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暄婷确诊冠病 缺席新剧记者会

15天前     3,366
黄暄婷确诊冠病 缺席新剧记者会

谢俊峰(前排左)与孙政(前排右)剧中扮演同父异母的兄弟。后排左起为芳榕、方伟杰和萧歆霓。(王彦燕摄)

狮城新剧《寄生》早前举行记者会,出席的演员有郭亮、潘玲玲、陈泰铭、刘谦益、谢俊峰、孙政、方伟杰、芳榕和萧歆霓。

新传媒上一次的新剧实体记者会于2020年2月举行,后来冠病疫情肆虐。现在随着防疫措施大幅度放宽,前天再邀请媒体到场。

黄暄婷确诊冠病 缺席新剧记者会

黄暄婷于《寄生》的角色外表冷酷,与《过江新娘》的“芳草”截然不同。(新传媒提供)

不过,记者会上女主角黄暄婷不在场,而是透过视讯参与。她在电话访问中告诉《联合早报》,她确诊冠病第四天,在家里自我隔离,早前发烧,身子康复中。

黄暄婷在新剧周旋于谢俊峰和孙政两男之间。她与孙政私交不错,至于谢俊峰,她笑说,16岁曾跟谢俊峰在网络剧《96°C咖啡》扮演小情侣,对方更是第一个牵起她小手的男生。黄暄婷自嘲,当年不擅于跟他人相处,个性古怪,“当年有点吓到他,这次合作他跟我说,觉得我不一样了,我想,可能我学会怎么跟别人相处了。”

黄暄婷确诊冠病 缺席新剧记者会

刘谦益曾当黄暄婷的数学补习老师,两人在剧中扮演爷孙。(王彦燕摄)

与刘谦益爷孙戏是看点

除了感情戏,黄暄婷与刘谦益的爷孙戏是看点。剧中,两人相依为命,戏外,刘谦益看着黄暄婷长大。小时候,黄暄婷随母亲林梅娇到电视台,刘谦益曾在艺人休息室替她补习数学。两人首度演对手戏,黄暄婷与“爷爷”对词时,心里百感交集,“虽然我的眼泪很不值钱……但看着Uncle谦益读对白,真的有打动我。你知道吗?感觉我们一直在长大,回头好好地看一下他,但他已经老了,感触更多。”

黄暄婷觉得,在此剧交出了入行以来最满意的戏,“第九集有一场讲我和爷爷故事的戏,我很自豪,也可能有点不要脸,演完后,觉得是我目前演得最好的戏,没有遗憾,演得很爽!”新剧角色“罗时愿”与《过江新娘》的“芳草”非常不同,该角看似冷酷,外表下有灿烂与温暖的一面,她满意呈现结果。

刘谦益接受本报访问时说,自己的数学能力不强,但三个孩子的小学校长曾请专人教导家长协助孩子增进数学,他于是学以致用,教黄暄婷数学。

聊起黄暄婷,他说:“她的妈妈经常把她带在身边,她跟我们这些安哥安娣演员很熟。小时候的她很喜欢唱歌,我以为她会当歌手。这次合作,觉得她对于角色了解得蛮深入的,很入戏。我们之间有很多感人的戏。”

黄暄婷确诊冠病 缺席新剧记者会

郭亮(左)在《寄生》是“帝王”级人物,不惜利用爱慕他的潘玲玲。(王彦燕摄)

跨界戏剧后 郭亮想尝试唱歌

《寄生》的剧情戏剧化,涉及家族斗阵、兄弟反目、三角恋等。剧中,谢俊峰的角色有白血病,扮演其父、医疗机构掌舵人的郭亮为了保住长子的性命,不惜利用爱慕他的潘玲玲,从她与自己所生的儿子孙政角色身上夺取所需,让他长期配合捐献骨髓、器官等,目的只为了延续长子的生命。

郭亮受访时“入戏”地说,所演的人物不是坏人,而是一个果断、聪明的“帝王”级人物,是别人笨,人物的每个动作合情合理。

郭亮由主持圈跨界戏剧圈后,交出多部戏剧作品。至于日后想尝试哪些新鲜事,他打趣说:“唱歌吧!”他聊起初加入电视台时,曾唱过连环炮的歌台,“那时候公司的规矩不严格,我也想挣点小钱,薪水那么低。我唱了《风雨无阻》和《忘情水》,好玩,炮哥还说,给了我最高的唱酬。”

剧中与孙政兄弟情浓郁 谢俊峰:拿捏不当会演成“断背情”

谢俊峰笑说,所演的角色是剧中“最好的人”,到底是真好或假好,有待剧集播出后分晓。该角色话很多,喜欢长篇大论地分享知识,台词方面具有难度,“比如,戏里暄婷对我说‘是男人,怎么不会修理马桶?’,我的角色就上网买马桶,拆开来研究,讲了一段马桶的操作原理,台词有挑战,不是我们在日常中会讲的话。”

谈到与孙政的戏,谢俊峰认为,两人的兄弟情浓郁,但要拿捏得宜,不然会演成断背情。

孙政指自己很有“女人缘”,往往跟女演员对戏,没演过《寄生》中如此刻苦铭心的兄弟情谊。该角色也是他入行以来难度最高的,“他太辛苦了,严格来说,是一个大悲情的角色。”

孙政有惊险翻车戏。他在车上独自执行“车子打滑”的戏,让车子旋转四五圈,“我有严重晕眩症,所以头很晕,但画面挺酷的。”

图、文:联合早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