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地剧组文化不同 香港讲粗话像唱歌 导演爱骂人

33天前
四地剧组文化不同  香港讲粗话像唱歌   导演爱骂人

童缤毓拍戏足迹遍布新马港陆。

(新加坡讯)拍戏足迹遍布新马港陆的童缤毓分析四地剧组文化的不同:“在中国大陆,导演一般就坐在监控器前看演员的演出,不需要走到演员面前沟通,而且现场会有几个副导演,帮忙看对戏和走位,也帮导演转达信息,不是每个演员都有机会直接跟导演沟通的,一般只有主要演员或是经纪公司强大的演员,才有机会跟导演一起吃饭。

“大陆对于艺术工作者都称老师,有时连我的助理也被称老师,相等于我们这里称呼先生、小姐,就好比他们称呼侍应生“服务员”,而我们则称呼“帅哥”“美女”一样,所以称呼不是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态度。大陆剧组最少有百多人,大的可能两三百人,工作人员不一定会记得每个演员的名字,所以都称老师会比较方便,他们对于外国来的人也会给予很好的待遇,比如住宿、专车接送等,在新马都不可能享有的。

“我在大陆拍戏,因为是外国人,他们安排了一个跟组演员给我当助理,所以说到尊重,我觉得看个人情况,同时它也是双向的。像有一次我拍一个武打场面,现场有一些假人死尸,也有临演扮死人躺在地上,剧组对临演都喊‘喂’‘那个来’。所以我想说的是,‘阿boy’‘阿girl’乍听可能刺耳,但对于现场的工作人员来说,会不会就是一个统称而已。”

四地剧组文化不同  香港讲粗话像唱歌   导演爱骂人

童缤毓指香港工作人员讲粗话,就好像唱歌一样自然。

至于新马,童缤毓说剧组也就二三十人,最大五六十人,一个助导可能做五个人的事情,不同于大陆五个助导做一个人的事情,所以本地助导不记得每个演员的名字,或许也有苦衷,“我觉得折衷的方式是助导要记得角色的名字,因为他是有看剧本的,那么对助导来说就不是一个太大的负担,同时演员又能觉得受尊重。”

“在香港,工作人员讲粗话就好像唱歌一样自然,他们觉得接地气,但我们可能就觉得误人子弟。我在马来西亚时,遇到很多老一辈的香港导演,现场是粗话满天飞,所以个人的心态很重要。我从跑龙套开始,那时导演都叫我‘美女’,相信也是因为记不得我的名字,毕竟我演的只是路人甲。我那时年纪还小,就没有多想,纯粹享受现场的粗话环境,哈哈!”

对于自尊心强的演员,童缤毓说不妨给自己设立一个努力的目标,告诉自己有一天一定要让导演记得自己的名字。

早前,白薇秀在《联合早报》专栏文章,揭露新加坡某导演在片场脾气差,对演员呼来喝去,尤其对临演或不知名演员更直接以“谁谁谁”代替,更指新加坡剧组工作人员连演员的名字都懒得记,觉得称呼对方姓名是对人最起码的重视。

四地剧组文化不同  香港讲粗话像唱歌   导演爱骂人

戴向宇曾与美国团队合作,他说外国人觉得人人平等,剧组对演员更明显表达尊重。(档案照)

戴向宇:香港导演较爱骂人

戴向宇从新加坡回到中国大陆发展,他觉得香港出身的导演比较爱骂人。他说,在新加坡拍戏的时候,和大家平时没有什么互动,但是回到大陆后,拍完戏会和工作人员出去喝一杯,慢慢变成朋友关系。

“我在新加坡时没有觉得不被尊重,但是当年我年轻不太会演戏,曾被香港出身比较老一辈的导演骂过,回到大陆后,遇到香港来的导演,他们也会骂。至于大陆老一辈的导演也会说你,话可能也难听,但不一定会骂得很凶。”

他同意一般大陆剧组人员会称呼演员老师,或哥姐,相当有礼貌。他曾和来自美国的团队合作电影《蒸发太平洋》(Lost in the Pacific),对于老外的观感则是:“老外会觉得大家平等,更为尊重。”

文/《联合早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