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2020年09月14日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人生没有早知道,只有经历了才知道。”

— Leo Dou

为了给顾客的生日写真设计妆容和发型,我从昨天下午下班回家一直忙到半夜两点,一边在网上查阅资料,一边想方案和做文案。不曾想在新加坡做化妆师已经有四年半了,已经数不清这是我的第几位顾客了。感叹时光飞逝,同时也感叹时间的馈赠。梦回16岁,那时的我在中国拿到初中毕业证后,便开始了四处打工的生活。

01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我出生在山东的一个小村庄,虽然家庭并不富裕,但是本分的父母一直用他们的善良和温暖把我和哥哥抚养长大。初中毕业后,我和同村的很多男孩子一样选择了外出务工。踏出村庄的那一刻,也就是我们成人的时间标志,我抱着雄心壮志想要外出闯荡一番。2001年,家人安排我去天津和哥哥一起在工厂做电器焊,互相有个照应。可是焊工这份工作似乎装不下我这颗年轻跳跃的心。我左右辗转去了福州的服装厂踩缝纫机,到北京的小区里做保安,去济南的餐厅里做采购……但一直没有找到适合我的城市,适合我的工作。

听说同村儿时的伙伴去了日本打工,陷入人生低谷和经济困境的我,决心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2009年,我通过中介成功面试了新加坡的一家消防安全器材公司。没有和家人商量,我便只身一人来到了新加坡。

初到新加坡的我,有些跟不上紧张的工作节奏。新的地方,新的工作环境,一切都需要时间适应。屋主不让煮饭,食阁里面的饭菜不合胃口,也喂不饱我这个北方的汉子。我每天都很虚弱,工作的时候也没力气搬东西。拿着一个月1200新币(约合人民币6000元)左右的工资,我根本不敢出门消费。

当时最坏的打算就是死也得扛过去,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学会坚强,才能学会不依赖家人。

02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在新加坡工作了两三年后,我对新加坡的气候和饮食各方面变得习惯了,每个月也能有些余钱寄回给家里的父母。向老板寻求加薪的要求被拒绝后,我决心去读一个文凭来作为我加薪的砝码。因为对新加坡教育的行情不是很了解,我第一次在义顺区一个私立院校攻读的工商管理学位没有被老板接受。不过,老板象征性增加的一点点工资让我认识到文凭的重要性。

我多方打听后,选择了受新加坡政府认可的ITE(Institute of Technical Education)学习电子电器专业。每天下午5点下班后匆忙换好衣服,吃完晚餐,我就匆匆从兀兰赶到红山去上课。在红山下课后,我又赶到裕廊东学习英文。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半后,我成功拿到了ITE文凭。公司给我涨了1000块的薪水,从1600涨到了2600。这时,我才明白,有了文凭老板才会重视你,机会都是自己争取的。

去年,老板派我去美国的公司学习交流十四天,这也算是对我在公司服务十年的一个嘉奖了吧。

03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2014年,我从最开始的组装工人慢慢地变成了生产技术员,成为了公司不可缺少的一分子。我在新加坡的生活步入了常态化,有了自己休闲和运动的时间。这时的我开始担心起自己的未来。如果我只有一份工作,工厂倒闭大裁员,我是不是会饿死?

虽然有很多的担忧,我还是没有忘记享受生活给予的美好。喜欢玩摄影的我在朋友的推荐下去帮拍婚纱照。在拍新娘照的时候,我总觉得新娘缺少好看的发型和妆容。这时,我才开始意识到如果要拍人像,摄影、妆容和服饰都是相互依赖而不可分割的。我凭著兴趣报了一个班学习化妆,举目望去,全班就只有我一个男生。最开始学习的时候,很多颜色我都无法进行细致的区分,也不会搭配颜色。我强迫自己天天看颜色,认颜色。后来,我开始能够掌握各种色彩,并熟练运用各种色彩,根据模特的性格、气质以及服装来搭配妆容。渐渐地,我觉得我可以把化妆当作自己所喜爱的另一份事业来做。

