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2020年07月19日

作为一个“没有新闻的城市”,新加坡在此次大选中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从2019年直到大选前,大选日期、反对党候选人、总理接班人……这些话题充斥着新加坡的每一个角落。

可以说,关乎大选的每一个动态都牵动着新加坡人民的心。

然而这些关注似乎只截止到大选结果出来的那天

在略显短暂的9天竞选期后,新加坡于7月10日举行了1965年独立以来的第十三届国会选举。结果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以61.24%的得票率继续蝉联执政。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不可否认,在大多数人看来,本届新加坡大选依然是一场“事先知道结果”的游戏。尽管新加坡实行议会民主制,绝大多数国会议席经由普选产生,但没有人会怀疑人民行动党将继续在新加坡执政下去。

新华网对此次新加坡大选的评价是:无悬念,有看点

然而不管是悬念还是看点,在大选结果出炉后,人们对此的关注仿佛一夜间散去。

没错,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可然后呢?

事实上,这次大选中,还留下了很多亟待关注的“未解之谜”……

01. 此次大选的“话题中心”

此次新加坡大选中,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是李显扬高调加入前进党?是人民行动党候选人退选?是网上投票选举的方式?……

各人有各人不同的答案。

对此,新加坡本地知名媒体《联合早报》进行了一次大盘点。盘点结果显示,本次大选中有十大话题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人民行动党新人林绍权退选

6月24日,人民行动党准候选人林绍权亮相后,就被网民扒了个底儿朝天。网络的力量真是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掉一个人。

一些自称认识他的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评他态度傲慢,待人处事带有精英主义色彩,质疑他不适合参选议员,引起坊间疯传。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6月27日中午,林绍权针对网上有关他的指责和批评做出回应,并指有些指责并非属实。当天傍晚时分,林绍权致函人民行动党总部表明不参选,人民行动党则接受了他的辞呈。

从林绍权宣布参选到退选,只有短短四天时间。不过,李显龙总理表示,林绍权退选并不代表事件落幕,大选后,人民行动党将继续调查对他的相关指控。

——李显扬高调加入反对党却并未参选

6月24日早上,即国会解散隔天,现价破建国总理李光耀次子、现任总理李显龙弟弟——李显扬,与新加坡前进党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出现在中峇鲁巴刹,引发网民猜测他会不会参加本次大选。

之后,李显扬曾发表公开讲话,也多次高调走访几个选区,使悬念持续加大。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6月30日提名日早上,李显扬出现在明智小学提名站对面的咖啡店,与前进党丹戎巴葛集选区候选团队见面,让人一度猜测他将角逐该选区。

不过,竞选团队进入提名站后,他就乘车离开,传言不攻自破。

—副总理王瑞杰转战东海岸

6月30日大选提名日,不少政党在最后一刻才亮出底牌,执政党人民行动党也不例外。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转战东海岸这步“险棋”,更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王瑞杰上演讲台致辞时,发表有关东海岸的建设计划,马上在网络走红,引发各类恶搞贴文和视频,不少商家也见机推出“东海岸限定”促销活动。

“空头支票”的推拉战

7月1日,工人党候选人林志蔚在英语版政党论政节目中提到,人民行动党获得选民委托的可能性很大,工人党并非试图否认人民给人民行动党的委托,而是不愿给人民行动党“空头支票”(blank cheque),即允许人民行动党在没有制衡的情况下推出政策。

这番言论在线上线下获得颇大反响,让“空头支票”成为本届大选热词之一。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人民行动党三巴旺集选区领军部长王乙康后来回应时指出:

“空头支票不要乱给,执政党不会发,反对党也不要随意给”。

他说,政府不可以松懈,而是照顾选民的切身需要,要“说得到,做得到”。

“空头支票现在谁都不要签最好,我们也不会收,我们也不会发。”

“1000万人口”的巨大争议

7月1日,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在英语版政党论政节目中指副总理王瑞杰曾说过要把人口增至1000万人,参与同场辩论的外交部长维文医生随即纠正并提醒徐顺全不要散播假信息。

不过,话题在社媒上引爆民主党与人民行动党连续数日的激烈交锋。两党也在社媒上先后发布声明,但千万人口议题依然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持续发酵。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办事处就此事向多个网页和Facebook账号,发出更正指令。

事实上,政府2013年发表具争议的人口白皮书后,新加坡规划大师刘太格便多次在公开场合上呼吁新加坡要想得更远,以2100年有1000万人口作为基准进行城市规划。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刘太格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坦言,没有太注意围绕他“个人意见”的朝野攻防,但相关讨论不失为教育国人有备无患的机会。

他再三强调1000万人口不是目标,而是最坏的打算。

“万一达到1000万,我们是有准备的。”

此外,工人党未参加首场华语辩论节目、革新党候选人杨耀辉的华语发言、工人党候选人辣玉莎失言风波等话题也纷纷上榜。

你对其中哪一个话题印象最深呢?

