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2020年09月13日

2020年4月17日,受新冠疫情影响,新加坡正式开始实行“断路器”措施。封城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大量企业停工、生产停摆、经济停滞。

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新加坡政府在“断路器”期间连续四次出台财政预算案,动用国家储备金520亿新元,累计金额近千亿新元,来帮助企业和员工保生产、保工作。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就在之前的财政补贴快要到期之际,8月17日,新加坡第五轮财政预算案来袭,总额80亿新币,用于抗击新冠疫情纾困救助。

政府已然是竭尽全力,无奈疫情实在是过于凶猛,新加坡的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零售业和餐饮业大量商家倒闭,旅游业航空业萎靡至今,娱乐业更是面对整个行业都将消失的危机

根据新加坡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截至3月底,在会计与企业管制局注册的1800家本地夜店、酒吧、舞厅、迪斯科和卡拉OK场所中,已有45家在今年4月至6月之间永久歇业。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新加坡夜生活娱乐总商会会长Joseph Ong认为,这个数字可能更高,因为统计局的数据仅包括已经正式开始清偿程序的企业。

“我们看到更多已经裁光员工或开始出售设备的(公司)。它们不会回来了。”

自6月中旬第二阶段解封后,大部分行业都已经开始恢复经营,但是夜店、酒吧、舞厅、KTV等娱乐场所,至今无法营业。它们需要等到第三阶段,允许大量人群聚集的时候,才能重新开始营业。

所有娱乐场所中,受打击最大的是KTV。他们不但不能营业,更难以找到可替代的收入来源,因为疫情期间餐饮执照申请十分困难。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有KTV行业业者表示,已经四个月0收入,政府给予的租金补贴于7月结束。如果还需要继续关闭几个月,而得不到政府的帮助,那整个KTV行业根本无法维系。

目前,新加坡已有16间KTV选择永久性歇业。疫情是否会让KTV这个行业全军覆没?这目前还是一个谜。

与此同时,新加坡的色情服务业也正面临着同样的困窘。

01. 新加坡红灯区现况如何?

在新加坡的CBD以南、新加坡河以东,有一片看上去“不像新加坡”的狭长街区,它由一条宽阔的马路和两排低层骑楼组成,没有什么新潮建筑,也不怎么干净,而且缺乏想像中的秩序。

这里就是芽笼,新加坡的风月场,也是全亚洲唯一的合法红灯区性工作者在这里可以合法卖淫。

新加坡政府宣布从4月7日起实施“断路器”措施,这些风月场也在政府通知的歇业名单中。

现在,新加坡红灯区到底是什么样?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根据网友的实拍照片,昔日门庭若市、灯红酒绿的芽笼红灯区繁华之景不复得见,店家也高高挂起停止营业的招牌,拉起封锁线,让行人止步。

你可能会说,这是白天,或许夜晚的红灯区不会这么冷清?

下面这个视频或许可以让你更直观地感受到芽笼红灯区的现状:

视频由Youtube频道“Roaming Sin City”上传于6月18日,拍摄时,新加坡仍处于解封第一阶段。视频拍摄者实地探访芽笼红灯区、按摩院、KTV等地,详细介绍了这些娱乐场所的现状。

从2巷到30巷之间的双号巷,是新加坡合法进行性交易的区域。拥有正规营业执照的合法性交易场所主要集中在16、18和20巷,合法的性工作者通常出现在这些场所中,且不允许出门拉客。

合法性交易场所很容易辨认,门牌号总是比一般住宅的大一倍;平时多打着粉红、粉蓝、粉紫等浪漫灯光,很容易吸引到人。

“当我走入红灯区的时候,除了空荡的大街,这里什么都没有。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街上看不到任何性工作者”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在新加坡,红灯区内合法的性工作者,其工作权是受到保障的,但需要取得执照、也需要纳税,同时有着十分严格的相关规定。

正常情况下,在8巷到22巷之间,有更直接拉客的一群非法站街女们。

这些站街女,也有人称她们为“自由性工作者”,其实还有一个专有称谓——“流莺”。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流莺”在新加坡是非法的存在,一旦被抓到就要遣返回国。不同于合法持黄卡的性工作者,流莺多数是持旅游签证入境,只在新加坡停留数月,反反复复。

