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推出小贩文化版“数码缪斯”,还将培训100名新手小贩继承“小贩文化”

2020年09月08日

当名厨遇上传统街头小吃,

当小贩文化迈向数码化,

将会产生怎样的火花?

新加坡国家文物局推出小贩文化版“数码缪斯”(DigiMuse)计划,向本地艺术文创工作者及公众征集创意点子,宣传本地饮食传统,让国人透过文物局的数码平台,以趣味方式接触本地文化遗产。

新加坡推出小贩文化版“数码缪斯”,还将培训100名新手小贩继承“小贩文化”

曾被《纽约时报》选为改变新加坡烹饪风景厨师之一的刘伟仁(48岁,Relish餐馆老板兼主厨)就是参与者之一,他将从10月初起在社交媒体Instagram推出一连三集的短视频,向国内外用户分享他最爱的童年小吃之一嘟嘟糕。国家文物局也会在其网络平台推广。

新加坡推出小贩文化版“数码缪斯”,还将培训100名新手小贩继承“小贩文化”

一般用椰丝或花生做馅料的米粉蒸糕,并以班兰叶做托,无数国人咬下嘟嘟糕的一刻,嘴里感受到的是扎实口感,心里涌起的却是段段回忆。从小好吃美食的刘伟仁说,选择嘟嘟糕作为介绍小贩文化的切入点,是因为这道朴素的小吃每每让他想起美好的童年时光。

“小时候后港住家后面的空地上,每次到了唱大戏的时候,就有小贩骑着车来卖嘟嘟糕等各色小吃。买一包回家和哥哥姐姐分享,听着大戏的音乐,整个氛围让人怀念。这样的场景在如今过于干净的新加坡,已经不复存在。”

“随着新加坡越来越现代化,各国食物进军本地,世界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小。但我们在拥抱新事物的同时,不能让传统流失。”

新加坡国家文物局文化遗产研究与评估司长杨克翔说,小贩文化是否获选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将在今年底揭晓。

新加坡推出小贩文化版“数码缪斯”,还将培训100名新手小贩继承“小贩文化”

“我们的小贩文化是多面向的,从我们心爱的小贩食物到小贩英雄,甚至是我们在邻里小贩中心最喜欢的座位……推出小贩文化版数码缪斯计划,是希望给国人一个亲身体验小贩文化各方面的机会,并以数码方式与国人分享。”

新加坡本地小贩的平均年龄已达60岁,也就是说,再过5年、10年,新加坡的小贩中心很可能后继无人。

新加坡推出小贩文化版“数码缪斯”,还将培训100名新手小贩继承“小贩文化”

小贩是小贩文化和小贩中心的重要环节。新加坡政府可以通过加强投放资金来提升硬件,但小贩作为核心,才是需要综合扶持的对象。如果没人当小贩,建设再多的小贩中心最终也只是浪费;没人当小贩,小贩文化无以为继,影响更大的是,我们将逐渐失去能以低廉价格喂饱社会大众的国民食堂。

小贩确实是辛苦的工作,要做出特色美食,须付出很多努力,新手小贩须有足够的心理准备。随着政府出台了计划,提供培训和引导,以及较早前推出的短期租金减免等措施,年轻小贩起步的难度会少一些,成功的机会更大,期望这个接班的梯队早日成形,技艺迅速上手,处处迸发创意——虽然在数量上,他们不可能和上几代的父辈同日而语。

新加坡国家环境局与新加坡精深技能发展局合作推出“小贩培训计划”,旨在协助现有和新手小贩掌握经营小贩生意的技能,计划在三年内培训100名新手小贩。

“小贩培训计划”分训练、学徒和培育三个阶段协助参与者。

首阶段

首阶段开放给现有和新手小贩参与,旨在加强小贩在食物安全和卫生、烹饪技巧、利用社交媒体与顾客互动等方面的技能。参与者将在五天的培训活动中,获南洋理工学院属下新加坡亚洲烹饪学院认证的导师指导。

参与者将学习四项课程单元,包括食物安全和卫生、烹饪技巧、及利用社交媒体与顾客互动等。参与者也可选择参加额外一天的课程,学习烹煮菜头粿、水粿等人气小贩美食。

首阶段学费为500元,供本地公民和永久居民申请。符合资格者可申请技能创前程培训补助或“技能创前程中途职业加强津贴”。

第二和第三阶段仅开放给新手小贩申请。

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由资深小贩负责指导新手小贩参与当局的培育新手小贩摊计划,包括如何申请培育新手小贩摊计划(Incubation Stall Programme)、或竞标环境局的小贩摊位,为期两个月。

第三阶段

进入第三阶段者则学习如何巩固生意。这个计划要在三年内培训100名新手小贩。在为期三个月的第三阶段中,有经验的小贩将继续协助新手小贩巩固生意,参与培育新手小贩摊计划的小贩可在15个月内获得平均40%的租金回扣。

新加坡推出小贩文化版“数码缪斯”,还将培训100名新手小贩继承“小贩文化”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