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2天前     5,148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贸工部与国家发展部(22日)联合举办线上记者会,交待克兰芝林地被错误清理一事的进展。(联合早报)

作者 郑智浩

兰芝林地错砍事件持续发酵,各种传闻也满天飞。 贸工部与国家发展部今(22日)联合召开记者会灭火,针对此次事件表明立场。在场的裕廊集团总裁表示,将对事件负起“整体责任”,并说“不会逃避责任”。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克兰芝林地近拍照,已有部分林地被承包商清除,留下裸露的泥地。(海峡时报)

出席记者会有贸工部长陈振声、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裕廊集团总裁陈文凯及国家公园局副局长梁志超博士。

贸工部长陈振声:避免重蹈覆辙!

根据媒体报道,陈振声表示,事件发生后,裕廊集团已开始展开内部审查,以找出属下员工是否有按照规定和流程工作,以及如何改善与承包商等合作机构的监督流程。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贸工部长陈振声已指示所有涉及参与土地清理项目的相关机构立即进行检查。(联合早报)

陈振声说:

“我已指示所有涉及参与土地清理项目的相关机构立即进行检查,确保他们的项目监督和执行过程合规有序,以免重蹈覆辙。公共服务部门将从中吸取教训,并加以改进。”

“我们将对此事件采取严肃的态度。我们很清楚,本次疏失在项目惯例及监督上,存有一段差距。所以我们必须做得更好。”

克兰芝林地事件时间表

2月14日:社交媒体上流传一组由网民利国伟(52岁,美术设计指导)上载的对比图,图中显示,两年前原本葱郁的克兰芝林地,有大半成了光秃秃的土地。林地位于双溪加株生态区内,被列为保护地段的铁道走廊从中穿过。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2月16日:发展商裕廊集团表示,克兰芝林地在未完成评估生物多样性基线研究前,被承包商华中环球“错误清除”,并称清除工作始于去年12月。

但本地多家媒体相继披露,在参考卫星资料,以及与工人多方查证后发现,克兰芝林地清除工程疑似在2020年3月就已经开展。

全球森林观察(Global Forest Watch)的卫星资料显示,茂密林地从去年3月开始,从北到南逐步消失。

《海峡时报》报道,用于哥白尼地球监测计划的前哨—2B卫星(Sentinel-2B)画面则显示,至少有相当于11个足球场大小的林地,在今年1月25日前被清除。

《联合早报》则走访工地采访一名不愿具名的工友。据称,他在去年9月进入施工现场前,林地清理工作就已在进行中。

2月19日:建屋局前副局长投函《早报》言论版,表示大规模砍伐非一朝一夕之事,双方都有责任,别把错误全归咎于承包商。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联合早报)

孰对孰错? 裕廊集团出面澄清质疑

读者和网友们最想知道的就是:裕廊集团是否有欺瞒公众的嫌疑?

据裕廊集团的说法,由于清除工程按阶段执行,一些工作早在去年3月分阶段开展。去年12月,被“错误清除”的林地,不在当局批准范围内。

市区重建局的2019年发展总蓝图显示,克兰芝林地已被划为农业用途,是双溪加株生态区的一部分,日后将发展成农业食品创新园(Agri Food Innovation Park)。

用于发展农业食品创新园的项目占地25公顷,为双溪加株生态区(Sungei Kadut Eco-District)的四个主要地段之一。

迄今为止,约有11公顷的土地被承包商清除,当中包含了4.5公顷“错误清除”的土地。(言下之意,其余6.5公顷是获准清除的。)

铁道走廊及两侧的绿色缓冲区(约为15至20米)将作为保护地段留存下来,约占地6公顷。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双溪加株生态区占地超过500公顷,将划分为四个主要地段,即汇集环境科技、建筑及木材相关行业的双溪布洛北、农业食品创新园(Agri Food Innovation Park)、结合商业及濒水住宅等用途的双溪布洛中,以及提倡共用生活与工作空间概念的双溪布洛南。(裕廊集团)

裕廊集团总裁陈文凯指出,此次事件是“令人遗憾且深感关切”的。他强调,该集团将进行全面调查,调查出炉后必将结果公诸于世。

陈文凯说,作为项目及地段发展商,裕廊集团将负起“整体责任”(overall responsibility)。

“我们不会逃避这项责任。我们不会,也从未想过。”

公园局:在这个时间点不作任何假设

国家公园局也正在根据《公园与树木法》(Parks and Trees Act)以及《野生动物法》(Wildlife Act),调查涉事机构有否违法。

副局长梁志超表示,公园局的权责在于评估树木砍伐的请求,并在适当情况予以批准,同时也考察林地砍伐对野生动物的潜在影响。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左起:国家公园局副局长梁志超博士(Dr Leong Chee Chiew)和裕廊集团总裁陈文凯。(联合早报)

“所以,我们的调查,将全面审视他们是否存在违反《公园与树木法》和《野生动物法》的行为。”

“展开调查时,我们将参考裕廊集团提供的事件时间表。因此,目前这个时间点,我必须澄清,公园局不会假设谁做了什么,或者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以此类推。我们必须先全面彻底调查。”

在《公园与树木法》下,任何人都不能在未经当局许可,砍伐宽一米以上的树木,违例者可面对高达5万元罚款。违反《野生动物法》者则将面临高达5万元罚款,或坐牢6个月。

马国铁道公司归还土地时,是一片灌木丛地

克兰芝林地位于克兰芝路和克兰芝弄交界处,面积约70公顷,约为杜佛森林的一倍,相当于98个标准足球场大小,或裕廊湖的面积。

裕廊集团今天援引谷歌地球照片解释,用于农业发展的克兰芝林地并非自然保护区,或存在重大生态价值。

2011年7月1日,马国铁道公司(KTM)归还这块土地时,它只是一片灌木丛地,之后才慢慢长起植被,包括生长速度极快的外来入侵物种南洋楹(Albizia)。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克兰芝林地遍布南洋楹(Albizia),是全世界生长最快的树种之一,树木最高可达40米,约11层楼高。(SMRT Feedback by The Vigilanteh面簿)

裕廊集团后来在2019年建议保留铁道走廊原有位置,留出面积六公顷的绿色缓冲地带,提供生态连通性,并成为农业食品创新园的一部分。

裕廊集团表示,由于该地块并没靠近任何敏感的生态区,按理无须展开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马国铁道公司(KTM)归还土地后,暂时被闲置、等待规划的林地,在几年间长出茂密的植被,其中就有生长速度极快的南洋楹。左起:2011年、2015年及2018年的谷歌地球(Google Earth)照片。(裕廊集团)

重新提交建筑方案后,须开展基线研究

去年三月,在公园局的批准下,清除工作分阶段开展。若无意外,工程原本应按照时程逐步批准及执行。

然而,去年八月,受聘为该地进行规划及设计的顾问公司重新提交了一份建筑图册,拟修建一个新排水沟,将水排入翻沙水道(Pang Sua River),汇聚到占地72.8公顷万礼红树林和滩涂(Mandai Mangrove and Mudflat)自然公园保护区,因此必须展开生物多样性进行基线研究。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目前正在改造的万礼红树林和滩涂。(国家公园局)

这项重新提交的申请,可说是来得十分“不合适宜”,也打乱了原有的工程进度。 从记者会来看,一些责任的问题待查,承包商是不是被冤枉诬赖有待确定。这件事必将持续发酵。

克兰芝林地事件原来有这些内幕 裕廊集团:绝不逃避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