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愁云下苦撑 学生宿舍等待春天

2020年07月27日

对于专为国际学生提供住宿的本地学生宿舍业者,今年行情显得特别惨淡,都在感叹:旧租户要离开了,新的怎么还没来?

本期《楼市乾坤》带你认识学生宿舍这个小众市场,以及了解业者如何应对2019冠状病毒疾病造成的冲击。

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自今年初暴发,全球蔓延超过半年之久,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为了防疫仍暂未放宽旅游限制,这不仅影响学生的升学计划,也让我国学生宿舍业者陷入新租户难求的困境。

疫情愁云下苦撑 学生宿舍等待春天

位于马里士他路上的Milchel学生宿舍创办人杨秀慧(49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一般上每年都能招收30名新租户,但至今却仍以零挂收。

她说,原本今年初已顺利招收八至10名学生,但学生家长因为疫情关系而选择取消,她也只好无奈退回对方押金。

以友诺士为据点的志成学生宿舍经理谢玉碹(58岁)也表示面临同样遭遇,目前尚未迎接任何新租户。

Milchel学生宿舍与志成学生宿舍现有旧租户都维持在65人以上。两家学生宿舍都是主要面向18岁以下的国际学生,这些学生都是要准备报考或入读政府中小学。

疫情愁云下苦撑 学生宿舍等待春天

受访业者指出,早在冠病疫情来袭之前,由于政府从2012年起收紧国际学生就读政府学校政策,本地国际学生人数已呈下滑趋势,使学生宿舍面临“僧多粥少”问题。  

新加坡教育部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并未透露本地国际学生目前具体人数,只表示就读理工学院和本地公立大学的国际学生人数比率低于10%,至于在政府中小学及初级学院等就读的国际学生比率则低于5%。这个占比近年来没多大变化。

根据2019年新加坡人口调查报告,截至去年6月底,168万名非居民之中,学生占比4%。这意味着本地国际学生人数近6万7200人。

在新加坡,学生宿舍算是相对小众的市场,有些业者是租用服务公寓经营宿舍,有些则是租用有地私宅,包括半独立洋房和排屋。

疫情导致宿舍入住率下滑

新加坡土地管理局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本地目前共有14栋国有建筑出租给学生宿舍业者。由于冠病疫情导致这些学生宿舍的入住率下滑,因此当局已豁免业者缴交今年4月至7月期间的四个月租金以渡过经济难关。

杨秀慧受访时说,除了马里士他两栋学生宿舍,2011年曾在波那维斯达区开设第三间学生宿舍,能入住80名国际学生,但随着学生人数减少,已在2018年结业。

她苦笑着说:“还好收了,要不然我现在完蛋,肯定撑不过这个COVID-19。”

冠病疫情期间,Milchel学生宿舍营收都靠现有租户来支撑,在政府援助措施之下,尽管已获得业主两个月租金回扣,但面对固定开销仍无法达至收支平衡。幸好获得20名员工体谅与配合,愿意减薪20%至30%,才得以减轻财政负担。

Milchel学生宿舍的收费介于每月1500元至1850元,包括一天供应三餐和提供清理服务。

是否考虑提高住宿费?杨秀慧认为这并不实际,学生家长们能按时交款已让她松一口气,有一名家长其实已拖欠半年住宿费,她开玩笑说:“难道你忍心把孩子踢出去吗?”

有些学府不提供宿舍

让业者打开无限商机

本地有逾20所高等学府,其中两所本地公立大学挤进2021年全球大学排行榜前15名,吸引不少国际学生慕名前来深造。然而,并非所有学校都提供学生宿舍。  

以六所公立大学为例,只有四所建有学生宿舍可供国际学生申请入住,它们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管理大学,以及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在理工学院或私立大学等就读的国际学生则须自行安排住宿。

虽然这为学生宿舍业者打开无限商机,不过ERA产业研究咨询部主管麦俊荣受访时指出,由于国际学生能自由选择住宿环境,除了学生宿舍之外,也可以入住政府组屋或私人公寓,这使学生宿舍业者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他说,学生宿舍的位置变得十分关键,租金反倒是其次,不然无法获得国际学生的青睐。

实际来看,不少本地学生宿舍都建在交通便利的市中心,或是紧邻高等学府的黄金地段。例如,胜捷企业(Centurion)自2015年起便在滨海市区线的梧槽地铁站附近经营学生宿舍dwell Selegie,设有332个床位,租户可直接步行至新大、拉萨尔艺术学院和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等。

尽管新大本身拥有布连拾街学生住宿(Prinsep Street Residences),但仍与dwell Selegie签订44个床位租约,以满足不同住宿需求。

以四人房来看,dwell Selegie每月收费最低从620元起跳,仅供床位,至于志成学生宿舍则每月收费1500元至1600元,但包括一天供应三餐和提供清理服务。

相比志成学生宿舍与Milchel学生宿舍,dwell Selegie这类较大规模的学生宿舍也遭受冠病疫情拖累,但业者及受访分析师相信这只是短暂冲击。

询及dwell Selegie来临新学期入住率,胜捷企业并未透露具体数字,只表示当前情况还不稳定。

不过胜捷企业执行长江志明受访时指出,许多大学宣布恢复校园活动,并结合线上线下学习,而部分国家和城市也已开始取消旅游和出行限制,“当一切逐渐恢复正常,相信需求也会跟着回升。”

星展集团研究分析师林丽卿在报告中指出,dwell Selegie作为胜捷企业在新加坡的唯一学生宿舍,今年第一季入住率为86.5%,低于去年同期91%以及全年89%。

疫情愁云下苦撑 学生宿舍等待春天

小型学生宿舍业者

靠口碑及经纪人拓展

尽管没有庞大资源,小型学生宿舍业者靠口碑及经纪人拓展生意,多年来在业界一直屹立不倒。

志成学生宿舍从1970年代开业至今,该宿舍经理谢玉碹透露自己是最早一批员工,她说志成学生宿舍并无进行过多宣传,生意来源主要靠家长口耳相传。

谢玉碹说,志成学生宿舍2006年起曾租用一栋楼高三层的服务公寓来运营,共有45个房间,但去年10月被业主收回后,如今全部转移至友诺士有地私宅。

志成学生宿舍目前聘用五名管家和两名舍监,谢玉碹与舍监负责严格把关租户的品行操守和学业,而管家则负责清洁打扫与包办伙食。

Milchel学生宿舍创办人杨秀慧透露,她从1997年便开始经营学生宿舍,原本是租用私人公寓,后来因为租户人数上升,才转租马里士他路两栋服务公寓。

她说,这些年来生意最鼎盛时期是一度招收逾150名国际学生。当前学生来源除了依靠家长引荐,也透过经纪人成功开拓泰国市场,租户有六成便来自泰国,目前希望能靠经纪人为进军中国市场铺路。

为了让家长安心,Milchel学生宿舍雇佣五名协调员,他们都具有大学文凭资格,专门负责陪伴及照顾租户。

疫情愁云下苦撑 学生宿舍等待春天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