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知的下回大选课题:行动党的变和不变

2020年07月22日
已知的下回大选课题:行动党的变和不变

大选期间,阿裕尼集选区人民行动党的义工。(联合早报)

作者 程英生

人民行动党改变的时候了。

大选结束以来,民间政论家、反对党人、行动党自己人,都公开的这么说。

很有民望的尚达曼高级部长,更是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直截了当的表示,新加坡的政治面貌已经随着这场选举而永远改变了。

年纪够大的新加坡人也许有这个印象:数十年来,这样的呼声似曾相识,只不过这回众人把意愿说得更白。

公道的说法是,执政党不是没改变,至少这回没说要告人诽谤,只是改变不如期望的快和深刻。

一些行动党年轻党员近日跟媒体说,党内长老保守谨慎,不愿冒太大风险,造成竞选方式老套,赶不上时代。

已知的下回大选课题:行动党的变和不变

新加坡年轻选民。(联合早报)

要求改变的声浪这么清晰,在未来五年,民众必定密切留意行动党的一举一动,从中寻找蛛丝马迹,看看是全然不变,还是小修小改,还是大改特改。

与此同时,人民行动党也说,现在也到了反对党改变的时候了。

黄循财部长日前代表行动党分析选举结果时说,行动党对工人党有所期望,要求它不要一味批评和质疑,也应提出替代政策。

已知的下回大选课题:行动党的变和不变

黄循财:行动党对工人党有所期望,要求它不要一味批评和质疑,也应提出替代政策。(联合早报)

对行动党的这一“期望”,听来合理,但民间不无微词。

如果说,长辈对晚辈有期望,上司对下属有期望,那不显得突兀。但一个政党对另一政党表达期望和要求,就有点居高临下的况味。

一些网民的回应是,

执政党凭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言下之意,在民主社会,政党和政党之间,不是应该平起平坐的吗?

另一些网民则说,

执政党对反对党有期望,人民对执政党也有期望,那就是游戏规则应该公平,让反对党获取更多的公共数据资料,让反对党议员获得基层组织的协助。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回应时也说,反对党能不能提出替代政策,也要看政府愿不愿分享信息资料。

已知的下回大选课题:行动党的变和不变

毕丹星:反对党能不能提出替代政策,也要看政府愿不愿分享信息资料。(海峡时报)

长久以来,执政党对反对党的批评是,它平时在国会里很少针对政策进行实质性的辩论,把弹药藏起来,也把自己的缺点藏起来,而是在竞选期间才向政府发难。

执政党的要求的潜台词是:既然反对党实力已增强,就不应再闪闪烁烁,而应该拿出真本事来。

这样的说法不无道理,但能不能获得民众的认可,也取决于执政党自己能否做到公平,能否用尚达曼所说的平和的态度,在国会内外与反对党较劲。

如果执政党做到公平,已经是一大改变,足以消除一大负面形象。

反对党若得到公平对待后,还不争气,还提不出民生方案,那选民在五年后自有判断。

不然,毕丹星在五年后必定会说:

我们被绑手绑脚,错不在我们。

已知的下回大选课题:行动党的变和不变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