04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完成化妆班的学习后,我尝试着把自己推向市场去锻炼一下。最初的化妆经历有很多的坎坷。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顾客找我化妆,她问我,“价格多少?” 我说,“50新币。” 让我惊讶的是顾客说太贵,希望我20-30新币成交。我花费几千新币去学习化妆和购置化妆品,这样的回答,让我觉得非常失望。新加坡美妆市场价格混乱,高低不一。

我决定去香港进修,在王菲御用化妆师Zing的化妆培训工作室,提高自身的价值。这时的我开始关注如何运用想像力,创作有着自己风格的妆容。回归好莱坞二三十年代的妆容,我愿意像Zing老师一样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寻找妆容设计的灵感。

回到新加坡,机缘巧合,华谊兄弟时尚的总裁赵磊来到新加坡为“华谊盛典”新加坡赛担任评审,同行的有作为嘉宾的《前任3:再见前任》的演员曾梦雪。经同行的推荐,我得到了给王磊和曾梦雪做造型和化妆的机会。第一次去给明星化妆,会有些紧张。总裁、明星和经纪人谈论著娱乐圈里的明星、电影和票房,我全程都尽量使自己专注于化妆本身。他们带着我做的造型和妆容参加晚会、新闻发布会和记者见面会,一切都很顺利。

05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我一直在为来自各行各业和不同国家的新娘们化妆,见证她们在新加坡上演的幸福故事。她们当中有来自中国的移民护士、远嫁到新加坡的俄罗斯姑娘、桌球教练的妻子等。我第一次独立接单就是为新娘化妆。那天,我早早定好闹钟5点就起床了,带上我的化妆箱,匆匆吃完早餐就赶到了新娘的家里给她化妆。

婚礼是一个人一生中的大喜日子,看到新娘化妆后变得更美的样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参与到别人的喜事里,我也是乐在其中,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在完成新娘妆容后,我便独立地作为化妆师进入了新加坡的美妆圈内,有越来越多的朋友介绍我去化妆。

06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为了拓宽自己的眼界,检验自己的化妆技术,我报名参加了Beyond Infinity K-Beauty Olympic在泰国曼谷举行的国际美妆大赛。我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汉服参加了这次比赛,我觉得这是推广中国汉服文化的一个宝贵机会。我对汉服文化十分热爱,在海外推广汉服文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新移民和祖国联系的纽带。

我报的项目是彩妆,同时参加比赛的有好几百人。评委会在化妆的过程中对参赛选手进行评分。在这次比赛中,我获得了第三名,虽说名次不高,但这是我增加自身价值以及和同行多多交流的好机会。得到比赛方的认可,我对自己的化妆技术更加自信了。

比赛过后,我也在不断地尝试突破自我,我的化妆造型已经不单单局限于新娘妆,也拓展到了包括话剧、舞台表演以及晚宴在内的舞台装。我开始用手稿进行创作和,也作为保存记忆的一种方式。我也逐步开始向时尚商业造型的方向发展。我和朋友一起成立了名为“汐月造型”的工作室,我们将化妆、造型和摄影融为一体,创作出了很多佳作。在商业妆容这个领域,我觉得自己在美妆上能够更好地发挥想像力,有更多创作空间。

由于疫情的原因,很多我对今年美妆发展的计划都没有办法实现。新加坡的环境无法预测,疫情确实给美妆行业带来了很大影响,五月和六月的订单全都退了。疫情空闲的时间里,我继续用手稿进行美妆的创作。等待疫情过去以后再重新出作品。

在海外漂泊多年,由于疫情原因今年没有办法回去给母亲过66岁生日。我心里默默希望以后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带他们旅游和陪伴他们。我们家是农村的,从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人走到现在,我一直在吃学习的饭,赚改变的钱。有时候没钱,东借西借也要不断学习,这样才能有突破。人生没有早知道,只有经历了才知道。我有很强的危机感,害怕被淘汰,不敢停歇,成功的路很难走,除了坚持,没有别的选择。

/Leo Dou 作品集/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商业造型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个人写真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感谢汐月造型化妆师Leo Dou的支持

Leo Dou联系方式(微信):xiuxiang2009

从初中毕业生到化妆师 我在新加坡的奋斗史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