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员换班的菲律宾和新加坡实践

2020年08月26日
海员换班的菲律宾和新加坡实践

据海事服务网CNSS8月24日的文章“拼了!船员换班,一口气开放6个港!... 这个国家豁出去了”,对菲律宾和新加坡有关海员换班进行了报道。令人振奋的消息是,菲律宾为了强化海员换班,分两批开放6个港口。

1、菲律宾可以作为海员换班集散地

8月份,菲律宾相继放开两个港口供船员换班,8月19日,巴丹的卡宾平港(Capinpin Port)放开船员换班,8月22日,苏比克湾自由港区放开船员换班。海上有150万船员在工作,其中有37.8万为菲律宾海员,占25%。巨大的海员数量以及这些海员对菲律宾整个国家的贡献,让相关管理部门能够对海员换班出台针对性的政策。菲律宾交通运输部印发了《船员换班绿色通道联合通函》,打通了从港口、检疫部门、移民局以及航空部门等各个环节,在船员健康检查和手续办理方面开通了一站式机制,150万船员将更加愿意选择在菲律宾港口换班。也就是说,菲律宾有可能成为海员换班的枢纽。

为了打消外界对海员换班引发新冠病毒感染的担忧,菲律宾交通运输部表示,他们设定了严格的病毒检疫流程,各个操作流程严格把控,将换班风险降到最低,最大限度确保船员换班安全。日本三大航运公司就与我们建立了绿色通道的事前沟通机制,船员换班速度和安全性明显提高,希望其他有大量船员换班需求的航运公司,也能与菲律宾当局建立这种沟通机制。

在这样的机制下,菲律宾可能成为海员换班的集散地。如果中国的地方政府在“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政策压力下,难以对本地的港口口岸进行有条件开放,建议有海员换班需求的船公司与航空公司联络,建立中国几大城市与菲律宾几个港口城市的航班互联,并通过设计严格规范化的流程,让这样的通道在防疫方面安全可控。尽管这不是最佳的中国海员换班解决方案,但总比没有解决方案强。

2、新加坡对海员换班的反复

新加坡港因为前段时间的换班海员检疫结果作弊而收紧了换班政策,因为大量船舶航经新加坡港,这给全球船员换班造成了阻碍。8月19日,国际船舶管理行业协会InterManager向国际海事组织IMO发出一封公开信,信中特别指出亚洲几个主要港口(如新加坡港、香港港)在最近几周收紧了船员换班限制,并加强了对船员的筛查的情况。新加坡海事和港口管理局MPA最近发布通函,指出“MPA将优先处理新加坡籍船舶的船员换班申请”,这对未非新加坡籍船舶的海员的安全带来了无数问题。

对于换班海员检疫结果作弊问题,从技术手段上比较容易解决,检疫机构与口岸管理部门建立信息互通,或者用难以更改的电子方式来确认即可。即便上述情况都难以实现,对作弊海员和相关船公司做一些惩罚性的措施,比如就像中国航空公司曾经搞的熔断机制,一旦某个国家的乘客新冠疫情发生比例达到了一定程度,就自动减少该国航空公司运力,这样的熔断机制可以通过船公司的自查实现新冠疫情的自主防控,为通道安全提供保障。

3、激励相容、责任有限才能让海员换班难得到有效解决

总而言之,畅通海员换班通道,并让有效的体制机制保障通道的防疫可控,才是解决海员换班难的途径。害怕疫情,就用阻断的方式不让海员换班,这是因噎废食的现代版,不应当成为各地疫情防控的主流。

当然,也需要建立相应的机制,给换班做得好的地方以一定程度的奖励,给因解决海员之困而发生新增新冠阳性的案例的地方政府以足够的宽容,按照科学的态度,允许地方政府在做到各种防疫措施下一定比例内的案例可以不追究责任,给出人出力出钱畅通海员换班通道的机构以一定的经费补偿,并对其责任以一定条件下的豁免。只有这样,才不会让努力为海员换班提供渠道的人寒心,激励相容、责任有限才能让海员换班难得到有效解决。有些地方政府在努力打造国际航运中心或者海员服务中心,在这个时候,正是体现其责任担当的时候。努力去构建海员换班的渠道,将来必定会得到海员及船公司的汇报,营商环境就是在非常时期以无比的担当行为来逐步建立起来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