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给不了新加坡年长人士方便,反而成为新时代的负担

2020年08月22日
科技给不了新加坡年长人士方便,反而成为新时代的负担

冠病疫情期间,要处理提款机无法处理的银行事项,都无法进行。告示牌指示顾客拨打电话取得排队号码后,才会被通知何时去处理。(海峡时报)

作者 兰陵生

《联合早报》交流站日前分享了读者来函《银行服务乐龄人士望而却步》,说他居家附近储蓄银行分行服务柜台全部关闭,只剩下自动提款机在操作,分行入口半关闭,只有一个工作人员为顾客解答疑问。

科技给不了新加坡年长人士方便,反而成为新时代的负担

(联合早报)

读者要处理提款机无法处理的事项,都无法进行,告示牌指示顾客拨打电话取得排队号码后,才会被通知何时去处理。至于网上银行业务(internet banking)或电子银行(e-banking),更加帮不到乐龄人士,只会是他们的梦魇。

传统沟通不可被取代

这篇读者来函在早报脸书的200则留言,几乎一面倒认同所言。

前些时候因疫情关系,政府要求各大行业尽量清空转为居家办公,但时至今日,解封第二阶段也进行了这么多天了,何以最亲民的储蓄银行分行依旧不开门办公?

疫情关系除外,科技发达的今天,网上银行和电子银行也已逐步取代传统银行业务处理方式,年轻人也觉得不用到银行排队,随时随地可以解决财务问题非常方便。

科技给不了新加坡年长人士方便,反而成为新时代的负担

对很多对科技懵懵懂懂的年长人士来说,到银行与工作人员面对面沟通,是无可替代的。(海峡时报)

但那指的是精通科技的年轻一辈,对于很多对科技懵懵懂懂的年长人士来说,到银行与工作人员面对面沟通,可能就是能解决他们问题的唯一不二方式,是无可取代的。

语言也是一大障碍

就算对科技、上网、智能手机操作略为熟悉的年长人士,也还要考虑到他们是否精通英文。上得了银行网站,但面对琳琅满目、密密麻麻的英文页面时,要不断深入去寻找到那唯一的选项,何其困难?

科技给不了新加坡年长人士方便,反而成为新时代的负担

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东北社区发展理事会、储蓄银行(POSB)和东北区的18所学校,共同主办名为跨代银发族资讯科技营(Eldersurf Intergen Bootcamp)的课程,希望能让年长者以有趣的方式熟悉电脑和网络的操作。(联合早报)

网站解决不了,那拨打热线电话吧,可惜这也很令人头痛。相信有尝试过的人都知道,使用大企业热线电话服务绝对是耐性的考验,一轮接一轮的选项和自动回复,让使用者灰心丧气,更别说在“英语请按1、华语请按2”之前,很多时候还得先浪费宝贵时间听一轮毫无用处的商业讯息。

当然到最后一般还是会“仁慈”地含有“与服务员沟通”的选项,但这极其隐密的一项,通常都隐藏在多轮自动选项之后,在找到之前可能已放弃挂电话了。

银行为乐龄人士的服务为何取消?

读者来函也提及,数年前储蓄银行所有分行都会每个星期为乐龄人士提供服务,但这项人性化服务,不知何时开始就静悄悄取消了,从此老人也都得在长长人龙中排队。

科技给不了新加坡年长人士方便,反而成为新时代的负担

邮政储蓄银行(POSB)的49间分行,2008年推出“特别星期二”服务,让50岁或以上的老人享有特优排队和专有柜台服务。顾客能在每星期二,银行首3个小时的营业时间里,享受到这项服务。(新明日报)

储蓄银行曾是所谓的人民银行,服务宗旨是以民为本,可在被发展银行收购后,人民银行也变质了,一切都以商业考量为优先。

所以我们看到为了降低成本,原来的多间邻里分行关闭了,甚至提款机都减少了。许多行动不便的年长人士被迫走得更远,甚至得使用交通工具,才能到达最临近的分行。

说实话,既然全岛分行数目已经减少了,为什么还要取消乐龄人士的特别服务?每星期选一天,甚至半天特别处理年长人士的事项,让他们省却排队的麻烦,很难吗?银行的服务精神就不能为人着想一点吗,一定要凡事向钱看吗?

小贩中心电子付费会普及吗?

科技发展迅速是大势所趋,但对于跟不上时代变迁脚步的年长人士,始终是一个可怕的交替。

就如政府最近一直鼓励小贩中心摊主使用的SGQR电子扫描付费,甚至还以金钱鼓励,只要摊主每月完成区区20宗电子交易,就能获得三百大元奖励金,而且可在一年内获得五笔。

科技给不了新加坡年长人士方便,反而成为新时代的负担

目前全岛有5400名小贩开通SGQR电子付费选项,而在鼓励小贩采用电子付费的奖励计划推出后,已有超过2000名小贩获得300元奖励金。(联合早报)

摊主的意愿和问题权且不说,从顾客角度来看,年长人士对电子付费依然是兴致缺缺。

一来、不是每个年长人士都身怀智能手机;

二来、就算有,也未必会使用电子银行系统;

三来、银行服务现在变得这么不方便,储蓄利息又低得惊人,不少老年人干脆都把钱放在家里,出门就带一点够用就好了,省了还要经常查看银行户头里的存款数目;

四来、硬件问题。不是怕手机不见,就是怕网络连不上不知如何解决;

五来、则是实际问题了:买一杯咖啡乌一块钱,一个八卦铜板递给摊主就解决了,还扫什么描这么麻烦?

屏幕太小阅读有障碍

科技确实对年长人士来说是一种新时代的负担,就如看报纸,虽然报馆一直在推电子版,但试问到底有多少乐龄人士将数十年来的看报习惯,从手拿报纸,转到手滑屏幕?

平板电脑看报纸始终有画面太小的问题,尤其老年人多数视力欠佳,如今不仅要他们看小屏幕,还要每一页每一则新闻报道都用手指zoom进zoom出,麻不麻烦?更别说更小巧的手机,根本很难让他们享受到传统的阅读乐趣吧?

科技时代已经是进行式,我们也很希望乐龄人士能共襄盛举,一起领略科技带来的好处,但身体、脑力的老化,并不是我们要的或所能控制的。

在这个老化过渡期,真心希望当局及各大企业机构(尤其是攸关生活的如银行、公积金、通讯等)能够多多体谅建国一代的辛劳,为他们提供更便利的特别服务。

科技给不了新加坡年长人士方便,反而成为新时代的负担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