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建交30周年|新加坡驻华大使吕德耀:历史是迈向未来跳板

2020年07月19日

今年是新加坡与中国建交30周年,冠病疫情让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变得更加特殊。新加坡驻华大使吕德耀近日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杨丹旭专访,回顾与展望新中双边关系的发展,并分享30年双边关系的积累,如何在疫情下成为促进两国合作抗疫、共同助力疫后经济复苏的宝贵资产。

中新建交30周年|新加坡驻华大使吕德耀:历史是迈向未来跳板

今年1月底至2月初,中国疫情形势严峻,270多名滞留湖北的新加坡人在新加坡外交人员同中国相关部门的协调下,分两批顺利返回新加坡;而从新加坡飞往武汉撤侨的航班则满载医疗物品,为当时物资告急的武汉雪中送炭。

上个月,中国成为首个与新加坡建立“快捷通道”的国家,新中两地商务人员得以在疫情下恢复往来。

新加坡和中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中守望相助,携手应对疫情,保持供应链畅通,推动经济复苏。新加坡驻华大使吕德耀近日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评价:“这体现了(两国)多年来积累的理解。

“双方有一种舒适度,能够共同合作,彼此认识到对方的利益和局限,能在此基础上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办法,推动对双方都有利的事。”

吕德耀去年10月成为新加坡第四任驻华大使,而冠病疫情让他的这段外交生涯有了一个极为特殊的开端。

无论是短时间内迅速安排撤侨,还是在各国因疫情“封关”之际,率先建立人员流通的“快捷通道”,吕德耀认为,这都与新中两国过去30年建立的双边关系密不可分。

他说,这也得益于新加坡官员能用流利的华语与中国官员交流,以及新加坡在中国有需要时伸出援手;此外,在推进这些事务时,双方能相互理解彼此的局限,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拍桌子说‘我要这个’是毫无意义的,应该要说的是‘我理解你的局限’,然后一起想办法。因为我们可满足你的一些条规,你给我们放行。”

“快捷通道”已在新加坡和中国的上海、天津、重庆、江苏、浙江和广东这六个省市建立人员往来联系。受访当天,吕德耀刚刚同新加坡企业发展局、中国新加坡商会等机构召开视频会议,研究如何进一步改进“快捷通道”。

他相信,新中“快捷通道”已成为一个可参照的模式,为新加坡在疫情下同东盟、东北亚、大洋洲和欧洲国家等重启人员往来提供示范。

吕德耀是新加坡前交通部长,他在2017年6月开启外交官生涯,在出任驻华大使前,曾担任新加坡驻日大使近两年半。

担任内阁部长期间,他曾在2009年至2015年担任新加坡——广东合作理事会新方联合主席,多方面推动新粤合作,包括推进中新广州知识城发展,因此对中国事务并不完全陌生。

吕德耀用“牢固、多面、以定期性高层往来和稳固经济合作为基础”,来形容迈入30年里程碑的新中关系。

他指出,在新中建交30周年的节点,两国除了庆祝和纪念过去,也要认识到历史是个跳板,能促成更多合作成果,让新加坡在中国继续转变和改革之际,维持对中国的关联性和作用(relevance)。

虽然冠病疫情对互访和面对面交流构成挑战,但新中两国高层过去半年仍保持密切接触。

7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电李显龙总理,祝贺他带领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全国大选中取得的成绩。双方重申两国牢固的关系,并就如何在冠病期间促进经济复苏交换意见。

较早前,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与中国副总理韩正通电话,讨论合作对抗冠病疫情。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也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通电话,并在多边视频会议等场合保持沟通。

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等两国政府间合作,也通过视频会议持续推进;新加坡还与深圳在智慧城市合作上签署八份谅解备忘录,让两地在成为推动本区域数码经济发展的“共同引擎”上,迈出重要的第一步。

对于新中未来合作,吕德耀指出,新加坡与中国在许多领域展开合作,包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等,未来应继续推进这些项目,让它们结出更多果实;新加坡也会持续留意中国最新发展,探索新的合作空间,其中值得留意的是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

中国上个月公布海南自贸港建设总体方案,提出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具有较强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平自贸港,一系列利好政策已经落地。

吕德耀说,海南自贸港获中央高度重视,中方也为此与新加坡接触,介绍海南的规划,新加坡则鼓励中方在条件允许后访问新加坡,看看对哪些领域的合作感兴趣。

“这还在起步阶段,双方都须更好了解各种可能性;不过,从已经做出的宣布看,中国正在大力发展海南,这显然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吕德耀也鼓励新加坡企业和新加坡学生保持开放心态,多了解中国发展、到中国企业实习,除了探索商机,也通过与中国合作汲取宝贵经验,并把这些经验带回新加坡,用于推进国家下一阶段发展。

过去半年多,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因冠病疫情发生剧变,这些是否会影响新加坡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对此,吕德耀指出,作为一个小国,新加坡必须始终对区域和全球发展保持敏感,无论是处理与中国的关系,还是处理与其他任何国家的关系,都应该把这些变化考虑在内。

他补充说,新加坡始终在寻找与其他国家或国家联盟深化合作的机会,也希望大国能保持良好关系,因为一旦大国间的合作空间缩小,其他国家的处境就会更艰难。

今年是新中建交30周年,两国在外交事务、民间和人文交流的互动排满议程。新加坡总统哈莉玛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将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新加坡也将在下半年,举办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会议。

新加坡助力重庆贫困地区彭水县建造小学宿舍的工程正如火如荼推进,预计今年内竣工;新加坡也为当地150多名贫困学生募集了奖学金。

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的一批唐代沉船文物将在今年底前赴上海展出;亚洲文明博物馆则会举办“明朝皇帝——永乐·万历”展览,展示北京故宫博物院借出的文物。

吕德耀说,这些活动都很有意义,在彭水县兴建小学宿舍是新加坡为中国扶贫事业贡献力量;唐代沉船文物是古代丝绸之路一部分,而新加坡如今也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倡议。

除了推进新中关系,吕德耀也希望在驻华期间完成另一项个人愿望:学好华文华语。

新加坡虽然实行双语教育,但吕德耀少年时期接受的教育偏向英语,他毕业自英华中学、英华初级学院,都是较具英语和西式教育特色的本地学校,在本地称作“传统英校”。2006年踏入政坛后,吕德耀积极学习华文。全程以英语受访的吕德耀告诉记者:“听着中国人说话,如此流利地自我抒发,你会觉得,这是个非常优美的表达方式。”

他说,自己接触华语比英语少很多,但他感觉华语是一门“优美而诗意”的语言,希望多学习华语和中华文化与历史,更细致地理解这门语言。

杨丹旭 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来源:联合早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