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是如何解决语言问题的

2020年09月05日
新加坡是如何解决语言问题的

文/ 石皓伟

新加坡最初从马来西亚独立出来的时候,李光耀先生不得不认真去思考这个新国家的发展道路。一个邮票大的国家,什么资源都没有,该如何发展?虽然国民中有75%左右的华人,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还有占15%左右的马来裔族群和占8%左右的印度裔族群,以及其他族群移民。作为一个多种族国家,语言的问题该如何解决?难道要少数服从多数,让其他少数族群的人都学汉语吗?他们愿意吗?

语言的问题对一个多种族的国家来说,从来都是一个首要的政治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可能会导致国家的分裂。语言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涉及到族群的归属感和自尊心,不能草率地去非此即彼,更不能粗暴地剥夺别人使用自己语言的权利。对“国父”李光耀先生来说,他必须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既要能保证所有国民交流的顺畅,又要能保证每个人能延续自己族群的语言。也就是说,他必须在维护新加坡统一的前提下,努力维持族群的多元化,并基于这种文化的多元,为新加坡带来最大的利益。

李光耀先生和他的团队最终找到了一条适合新加坡发展的完美政策,那就是双语教育。李先生虽然是华人,但他从小接受的是纯英语的教育,在他参政之初,连汉语都不会讲,后来为了能跟选民互动,才刻苦学习了汉语。正因为有着这些机缘,所以他和团队才能高屋建瓴地设计出一套让所有族群都满意,又还能保证新加坡这个国家实现最大凝聚力的语言政策。李光耀认为,英语作为一种世界语言,是非常重要的,新加坡作为英国的前殖民地,有着深厚的英语基础,对大英帝国也有着深厚的情感,所以新加坡人的第一语言选择英语,是非常必要的,且适当的。在选择以英语为共同语言的基础上,允许华人、马来人、印度人族群各自学习自己传统的语言,既能尊重他们的民族尊严,又能利用这种语言的优势开拓整个东亚和南亚的市场,起码做生意的时候,新加坡人可以和任何国家的人沟通无碍。

在当时,双语教育对其他少数族群来说,是极好的一种政策,但对占人口四分之三的华人群体来说,有点难以接受。他们希望建立一套以汉语为基础的语言体系,让少数族群直接说汉语,写汉字,直接取消马来语和印度语,谁让他们人数少呢。李光耀严厉地打击了这种无耻又自大的沙文主义倾向,甚至关闭了汉语教育的重镇南洋大学,非常明确地告诉那些华人,要么接受双语教育,要么滚蛋。几十年后,从新加坡的发展现状来看,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他们的双语教育是非常成功的,李光耀先生的确有着先见之明。

新加坡是如何解决语言问题的

语言并不只是起著交流的作用,语言更是代表着不同的思维体系,你用英语思维去理解世界,与用汉语思维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李光耀先生选择用英语做新加坡的第一语言,显然是希望让这个新生国家采用英语的思维,用一种逻辑的、法治的、契约的精神去取代血缘上的共同体,他希望把新加坡建立成一个多元化的现代国家,而不是一个恃强凌弱的狗屁儒棍国家,他特别讨厌中国的糟粕传统,一点都不想继承,希望通过语言来重新改造身份,只做新加坡人,不做中国人。新加坡人到现在也只承认自己是华人,但绝不会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他们已经有了独立的自我意识,不期待依附任何强权,只做自己。

李光耀先生之所以选择双语教育,是出于他对现代文明的认知,他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也不屑于做一个颟顸的独裁者,与其被人唾骂,不如让人感激。在他看来,任何族群,无论有多弱小,都有使用自己语言文字的权利,谁也不能剥夺。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才是春,既然民族族群都是在历史选择中遗留下来的,那就应该保护这种生物的多样性,就像保护一片森林,保护一头大象,一只熊猫。语言文字是一个族群最后的尊严,除非他们主动放弃,任何人都无权剥夺。

凡事都要统一,是一种非常愚蠢的想法,当所有的颜色都趋于同化的时候,世界必然会变得非常无趣、无聊。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