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房东全裸自摸 女房客吓到带刀防身

49天前     23,529

恐怖已婚男房东多次在女房客前全裸自摸,女房客吓得锁门、带刀防身,最终忍无可忍报警揭发。

被告陈胤辉(56岁),共面对4项侮辱女性尊严和两项动粗的控状,指他在西部住家单位,多次对一名女房客裸露,也在她面前抚摸下体和拉她的手。

被告不认罪,案件经审讯被判罪成,法官前日判他入狱11周和罚款2000元。

根据控方结案陈词,女房客每月支付250元房租,于2018年4月1日搬入被告家中,隔年一月搬走。

女房客供证时说,她和被告妻子同住一房,被告则睡在靠近大门的一个隔间,最初两人会闲聊,但她听闻被告曾裸露,就减少互动。5月10日至12日,被告忽然牵女房客的手,令她感到反感,要求被告不要动手动脚;被告再度拽她的手想跟她说话,女房客愤怒甩开,再次警告他。

女房客说,6月尾至7月中凌晨6时,她走出厨房,看见被告全身赤裸站在厕所前,被告还抚摸下体。

两三天后,女房客在厨房洗东西时转身,又发现被告全裸站在背后,之后被告两次裸露,其中一次女房客气得拿碗抛向被告,认为她被欺负。

女房客因此携带剪刀和刀子防身,睡前也锁门,但被告换锁后,女房客只好用椅子挡门,并尽量避开被告。

女房客担心影响工作证,不愿报案,直到被告称两人是爱人关系,认为被告“疯了”,于12月23日报警。

被告辩称不是故意裸露,是厕所门被风吹开,之后又称他洗澡打滑,因疼痛而抚摸下体;而拉手则是自己站不稳。被告亲笔写自白书表示后悔,事后翻脸不认人,还称被警员逼供,法庭为此展开审讯中的审讯。

法官作出裁决时表示这都是借口,不在被告口供中,而证词前后不一,认为被告不是可靠证人。

编造“童话故事

被告指女房客为减租,以身相许,控方斥他编造“童话故事”。

被告称女房客搬来时说手头紧,表示愿意提供性服务来换取房租优惠,

他称妻子当时回中国,自己闲来无事,才勉强与女房客展开恋情,可控方指出出境记录证实,被告妻子当时就在本地。

女房客也否认恋情,表示被告对她而言不是朋友。

控方斥责被告全程毫无悔意,虽犯罪者有权不认罪, 但不代表可以打着司法程序的名堂, 编造“ 童话故事”,还诬赖女房客,要求法官严惩。

另一方面,记者联系上被告妻子,她受访时多次难过落泪,坦言感到被丈夫背叛,“心里觉得有一根刺”。

“刚开始很气,有半年不愿理他,但他一直对我很好,才慢慢原谅他。我在这里无依无靠,丈夫如今坐牢,我很无助。”

在餐饮行业打工的她,2014年和被告结婚。她说每天工作12小时,丈夫是临时工,因疫情影响几乎没工作,两人靠她一两千元的月薪过日子。

她透露,由于平时不在家,事发时并不知情,直到警方通知丈夫去接受调查。

被告妻指丈夫一向都有出租房间,因曾与男租客吵过架,比较倾向于租给女租客,目前仍出租房间给两男两女。

“老公事后向我道歉,我也提醒他与租客保持距离,尽量避免接触,也避免在客厅看电视节目。”

这名妻子也表示,案件一直让两人的精神受折磨,如今总算有个了结。

女房客濒临崩溃

女房客濒临崩溃边缘,体重下降,成天躲在房里不敢出来。

女房客表示被告裸露后曾向同住的3名租客诉苦,其中一名男租客供称,女房客说若听见她半夜尖叫,希望对方可以帮她。

他指出,女房客不敢一人回家,吓得濒临崩溃边缘,不吃饭体重下降,躲在房里不出来。其他租客也说,女房客不敢煮饭,也早出晚归。

已婚房东全裸自摸  女房客吓到带刀防身

租客供称,女房客成天躲在房里不敢出来。(档案示意图)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