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11天前     7,755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学历造假又爆一案,造假真的没前途……

1 东窗事发 文凭造假,在新加坡又爆了一宗大案。

就在这两天,十五名外劳被怀疑文凭造假,被人力资源部盯上,现已展开调查。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一旦学历造假的指控属实,他们不光将失去工作、现有的准证、永久被禁止来新加坡务工,还将面临长达2年的监禁或多达2万新币的罚款(根据情节严重程度,甚至可能两者兼施)。

文凭造假,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据人力资源部数据,每年仅在新加坡,就有平均660名外籍人士,在申请工作准证时提交假文凭,并因而被永久禁止入境;平均每年有8名外籍人士,因申报假学历遭到严惩。

放眼世界,类似案件则更是不胜枚举。

去年12月,深圳丹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萍学历造假案引发关注,对外宣称为中南大学工学博士的刘董事长,被一纸举报信拉入泥潭,调查中发现,他不仅博士论文涉嫌造假、没有硕士文凭、甚至没有上过一天大学,连本科文凭都查无此人。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在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部副部长拿督扎希迪因错误指责沙巴大学女学生薇薇奥娜(Veveonah Mosibin)“爬树应考”的视频造假惹议后,社交媒体上也开始讨论并质疑扎希迪的学术文凭是否属实——堪称大马版的“翟天临”事件。进而牵扯出六名正副部长、州务大臣和州议员都有文凭污点。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从外劳,到董事,再到政界精英,问题文凭几乎无孔不入,在每一个可以想像到的角落藏污纳垢。但另一方面,不论涉案者何等位高权重,他们的文凭问题又似乎总会在某一天被世人发现。

2 魔高一尺 是因为文凭造假太过拙劣吗?

答案似乎并非如此。

甚至相反,不少文凭造假其实颇善伪装。

比如,这次在新加坡爆发的外劳文凭造假案,破获纯属巧合——是远在印度的警方,因追查一宗当地的文凭造假案件时,顺藤摸瓜,查到了一所名为Manav Bharti的印度大学。

本以为只是一起个别的文凭问题事件,结果一经调查,才发现Manav Bharti大学堪称黑文凭工厂:多达3万6千份假文凭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了各地。

若非这枚他山之石点醒,这15名涉嫌假文凭的外劳还需要多久才会被怀疑,犹未可知。

事实上,真正像翟天临或上文提到的大马高官扎西迪这样,因祸从口出而被发现的低级失误其实并不多见。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以中国最近被大规模曝光的“套号学历”造假法为例,从骗术的角度看,它其实十分“高明”。

所谓套号,就是“克隆”同姓名毕业生的毕业证书,比如没有文凭的张三,冒用哈佛毕业的张三履历,完成自己的身份包装。

乍看问题重重,但它利用了企业在核实文凭时往往无力或不会在姓名之外做更精准确认的盲区——早在13年就有个案的风吹草动,但一直到今天才被大规模曝光,作为一个骗局,已经堪称足够隐秘了。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3 道高一丈

不过让人感到庆幸的是,尽管造假者智计百出,但围绕文凭造假的犯罪,目前还是正义占据了上风,我认为主要得益于两点原因:

首先,教育公平几乎是每一个国家和国民的红线,因为它事关基本的机会公平,一旦被触碰,往往会激发民众最强烈的愤怒,进而推动最严厉的调查。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造假者不乏高官厚禄的社会名流,但文凭造假事件面前,权钱所能发挥的作用有限。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第二,从用人单位到政府部门,也都进一步提高了审查文凭时的要求。

现在用人单位往往会联络校方对你提交的学历做二次确认,一旦电话或邮件对面表示查无此人,不仅立刻被这家企业拉入黑名单,还很可能被举报给政府留下终身误点。

中国政府也会对海外学校的真伪、资质做筛查,别说假文凭不可能通过筛查,得不到中留服认证的野鸡学校文凭,拿了也没用。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而用中国文凭在新加坡申请EP、WP,则需要学信网对国内文凭的认证。而且不再只是光查名字,而是对各项资料做全面核实——事实上,前面提到的许多套号学历,正是在这套系统下败下阵来的。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一言以蔽之,各方信息互通、交叉查验,让假文凭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所以目前来看,在学历造假的问题上,依旧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

不过,还是有值得警惕的制度漏洞。比如中国法律,目前只严惩造假机构,对于使用假文凭得利者、背后的不法中介,都缺乏刑事追责,最多是翟天临这样,被公众舆论打入谷底,缺乏制度性保障。需要尽快补全立法,把这条道路彻底封死。

千万别再买假学历了,真的一抓一个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