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贵又麻烦,想回不敢回!”马来西亚人回国的真实写照

2020年08月04日

“又贵又麻烦,想回不敢回”

这是现在很多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的真实心理写照!

新马周期性通勤安排条例出炉后,不少马来西亚员工表示对条例感到混淆,也因担心一旦感染需承担庞大费用,于是很多人还是决定留在新加坡。

第一次觉得回家很贵

来自柔佛的卢永达今年32岁,他在新加坡从事旅游业客服人员工作已有11年了,疫情发生之前,他每周都会回家一次,但今年他已经有4个月没有回家了。 日前,周期性通勤安排条例出台后,他还是很兴奋的,终于可以回家一趟了。

于是他赶紧去研究了一下具体的内容,但是看完了之后,用他的话说就是:“我直接打消回家的念头了。”

他说,隔离的费用让他觉得回家很贵!

“又贵又麻烦,想回不敢回!”马来西亚人回国的真实写照

从马来西亚入境新加坡后,他还得履行至少七天居家通知,虽然说居家通知住宿费用方面,新闻上是说雇主和员工可自行决定如何分担。但我想,这是自己要回家的,大多雇主应该不会帮忙承担。

而且隔离期间需要特地找符合规定的住所,新加坡最便宜的经济型酒店,都要50元一晚,算上三餐100元一天,都要$700了,而且还要付房租,也不能工作,实在是不值得!

另外,他也担心年假不够用,又不想拿无薪假,就算雇主同意我回去,我自己的时间也不够用,限制太多了。

与女儿分隔两地

30岁的黄小姐,是马来西亚人,在新加坡当会计已有八年,去年才有了一个女儿。

黄小姐说自己已经四个月没有见到女儿了,她现在都会跑了,可是上次见到女儿的时候她还只会爬。自己错过了很多和女儿相处的时光。

想回不敢回,黄小姐担心自己回去之后会丢掉工作,毕竟没有一个公司愿意承担因员工个人带来的潜在风险,而且如果自己一旦感染了就根本回不到新加坡了。

“又贵又麻烦,想回不敢回!”马来西亚人回国的真实写照

在这样一个时期,离开一个地方并不像以往那么简单,要面临的风险太大。

黄小姐很纠结,她说我也不想错过孩子的成长。但是如果疫情一直没有好转,我可能就要放弃新加坡的工作了,回到马来西亚做小生意。

不过,另一方面,我也担心如果有第二波、第三波的疫情,回到马来西亚,若经济不好,做什么生意都难,所以现在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巴士接送服务难寻

其实不光是员工个人内心纠结,公司即使想要帮助员工,也有点爱莫能助。

日前,多家聘用马国员工的企业已经寻找私人巴士业者,将员工从关卡载送到居家隔离地点。不过,有受访的私人巴士业者表示,愿意接受载送任务的司机难以寻找。

一家提供巴士接送服务的从业者表示,从5月起,他的公司开始接送客工往返工作场所和宿舍,但是一些司机,尤其是较年长的人士,担忧会有感染风险而犹豫不决,有些人甚至选择辞职。

“又贵又麻烦,想回不敢回!”马来西亚人回国的真实写照

为留下司机,公司不仅支付了高于以往的费用,还给予他们每趟额外的补贴,但是即使如此,很多人也还是选择辞职。

司机很难找,而执行关卡载送服务的私人巴士业者也不能将车辆用于接载其他乘客,避免病毒传播。这样一来,车辆的使用率可能很低,影响收益,而且转移人员的过程也无法预测。

所以如果公司想要帮助员工预定接送巴士,会需要支付相对高的费用,这也将是公司面临的问题。

“又贵又麻烦,想回不敢回!”马来西亚人回国的真实写照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