平时,红灯区会有许多“流莺”在外招揽顾客,但现在,连流莺都看不到了

02. 性交易转至“地下”

在Roaming Sin City发布的这段视频中,对经常需要去红灯区解决生理需求的男性朋友们,有一句可能会引起很多共鸣的暗示:

“我们的手现在成了我们最好的朋友。”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的确,无论承认与否,人是有生理需求存在的。供需关系下,当需求存在,供给却不能相应满足这些需求时,就总会有人试图找一些“新出路”。

于是,就有了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院;应召上门提供性服务的女性;和网上无孔不入的色情服务信息。

5月初,据《新明日报》读者举报,巴耶利峇路上段的“按摩一条街”(你懂的),在阻断措施生效以来,仍有按摩院业者暗地里做生意。

这“一条街”曾有10多间按摩院营业。从前门来看,所有按摩院都是关闭的。

妙处在后门。前门关闭,后门打开,从前门看,是“挂羊头”的合法按摩院,而从后门看,是“卖狗肉”的非法卖淫场所。

按摩院的老板也是个人才,为招徕顾客,网上贴出盗用来的性感美照,还公然标出价格,以及写明提供“情色触摸前列腺理疗”服务,营业时间至凌晨2点。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据知情者透露,按摩院通过手机和顾客相约,服务价码则是每小时100新币,还写明会提供按摩以及手淫服务,上门后要走后门入内。知情者说,根据按摩女提供的地址和指示上门后,一名年约30多岁的女郎便打开木门及铁门“接客”。

“她向我保证店屋内已打扫干净、十分安全。不过她并没戴口罩。”

知情者还说,按摩女晚上也照样接客,但为了掩人耳目,一般不会在店内开灯。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类似的按摩院还有不少。

6月10日,一中国籍妇女涉嫌在牛车水经营非法按摩院,遭逾10名警察突击逮捕。

一名附近的店家受访时指出,涉事的非法按摩院已经营了数年,常有陌生男子出入,也曾听闻该名女子提供性服务。

“名义上,该店铺提供美容及美发服务,但平时都不会开门”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店家透露,由于涉事店面较偏僻,经过的人流量不多,涉事女子行事也很谨慎,不会站在门口招揽客人,主要是做熟客生意。

随着新加坡进入解封第二阶段,部分按摩院被允许重开,其“卖狗肉”行为也愈发猖獗。7月31日,《联合晚报》接到读者举报,称在实利基路的百灵商业中心(Parklane Shopping Mall),按摩店里总有一两个穿着清凉的艳女,在男性经过时,笑容可掬地站在店里问道:

“帅哥,要按摩吗?”

该读者就被该商场三楼一名20来岁、身材娇小的艳女拦下。

“她直接开口问我要不要特别服务,还说出用口和全套的价码。我当下拒绝,于是她就叫我加她微信,改变主意后可回来找她。”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除此之外,应召上门卖淫的现象也时有发生,可忙坏了新加坡的警察,时不时就得来一次“扫黄”行动。

5月4日到6日期间,执法人员在新加坡全岛展开了多处执法行动,打击组屋区、按摩院和酒店的非法卖淫活动。仅3天的扫黄行动,就抓捕了30名卖淫女子,19名嫖娼男子。

卖淫女子多为19岁到48岁的成年女性,她们多在网上招揽客人,被抓的19男子就是她们的恩客。这些男子的年龄最小19岁,最年长的85岁。

6月12日至19日,执法人员在史各士路、马里士他路、麦肯西路和实利基路一带展开扫黄行动,11名年介18岁至38岁的女子因非法卖淫,触犯妇女宪章被捕,另一名29岁女子因抵触移民法令被捕。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疫情期间,网上的色情信息更是无孔不入,很多不法之徒瞄准了待业在家的男性,多利用网络通信手段,散布色情内容,招揽顾客。

有网友投稿,通讯应用Telegram上就出现一个拥有超过1万名会员的新加坡本地群组,加入后就会开始收到性服务广告。

更夸张的是,许多群友也会公开提供性服务,还将自己的年龄身高和所提供的服务,以及不同服务的不同价位,赤裸裸地在群组里公开,任群组会员阅读并且私聊。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这个群组甚至推荐15名“信得过”的女子,称她们都是同行的推荐,比较可靠,不会进行诈骗。

