疫情绞尽脑汁

2020年07月18日

原文标题:应对疫情,各国财政政策----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

最近因应2019新型冠状病毒所带来的一系列的变化,各国的财政政策都需要做出相应的改变。7月14日新加坡公布的数据,新加坡今年第二季的经济同比萎缩12.6%,是历来最大单季跌幅。财政政策在这种经济衰退的背景下至关重要。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吴木銮教授近期接受访谈为大家解读新加坡及其他国家应对新冠的财政政策。

主持人:吴教授您好,首先想请您帮我们解读一下新加坡目前的各种政策,尤其是财政政策需要做出的改变。

吴教授:目前新加坡政府在乎中小企业的生存状态,对中小企业的政策安排也做出了很多改变。新加坡有26万中小企业,雇员人数非常大,有200多万人。为了确保这些企业能够生存,员工也能够获取工资。当前政府最大的一个措施是增强雇员补贴计划,即只要雇佣新加坡人,就会拿到补贴金。在这个时候企业哪怕是亏损,企业主也可以用政府的补贴金来维持运营。企业主只要确保之后不要裁员就好了,所以这一块其实花了很多钱。

另外政府也在通过法律途径协调一些事情,比如说现在很多中小企业无法开工,租金怎么办?租金还是要交。所以新加坡政府做了一些新的规定,通过立法要求业主跟租客,还有政府大家都一起来分担。所以目前来看的话,在近期的几个月之内,新加坡政府还会一直扶持中小企业,也希望新加坡的失业人口人数不会太多。

主持人:关于经济增长放缓,主权财富基金投资回报可能减少,政府财政收入将减少,支出需做出相应的调整吗?

吴教授:因为新加坡国土面积比较小,所以它之前大量的依赖不同的收入。此外,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表现不错。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在新冠疫情中独善其身,所以大家其实都在受损,新加坡财政收入会减少。

财政政策招式用尽,各国政府为应对疫情绞尽脑汁

政府的一个想法就是说企业最好能够做一些转型。比如从低附加值的企业转为高附加值的企业。原来电子化水平较弱的企业,现在要电子化运作。只要把企业的附加值增加了,每个人的产出增加了,政府的税收以后还是会增加。

主持人:有时候短期和长期它是一对矛盾,所以调整方面确实考验著智慧。

吴教授:对,新加坡政府需要注意将资金花费在这些中小企业上的同时,不会导致它们长期过度依赖政府资金。政府的想法是在经济困难时给予援助,但是企业需要考虑未来新冠疫情解除以后自身如何生存,所以现在新加坡政府向企业释放的信号是长远来看,企业自己要做一些转型,转向高附加值行业,这样才能实现双赢。

主持人:说到支出,中国最近出来的政府工作报告也特别提到了过紧日子,在中国的财政政策方面,吴教授有怎样的观察?

吴教授:中国确实也做了很多事情,它受疫情影响的时间比较早,一方面,政府削减开支,同时也希望给中小企业一些税收减免,这需要中央和地方政府合作。目前,从两会释放出的信息,很多地方可能会考虑减免税收,并且着重扶持一些比较有竞争力的企业,可以创造比较多的附加值,这一点上跟新加坡有点相似。

财政方面,中国政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要求,是希望银行能够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力度,把更多的信贷资金从大企业转到中小企业。因为中小企业雇佣的员工比较多,一旦失业蔓延到中小企业,会造成很大的经济问题。所以中央政府要求地方政府想办法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另一方面,政府也希望在其他各方面向企业提供帮助,比如减轻企业用水用电用气的负担、网络的通讯费用,甚至提供更多远程办公的支持。这些都是财政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表现。

主持人:我们继续聊一聊在其他国家是如何保中小企业的,因为中小企业雇佣著更多的员工,关乎更多人的命运。

吴教授:日本跟新加坡有点相似,也是中小企业特别多且发达的国家,但是在新冠疫情下,一些机构调研发现很多企业在新冠疫情后继续生存的概率较低,比如假设饮食业不开业,靠过去的利润来维持生存,只能存活5个多月。日本的做法跟中国有点类似但略有不同,日本通过国家政策银行的日本政策金融公库向企业提供资金上的帮助。