02.执政党的反省与检讨

对于新加坡的执政党人民行动党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大选。

此次大选,人民行动党自新加坡独立以来第二次在所有国会议席上遭遇反对党的挑战,共有11个政党的191名候选人以及1名无党籍人士竞逐31个选区的93个议席,创下纪录。

其中,老牌反对党工人党连续多届赢得选区议席,守成之余试图拿下更多的选区;由前人民行动党要员陈清木创立的前进党获李显扬高调支持,也显得来势汹汹。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同时,新冠疫情让新加坡陷入防疫与经济的双重危机,这也成为执政党与反对党攻防的主要议题:

人民行动党强调非常时期需要国民团结共渡难关,选民应给予政府“强有力的委托”,以保证政局稳定;

反对党则以未能遏止客工宿舍疫情爆发为由批评执政党,并指控执政党将大选设在疫情走向尚未明朗的时间,是以选民的健康安全换取顺利的政权更迭。

即便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人民行动党还是毫不意外地胜利了。只是,赢对于人民行动党来说是必然,但赢多少却不尽如人意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人民行动党此次大选总得票率仅61.24%,只比2011年“分水岭”大选时获得的60.14%略高。

2015年的大选,当时距离李光耀去世只有半年,新加坡人把对李光耀的哀思和敬重投射到了人民行动党的身上,人民行动党获得69.9%的支持率。

而今年的大选,这个得票率下滑了接近9个百分点,是一个重大警讯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更严重的是,反对党工人党获得10个议席,更攻陷了两个集选区,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长久的一党独大局面下,反对党在国会赢下的席位数却创下新高,李显龙总理自己也承认:

“这不是一次感觉良好的选举”。

针对大选结果,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说,这是选民告诉执政党的明确信息,人民行动党需要进行大量的自我反省和反思。

尚穆根指出,大选反映出年轻世代与年长国人采取不同方式谈论种族与宗教,随着世代更替,需要找到一种方式来处理年轻人的心声和观点,建立一个适用于新加坡的框架。

马林百列集选区当选议员陈川仁则认为,行动党得票率整体下滑并不取决于一种因素,这其中结合地区性的民生问题与全国性的问题,有待检讨。

得票率跌幅最大的行动党西海岸团队领军部长之一易华仁同样也认为,必须从不同角度去分析,包括全国层面和对手的层面,要检讨细节,才能取得明确的结论。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从选区得票率及选票的年龄分布上来看,四十岁以下年轻人是本届大选让人民行动党遭受重挫的主力。

他们除了比父祖辈更勇于表达针对体制的种种不公现象,要求纠正,也对人民行动党政府过去几年施政上的失误容忍度更低。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疫情在客工宿舍的爆发跟执政党的处理不无关系,过去几个月里,相关部长却毫无歉意,且一再扭曲事件过程,说成是自己处理得当,很多本地网民不客气地指出,这是在无视民众智慧。

新加坡的年轻一代不同于他们的父辈,老一代的新加坡人普遍对李光耀是有敬畏感的。但是,新一代新加坡人处在社交媒体时代,他们追求更为平等的沟通关系,他们对人民行动党的敬畏感也正在消失。

《联合早报》的一项调查发现,虽然本地年轻人时常被贴上政治冷感的标签,但有49%的受访者表示,疫情让他们更关注本地政治,他们也希望有更大的政治话语权。只有12%对政治没兴趣,剩余39%对政治的关注程度不变。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疫情的失控不仅造成必须动用国库数以百亿来纾困,还导致企业和社会迟迟无法恢复正常,应届毕业生工作没有着落……