这就涉及到网上色情服务的诈骗问题了。

根据新加坡警方发布的数据,警方今年首三个月接获的诈骗报案,损失金额高达至少4130万新元,比去年同期增加大约900万新元。其中,共接获237起有关信贷性爱诈骗案的通报,比去年同期多40.2%,受骗金额超过61万3000元,也比去年同期多出21万1000元。

之后,警方在4月18日至29日之间又接获至少20名男子报案,申诉落入信贷性爱诈骗陷阱(credit-for-sex scams)。年龄介于18岁至52岁的这些男子共被骗超过5万新币。

他们大多是通过微信、Tinder和Michat等应用,或是Locanto和Skokka等网站结识骗子或是搜索性服务后,被指示出门到AXS终端机为支付宝账户充值或是购买礼品卡,之后却联系不上骗子而发现上当。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总而言之,疫情期间,大家是都没闲着。性交易依然存在,只是转向了地下。

上文说过,新加坡是允许合法卖淫的。但是,“合法卖淫”并不等同于“卖淫合法”。不管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院、应召上门提供性服务的女性还是网上的色情服务信息,都是违法的。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手是最好的朋友,这些性服务也都是违法的,有必要冒着感染新冠的危险去进行“负距离接触”吗?

03. 红灯区何时再重开?

其实生理需求嘛,人人都会有,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合理合法地纾解一下生理需求也无可厚非。

但是,什么时候才会安全呢?

换个说法,红灯区什么时候才会再重开呢?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根据新加坡政府发布的文告,夜店、酒吧、舞厅、KTV,包括红灯区等娱乐场所需要等到第三阶段,允许大量人群聚集的时候,才能重新开始营业

在此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新加坡解封的几个阶段:

5月19日,新加坡政府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召开记者会宣布:新加坡将按计划在6月1日结束“断路器”抗疫阶段,但为避免第二波疫情,阻断措施不会一次过松绑,而是分三阶段放宽。

6月2日开始的第一阶段,主要允许更多关键且低风险的经济活动重启,学生也将分批回校上课。与此同时,部分医疗服务将恢复,如牙医、专科门诊、慢性疾病管理等,中医也能为所有病症进行针灸。乐龄活动中心则允许为独居或缺乏家庭支持的年长者,重新开办一些活动。

当天,颜金勇提到,唯有当社区传播率维持低水平、客工宿舍疫情也继续受控,新加坡才可进入第二阶段,放宽更多措施。第二阶段属于过渡期,会历时几个月。

第二阶段后,新加坡将自然进入第三阶段,但这不意味着回归到冠病之前的生活,而是进入新常态。

颜金勇还解释道,第三阶段将是可持续的长期方案,直到找到冠病疫苗或治疗方法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按照记者会上的说法,“当社区传播率维持低水平、客工宿舍疫情也继续受控”时才可进入解封第二阶段。

然而6月15日,新加坡卫生部就宣布,6月18日起,全岛零售实体店将重新开放,民众也可前往餐饮场所堂食。此外,美容服务和博彩投注获准恢复;运动设施、公园和其他公共设施也将开放……新加坡就这样进入了解封第二阶段。

也就是说,从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新加坡只花了短短半个月的时间。

但从第二阶段开始至今,接近三个月的时间里,第三阶段似乎没有什么要来的迹象。

7月2日,黄循财在记者会上提到,新加坡至少还要几个月才会进入第三阶段解封期,但具体需要多少时间,目前仍难以断定。

结合颜金勇与黄循财的说法和新加坡当下的情况,第三阶段最早也要等到2020年年末才会到来,甚至更大概率要等到2021年第二季度

所以红灯区重开的日子,恐怕还要等很久。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红灯区的顾客或许还可以等,但外籍性工作者们却等不了。

这些性工作者大多数都是外籍女性,包括泰国、印度、中国、越南和菲律宾等,她们一进新加坡就被带到警方登记,保证遵守一系列严格规范,包含:下班之后要立刻回家;必须在特定区域招揽生意;外籍性工作者不得服务新加坡籍客人等等。

