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外的“忍者神龟”,新加坡执政党看不见的辩论对手

2020年09月08日
国会外的“忍者神龟”,新加坡执政党看不见的辩论对手

第14届国会在8月24日正式开幕。(gov.sg视频截图)

作者 仓吉

去一周,国会对本届政府提出的施政方案进行的辩论,火花四射,其间两场朝野论争之激烈已在预示著,国会也许开始进入“多事之秋”。

李显龙总理发表了一个半小时的演说,就冠病疫情、社会安全网、外来人才,以及我国的政治文化等四个主题发挥,提出了本届政府将面对的难题,包括疫后经济的不确定性和动荡;人口老化、医药费上涨等等老问题仍会继续左右国运。

国会外的“忍者神龟”,新加坡执政党看不见的辩论对手

李总理与毕丹星国会交锋。(gov.sg视频截图)

总理提醒国人不要抱着“富二代”的心态,别一直想在先辈积攒下的储备金上打主意。

他把矛头转向反对党,说反对党要政府先透露储备金到底有多少钱,再决定是否支持政府的预算案和税务计划,就像是在打听“银行有多少存款,我能动用多少?”

反对党领袖毕丹星起来澄清,反对党并非要掏空储备金,只是希望放慢储备金的增长速度。

另一方面,李总理对于“好些选民”,抱着行动党肯定执政,而自己把选票投给反对党的策略颇为不爽,他形容这类选民是free-rider,也就是想“搭便车”,“搭顺风车”的人

李总理向反对党和“好些选民”左右开弓,在国会里引发的辩论还未就此了结,另一道战线随即拉开。

国会外的“忍者神龟”,新加坡执政党看不见的辩论对手

反对党领袖毕丹星说,投工人党的选民绝对不是在“搭便车”,而是在表达许多新加坡人的实际感受。(gov.sg视频截图)

工人党的新科议员林志蔚日前在国会中就建构公平公正的社会的大题目发言,先是肯定政府过去几年推出渐进式薪金模式、就业入息补助等一系列援助措施,为低收入者强化了社会安全网。但很快语锋一转,批评政府“过于执著于执行效益”,在执行过程中附加过多条件,导致一些弱势者的需求被忽略。

换言之,政府给弱势群体的援助“好看不好吃”,帮不了忙。

他还用教训的语气说:“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政府的决策过程缺乏恻隐之心”,他认为“即使被少数人滥用,但有多数人能从扩大的社会安全网得到援助”,这样的精神也能表现政府的恻隐之心。

国会外的“忍者神龟”,新加坡执政党看不见的辩论对手

工人党议员林志蔚(盛港集选区)指出,政府往往因为过分执著于执行效益,而在政策中附加过多条件,导致一些弱势者的需求被忽略。“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政府的决策过程缺少恻隐之心”。(gov.sg视频截图)

乍听之下,他这一番话合乎情理,但他初生之犊一上来便摆出义正词严的样子,“教育”累积有半个多世纪政绩的政府,随即引来六位担任行政职务的执政党议员的反驳。

最后连一向好脾气的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也起来回应,提醒这位年轻人“恻隐之心不是任何人或政党的专利”,政府制定社会政策并非一味讲效率,而不讲公平正义。

国会外的“忍者神龟”,新加坡执政党看不见的辩论对手

尚达曼:“ 恻隐之心不是任何人的专利……提高穷人的生活水平是一件复杂工作……说政府只关心效率而不关心公平,坦白说,这样的论点是可笑的。”(gov.sg视频截图)

这两场辩论精彩处在于冒出了几个关键词,“富二代”、“搭便车”、“恻隐之心”、“专利”、“稻草人”等等,朝野双方用了生动的字眼在同一个课题上各自表述。

民主的议会殿堂,不只是要讲道理,还要有很强的表达能力。 今天反对党议员的素质都有明显的提高,口才不俗,假以时日当是执政党更难应付的对手。

此外,今天的网络时代,社交平台上随时会有同情反对党的义勇军和粉丝为他们站台,这是反对党占到的一项优势。

国会辩论的续集和下半场很快搬到网络上演,网军成了国会外的“客座议员”,专跟政府踢馆,总理和部长的论点马上成为了他们手上反攻的利器。如李总理的free-rider和尚达曼的“恻隐之心没有专利”,被反过来用在政府身上。

网络上的“踢馆现象”,可视为新时代下的网络民主,是执政党看不到的辩论对手,是国会外的“忍者神龟”,随时随地放暗器发飞镖,让政府防不胜防。

国会外的“忍者神龟”,新加坡执政党看不见的辩论对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