这些现象在上一代选民心中都会被容忍,政府的说辞也会被默认,但这一代年轻人显然已无法接受,这也正是尚穆根所提到的年轻世代的变化。

与此同时,多个反对党提出的口号里,就包括要建立更透明、更能对政府问责的国会。这种说法,显然更能为新加坡的年轻一代所接受。

李显龙总理指出,选民同时也清楚表达他们希望国会能更加多元,即使人们希望行动党继续执政,仍有“一部分人尤其是年轻选民,希望看到国会里有更多反对的声音”。

从民生问题上来看,人民行动党此次打出的竞选口号就是“守护生命、保障工作、共创未来”,希望以此得到选民的支持。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在最开始,出色的防疫表现一度让新加坡被称为世界范围内的抗疫“模范生”,但后续的情况就有些失控,先是欧美的输入性病例层出不穷,后是因外籍劳工宿舍发生聚集性感染导致病例陡增。

截至7月17日中午十二点,新加坡单日新增确诊病例327例,总确诊病例达47453例,死亡病例共27例。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工作方面,新加坡人力部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不包括外籍女佣,新加坡今年一季度的就业人数锐减25600人,是新加坡有史以来劳动力市场最大的季度萎缩,就业形势十分严峻。

而为帮助民众和企业应对疫情冲击,新加坡政府推出了总额约1000亿新元的四个财政预算案,其中包括200多亿新元的薪金补贴,间接帮助企业雇员保住工作,个体经营者也可从中获得额外补助。

李显龙总理在给选民的信中坦言,虽然到目前为止,政府尚能把裁员率和企业倒闭的情况控制在低水平,但危机远远还未结束。未来几个月的情况很可能恶化,接下来还有至少一年的艰难日子。

保住就业,帮助失业人士尽快找到新工作,是政府的当务之急。

强有力的对手也是本次大选中人民行动党优势缩小的原因之一。

一些学者认为,这次参选的反对党素质都比上一届更强,每个都做好应战的准备,而且现在选民不仅是关心柴米油盐的问题,当不认同执政党的一些作风,他们会想通过选票传达诉求。

人民行动党在部分选区的得票率下滑至少10个百分点,政治观察家认为资深议员引退可能对选情有一些影响,但本届竞选的反对党整体素质较强,也让选民有更实质的替代选项,使他们愿意改为支持反对党参选人以向政府传达诉求。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另外,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选举局在防疫和投票效率之间无法找到平衡,引起了选民不满。

投票日当天长长的人龙,强制选民戴手套后又取消该要求,13名从国外返新投票的国人因被错误遗漏而无法投出手中一票……

选举局局长许松岭指出,选举局将进行全面的检讨,以了解什么环节出错及其发生的原因,确保下一次的选举安排更完善。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李显龙总理在7月11日凌晨率领一众内阁部长举行记者会,表示行动党会虚心接受人民给予的明确委托,同时也承诺会针对本届大选展开全面检讨。

“成绩虽不如预期理想,但成绩显示行动党获得选民广泛的支持,选民了解选举的重要意义,国人须团结捍卫国家利益。”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03.残存的“未解之谜”

大选虽然结束了,但依然留下了许多“未解之谜”。其中,受到最多关注的就是领导人交接的问题。

正常情况下,本届大选会成为68岁的李显龙以总理身份参加的最后一次大选,因为他曾多次表示自己会在70岁之前退休。

然而李总理的发言却让人再次对这个原本板上钉钉的结果产生了怀疑:6月30日发表人民行动党的竞选党纲时,李显龙总理表示,这虽然是他第九次参选,但未必是最后一次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就这样,新加坡的第三代和第四代领导人到底何时交班,再次成为一个扑朔迷离的问题。

2018年1月4日,新加坡10名部长、5名高级政务部长以及国会议长联署发表声明,表示他们16人将紧密合作,在适当时候从团队中推选一人出任领导人。这一般被视为新加坡执政党第四代领导团队的确立。

2019年5月1日,此前担任财政部长的王瑞杰出任副总理并继续兼任财政部长。普遍认为,王瑞杰有望接替李显龙成为第四代领导团队的领军者,即下一任新加坡总理。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很多人觉得,第四代领导班子原本应该是这次大选中主持大局的主角,不过九天的竞选中,他们却更像是配角,没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此次大选中,王瑞杰离开服务9年的淡滨尼集选区,转战上届选举竞争激烈的东海岸集选区。新加坡时政评论员翁德生对此表示,王瑞杰是要用一场硬仗和一场货真价实的胜利来奠定自己在党内的领导地位。