然后到指定医疗中心体检,同时被教育有关艾滋病和性病的知识、执业安全守则,以及相关建议和指导,体检合格后获得黄卡,之后便可以工作了。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在体检方面,政府要求她们在前六个月每个月体检一次,六个月之后改为每三个月一次。合法性工作者登记执业后,一旦被发现患有艾滋病或性病,会被要求停止工作,乃至遣返回国。

疫情之下红灯区和其他服务场所无法开放,很多性工作者没有收入,生活无以为继。

有很多按摩院和酒吧的Orchard Towers里,一家便利店的老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

“(按摩院和夜店的)大多数女孩是菲律宾人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她们现在都没有收入。我听说大多数女孩都回到了自己的祖国。”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新加坡非营利组织 The Project X表示,娱乐场所(包括合法性交易场所)的关闭使许多人都失去了收入来源:

“许多性工作者为了生存而从事这份工作。她们的大部分收入用于养家糊口,几乎没有任何积蓄,所以他们其实处于非常脆弱的境地。”

随着时间的流逝,几乎不会再有外籍性工作者留在新加坡

在签证到期的情况下,摆在她们面前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选择就是回国。毕竟,如果她们继续留在新加坡,是不被允许走出工作的区域的,相比之下,回国无疑是明智的选择,起码回国之后,她们不再需要承担新加坡如此高昂的生活费,也有去其他地方和找其他工作的自由。

如果情况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基本可以确定,就算等到重开,新加坡红灯区也连一个外籍性工作者都不会剩下。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假设当新加坡宣布红灯区重开时,没有外籍性工作者的情况成立的话,会发生什么呢?

首先,如果新加坡的入境限制依然有效,那没有任何性工作者可以入境;

其次,入境限制放宽的话,雇主必须经历漫长的1-2个月的时间去招聘性工作者,给她们办理签证,做健康检查等等;

最后,就算一切顺利,因为数量相当有限的性工作者,顾客要想“享受”红灯区的服务,可能要排10个小时甚至更久的队……

而且在“百废待兴”的情况下,红灯区要想恢复到从前繁华的“高光时刻”,起码还要花费3-6个月的时间。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新加坡红灯区还能重现往日辉煌吗?再悲观一点问,还会在吗?

这段期间,其实有很多店铺已经永久关闭了,而且其他店铺的营业执照也可能会在此期间就过期。

在新常态,也就是出门必须测体温、扫码、戴口罩和保持一米安全距离的情况下,性工作者和顾客的距离也更远了一步。

还有一点非常致命,因为扫码之后的行踪会被追踪,也就意味着,去红灯区这件事,很可能不会再是个秘密。

这样的情况下,你还会去吗?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3月,新加坡红灯区正式歇业前夜,成群的男人在街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在旁边霓虹灯闪烁的店铺里眼神迷离地看向窗外。

街上,一名身穿亮片连衣裙的年轻性工作者问同行的朋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想会有办法的,亲爱的。人们还是会找乐子的。”

资料来源:

1. NIKKEI ASIAN REVIEW:Sex workers from Singapore to Bangkok feel COVID chill

2. Roaming Sin City:Reopening Date of Singapore’s Red Light Districts and Sleazy Entertainments

3. 中央通讯社:新加坡风月场所休兵 芽笼红灯区入夜冷清

4. 新加坡新闻:芽笼红灯区关闸熄灯 洋汉寻花问柳吃闭门羹

5. 奇妙新视界:新加坡红灯区因肺炎歇业,性工作者谋生艰难

6. 联合早报:网贴美女招客 色情按摩院开后门迎客

7. 联合早报:病毒阻断期6月1日结束 新加坡分三阶段逐步解封

8. 新明日报:违反阻断措施 女郎公寓内卖淫

9. 新华网:新加坡公布下阶段抗疫纾困救助措施

10. 8视界新加坡:落入性爱诈骗陷阱还违反阻断措施 20男子被罚款

11. 联合晚报:群组变卖春平台 公然宣传性服务

12. 联合晚报:读者爆:按摩女拦路喊价 “推销”特别服务

13. 联合早报:黄循财:两周来日均社区病例有增加 进入解封第三阶段至少还要几个月

-END-

新加坡红灯区,彻底凉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