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新加坡“末日准备者”真实生活,曾被遭嘲讽为“偏执狂患者”

2020年08月25日

走进新加坡“末日准备者”真实生活,曾被遭嘲讽为“偏执狂患者”

美国著名歌手“王子”普林斯·内尔森(Prince Nelson)1982年在其专辑《1999》中描述了“世界末日”的悲怆景象——“当我醒来之时,感觉就像世界末日,天空呈现紫色,人们四处奔逃,逃离一切被毁灭的危机……”

正如歌中所唱,世界末日被许多人形容为“炼狱”,地震、火灾、精神病砍人、加上现在全球的疫情...

在美国,竟有很多人时刻为世界末日降临做准备。他们被称为Prepper,也就是“末日准备者”。

一些末日准备者甚至会建造地下防空壕,准备丧尸来袭的一天。

这些末日准备者因持续囤积物资,用以应对灾难发生,长期以来总是被嘲讽,现在面对这波疫情他们成了先知者,不再被朋友冷嘲热讽。

今天,就走进新加坡一位Prepper的家中...

走进新加坡“末日准备者”真实生活,曾被遭嘲讽为“偏执狂患者”

(图:来源自网络)

新加坡一名50岁男子已为一切状况作好准备:万一家中着火,他一家五口,包括岳母将穿上安全带,把梯级挂在窗沿,然后攀爬到楼下五楼邻居的住家。

他是50岁的塞缪尔(Samuel),跟他一样为意外做准备的人士被称为Prepper。

走进新加坡“末日准备者”真实生活,曾被遭嘲讽为“偏执狂患者”

(图:来源自网络)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的Prepper大多为紧急事故作好准备,例如意外、阴霾、火患、停电以及大流行病。

塞缪尔在今年2月得知2019冠状病毒疫情在新加坡蔓延时,特地买了两个氧气筒,以备家人一旦冠病检测呈阳性,在等待医生到来时来提供氧气。

许多末日准备者也受过急救训练。

塞缪尔是在2003年,SARS疫情在新加坡爆发时,开始为突发状况作好准备:“当时我觉得非常无助。我开始在网上订购东西,储足个人防护用品。那让我意识到我下次必须作好准备,不只是SARS,而是任何状况。因为我的两个儿子,我必须认真准备,这不再只是我的问题。”

走进新加坡“末日准备者”真实生活,曾被遭嘲讽为“偏执狂患者”

(图:来源自网络)

塞缪尔的储藏室装满了罐头食物和其他不易变质的、可耐上两个月的干粮,以及总值600元的个人防护用具,包括手套、护目镜、口罩和至少500个脸罩。

储藏室的底层货架摆满了空的汽油罐,以备在紧急事故无法到加油站为汽车加油时,为空罐添上10升的油。

另外,塞缪尔住家每一扇门后都安装了一个迷你灭火器。

天花板用胶带贴上烟雾探测器、浴室也装有太阳能灯,以备停电之用。

每年阴霾来袭时,每个房间测量颗粒物的器具就会响起,这时,他便会关上所有窗户,开启空气净化器。

若发生灾难,而他和妻子被迫分离的话,他们一人将带着一个儿子,以及个人的逃生包。

走进新加坡“末日准备者”真实生活,曾被遭嘲讽为“偏执狂患者”

(图:来源自网络)

除了防护用品 还需懂得谋生技巧

对其他人末日准备者而言,要为各种状况做准备,单单储足物品是不够的。

34岁的Ashton Law是一名传授丛林谋生知识和技能的导师。

他除了教导学生如何利用刀和火钢起火、利用树枝和叶子建造遮蔽所,还传授自卫技术,例如,教导小孩技能,防止自己被绑架。

走进新加坡“末日准备者”真实生活,曾被遭嘲讽为“偏执狂患者”

(图:来源自网络)

除了自身准备,塞缪尔也经常参与国外救灾工作。

他表示,参与救灾工作让他意识到,灾难随时可能发生,不要把一切当成理所当然,以及做足准备的重要性。

乍看之下,塞缪尔花上几百元购买这些用品看似浪费,一些人甚至会认为这些东西也许永远用不上。

不过,他却认为,这些是末日准备者该做的:“许多人说这是浪费钱,不过,我当然也希望不需要用上这些东西。”

他的16岁儿子Hanson也认为:“爸爸这么做是为我们好,为意想不到的意外作好准备,是很好的观念。”

...

对此,各位看官怎么看?

走进新加坡“末日准备者”真实生活,曾被遭嘲讽为“偏执狂患者”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