结果是王瑞杰团队仅以53.41%得票率险胜工人党竞选团队。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王瑞杰并不是非常擅长演讲,另一大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他一直没有拿出任何计划,也没有表露任何打算采取更透明或更有别于李显龙的做法来迎接未来新加坡的政治新局面。

故此,民间普遍有一种对“王瑞杰时代”时代的到来不知该抱有什么期待的心理。

李显龙总理在大选前后隐约传达了自己不会立即交棒的意思,有观察家认为,健康不是很好的他绝非恋战,而是无法放心,因此王瑞杰是否笃定接班,或许还有变数。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从本次大选的投票结果来看,新加坡选民似乎也更信赖新加坡第三代领导人继续掌舵。

人民行动党似乎也意识到这点,李显龙总理就不止一次承诺,他和第三代大将如张志贤、尚达曼还是会继续协助第四代领导团队。

7月11日记者会上,李显龙总理再次表示,将和内阁资政、多位资深部长以及王瑞杰、陈振声等第四代领导团队,倾全力妥善地处理各种问题,带领新加坡走出危机。

“我决心把一个完好无损、运作良好的新加坡,移交给下一个领导团队。”

至于到底什么时候移交,恐怕还要等形势再稳定一些,才能真正称得上是一个“完好无损、运作良好”的新加坡。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未解之谜”也同样值得关注。

此次人民行动党盛港团队败选,团队成员总理公署原部长黄志明、交通部兼卫生部原高级政务部长蓝彬明医生以及内政部兼卫生部原高级政务次长安宁·阿敏都无法继续在政府任职。

本届大选中退出政坛的还有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以及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外交部政务部长陈振泉。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7月14日,黄志明确定将继续出任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成为40年来首个没有入阁的职总秘书长。

有学者认为人们将会质疑失去国会议席的黄志明能否继续担任这一职位,不过全国职总也发表声明,指出职总秘书长和内阁成员的职责相互独立,力挺黄志明继续出任秘书长。

其余的政府空缺职位将由谁接任,十分引人注目,谜底也会在2-3周内随着内阁的重组而揭晓。

从执政历史上来看,人民行动党有很强的纠错和自我调整能力,这是它历届得票率虽有起落却居高不下的根本原因。

2011年失去阿裕尼集选区后一个星期,李显龙就大刀阔斧削减部长薪资多达三成,以及改进公务员服务体系,全面强化社区排水等等基础设施,所有部长也一改往昔少理社区事务的态度,勤奋耕耘基层争取民心。

这些都是过去备受民间诟病的课题,几年之后,行动党再度大获人心。2015年大胜,李光耀逝世固然是助力,然而人民行动党在那几年的改进才是更深层次的原因。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2015年大选大胜后,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逐渐扛起大旗,却总是让人感觉“差了那么一点儿”。

这次大选过后,立即就有基层组织借媒体公开敦促人民行动党,要检讨与年轻世代和中间选民的鸿沟,这在过去极其罕见。

新加坡的内外环境都在不断改变,到了下届大选,人民行动党和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势必面对更为严峻的挑战。

人民行动党基层有声音指出,人民行动党要作出检讨,检讨方向必须是如何提升执政能力与更加谦逊、勇于负责,向新世代民众展现自己值得一再被赋予强力委托的基础。

而第四代领导团队能不能在大选后诚恳面对自身缺失,针对选民反弹的政策作出修正,提升治国能力,将直接影响选民在下次大选时的决定。

资料来源:

1. 联合早报:2020年大选结果出炉,然后呢?

2. 联合早报:李总理重申将负责任地行使委托权 带领国人安全走出危机

3. 亚洲周刊:新加坡两党制初现反对党议席创新高 4. 联合早报:盘点2020年大选社交媒体十大话题

5. 联合早报:《联合早报》调查:年轻人因疫情更关注政治

6. 新华网:疫情下的新加坡大选:无悬念,有看点

7. 每日经济新闻:新加坡大选,李显龙又赢了,但是……

8. 黄譓安:新加坡大选的网络观察:谁说这国家的年轻人对政治冷漠?时候到了也会追求民主

9. 亚洲周刊:在野党鼎足三立态势形成

10. 地球日报: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11. 杨月涵:新加坡大选“成全”了反对党?

12. 杨鸣宇:反对党会不会有一天不再是“副驾驶”?——新加坡2020年选举观察 | 政见CNPolitics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结束了,然后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