具体来说,日本是由国家政策银行来处理这方面的贷款,因为商业银行在认为企业生存期不长的情况下,面临无法收回贷款的风险,不敢向中小企业发放贷款。企业如果能够获得低息特别贷款,就有继续生存的可能。从一些经济数据来看,日本的形势非常严峻,中小企业的营业额和利润下降幅度巨大。比如说日本的旅游业、饮食业在以前特别发达,因为亚洲很多国家的人都喜欢去那里旅游,现在的情况相当于是政府通过向其发放低息贷款来帮他们这些企业承担一些开支。

财政政策招式用尽,各国政府为应对疫情绞尽脑汁

同时,前段时间大家比较关心像美国这样的大国做得如何。美国国会在3月末通过了一个2.3万亿的财政刺激方案,算是目前最大力度的财政刺激方案。其中近一半的资金提供给美国数量庞大的中小企业。但问题是,在过去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美国已经发现这笔资金不够用,根据美国银行界的估计,如果到六七月时还没有新的资金援助,很多中小企业都会破产。而特朗普政府表示下一轮的刺激计划规模不会很大,据估计总额不会超过1万亿美金,所以到时候中小企业能拿到多少资金也很不确定。

主持人:因为美国中小企业其实是代表了99%的雇主,而且雇佣了一半以上的工人。

吴教授:是的,所以情况也是非常危急,不容乐观。

主持人:您之前有特别提到了新西兰,新西兰目前的情况怎么样?因为6月8号的时候新闻说新西兰是病例清零了,他们的总理雀跃起舞,在财政政策方面您说他也是很有亮点的。

吴教授:新西兰在防疫过程中是比较优秀的范例,目前其全国连续17天没有新病例,所以基本上认为已经成功度过新冠疫情时期(至7月13日,新西兰总共确认病例是1194)。新西兰政府的做法在全世界范围看都是可圈可点的,新西,一开始就表示要扶持中小企业,但同时也要扶持每个家庭,为家庭投入大量资金。在新冠疫情当中,一旦出现情绪问题,比如家暴或者人与人之间的不和谐问题,政府都会投入资源来处理。以前很多国家一旦碰到危机,解决思路就是刺激GDP,政府投资在基建上,同时让企业生产出更多产品;而新西兰的做法不同,能够以人为本,帮助每个家庭,这给很多国家带来新的启发。在救助企业的过程中,始终还是要以人为本,人是整个社会中的核心。

主持人:在上一次吴教授说到新西兰的时候,当时还没有弗洛伊德事件,后来就发生了弗洛伊德事件。其实在一个大的流行病席卷全球的时候,它有时候会遵循一条路径,就是从产业危机到财政危机到经济危机到社会危机,特别是在今天整点新闻里边还提到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面对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之下,更需要稳定环境。就是在疫情之下,要稳的不只是经济,还有社会,社会方面的稳定也非常重要。

吴教授:是的,每个社会在危机之下都会显现出各个方面的问题,包括对于新加坡,大家也有更多的反思。相对于经济危机,其实社会危机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像新西兰能够比较长远地去看待这个问题,值得大家学习。

主持人:听众问目前有什么行业是没有受到疫情影响的?有没有幸免的?

吴教授:有些行业受到的影响稍微弱一点,在新加坡,比如像超市这些行业,因为大家有消费需求,所以这些行业表现得会好一点;另外,比较灵活的企业,比如本来已经在线上线下同时进行经营活动的企业,在疫情中的表现也会较好。但对于没有应对经验和准备的企业,如果政府规定门店不能开放,这些企业会受到很大冲击。

主持人:还有刚才说到短期长期的调整,大约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够调整完毕,而且能够恢复呢?

吴教授:根据新加坡本地的一些公共卫生专家和一些决策者的说法,基本上在一年之内大家是在应对新冠疫情本身的问题;新冠疫情之后,需要应对后疫情时期的问题,这段时期起码要持续2~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主持人:这些破产或停产的企业在面对转型的时候,最急需的帮助在您看来是哪些?

吴教授:首先是政府给他们提供低息贷款,帮助其解决租金问题和雇佣人力成本的问题。但是另外很重要的是,政府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比如企业如何可持续发展、社会问题怎么解决,需要思考的问题很多。

主持人:短期长期都在考验著。好,非常感谢吴木銮教授为我们所做的解读。

在面对危机的时候,看到“危”也更要在危机当中寻找发现机会。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微信号: LKYSchool-NUS),meLISTEN,2020年6月13日,星期六

作者:吴木銮,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助理院长

本文内容来自于作者,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或其他机构组织的观点

财政政策招式用尽,各国政府为应对疫情绞尽脑汁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