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波疫情的风险仍在 新加坡研发的疫苗来得及抢先吗

2020年09月03日
第二波疫情的风险仍在 新加坡研发的疫苗来得及抢先吗

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和Arcturus Therapeutics研发的候选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路透社)

作者 李国豪

加坡的冠病社区感染数字已经持续几周维持在低档,不过有鉴于包括香港、澳洲及韩国等国家地区,在疫情相对受控一段时间后仍迎来第二波疫情,我国仍有必要保持警惕。

加坡的冠病社区感染数字已经持续几周维持在低档,不过有鉴于包括香港、澳洲及韩国等国家地区,在疫情相对受控一段时间后仍迎来第二波疫情,我国仍有必要保持警惕。

在第二波疫情可能来袭前生产疫苗是其中一个有效的预防方案。

我们都知道科学家们正日以继夜地研发疫苗,包括英国、美国、中国都号称拥有试验进度领先全球的候选疫苗,甚至早前俄罗斯也在国际卫生专家的一片质疑声浪中宣告其疫苗已成功问世。

不过我们也应该了解到,这些疫苗即使研发成功,也会优先提供当地人民使用,什么时候轮到新加坡是个未知数。

好消息是,我国也有“国产”的候选疫苗。但问题来了,我们距离这款疫苗投入实际运用还有多远距离?

全球进度最快的31款候选疫苗之一

这款本地首个候选疫苗叫作“LUNAR-COV19”,由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和美国药剂公司Arcturus Therapeutics联合研发。

虽然不如一些欧美国家及中国研发的候选疫苗高调,但LUNAR-COV19其实是全球目前已经迈入临床试验阶段的31款候选疫苗之一。

相比之下,全世界仍有142款候选疫苗还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第二波疫情的风险仍在 新加坡研发的疫苗来得及抢先吗

LUNAR-COV19是全球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31款候选疫苗之一。(海峡时报)

综合媒体报道,LUNAR-COV19在8月已展开人体临床试验。

一般来说,疫苗的临床试验主要分为三个阶段。为了加快LUNAR-COV19的研发进度,研发团队选择将第一阶段及第二阶段合并。

早前在本地展开的志愿者招募获得超过250人报名响应,研发团队最后从中挑选出大约100名人选参与第一及第二阶段的临床试验。

上述志愿者已经在8月注射该候选疫苗,这个阶段的临床试验将测试疫苗的安全性。

第二波疫情的风险仍在 新加坡研发的疫苗来得及抢先吗

约100名志愿者已经接受第一阶段临床试验的注射。(海峡时报)

合作研发疫苗的杜克—国大医学院新兴传染病项目副主任黄英勇教授告诉亚洲新闻台,这个阶段的试验将持续到10月。

然而,相较于一般疫苗动辄10到15年的研发时间,冠病疫苗研发竞相抢快还是引起了部分民众的不安。

对此,黄英勇教授则认为如今学界已有更好的方法评估人体试验的安全性,所以冠病疫情说不定能掀起变革,加快相关的研发时间。

《海峡时报》报道,涉及数千志愿者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预计能在今年底前展开。

届时将有来自本地及国外的志愿者参与试验,一组人注射候选疫苗,另一组人则注射没有实际效果的安慰剂,以了解LUNAR-COV19是否能有效降低感染冠病的概率。

第二波疫情的风险仍在 新加坡研发的疫苗来得及抢先吗

杜克—国大医学院新兴传染病项目副主任黄英勇教授。(互联网)

赶得上在可能发生的第二波疫情前问世吗?

黄英勇教授今年7月曾透露,即使在最极度乐观的情况下,LUNAR-COV19最快也要明年7月才会问世。

只不过根据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全球卫生方案联合主任林方源副教授的分析,新加坡的第二波疫情最有可能发生的时间点是北半球处于冬季的12月、1月及2月。

这是因为病毒在较寒冷的气温下存活时间较长,而气温偏低时人们也会花更多时间在室内,因此病毒传播的概率更高。

当然,新加坡并不属于有春夏秋冬的四季国家,不过由于我国属于开放型社会,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在我国进行商业交流及贸易,因此我国无可避免将承受境外输入病例的风险。

看到这里,蚁粉可能会作出一个结论,如果LUNAR-COV19真如黄英勇教授所说的,最快要到明年7月才会问世,那应该就无法抢先第二波疫情来袭前问世了吧?

根据亚洲新闻台报道,黄英勇教授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

他坦承,研发团队无法确知LUNAR-COV19是否能阻止新加坡的第二波疫情,但从技术层面来看,如果第二波疫情在临床试验已经展开的时候来袭,我国的疫苗研发说不定能因此掌握一些“重要的优势”。

“举例来说,假如第二波疫情真的在本地发生,而我们成功在那之前展开第三阶段临床试验,那我们就有机会快速观察那些接受注射LUNAR-COV19的志愿者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如果下一波疫情在我们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期间发生,我们也许就能更快知道疫苗有没有效了。”

“而我们越快知道,就能越快把疫苗提供给所有人。”

对于上面这段话有听没懂?

科普一下,相关疫苗的第三阶段试验由于必须测试疫苗的有效性,因此志愿者曝露在越高的感染风险下,研究团队就越有可能有效掌握疫苗能否抵御病毒。

俄罗斯备受争议的冠病疫苗就是因为直接跳过第三阶段试验而被卫生专家质疑其有效性,而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局长哈恩日前也因有意提早在该国冠病疫苗完成第三阶段临床试验之前就发出紧急使用授权而备受医学界的批评。

简单来说,第二波疫情来袭绝对不是好事。但即使发生了,对于加快疫苗研发的进度或许也并非全然是坏事。

因此,疫苗能否抢先面世可能不是我们最需要知道的答案,重要的是第三阶段临床试验能多快展开……

第二波疫情的风险仍在 新加坡研发的疫苗来得及抢先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