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除税收后 狮城每户低收入家庭可获6500新元

274天前     6,402

(新加坡26日讯)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指出,扣除税收后,每户低收入新加坡家庭今年估计每人平均可获到6500新元(约1万9500令吉)的福利。

他说,单项财政预算对显著的社会支出带来有效的增强,过去10年来,新加坡政府一直在逐步调整系统,使税收和拨款向中低收入群体倾斜。

他透露,平均而言,在扣除税收后,每户低收入新加坡家庭的成员可获得6500新元,中等收入家庭成员可获得3500新元(约1万500令吉),最高收入的家庭的每名成员则需支付约9500新元(约2万8500令吉)。

也是新加坡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的王瑞杰今日在新加坡国会总结财政预算案辩论时,这么指出。

王瑞杰提到,新加坡政府已经提供了多层次的援助,以继续帮助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的新加坡人,打造一个有凝聚力和宜居的新加坡,这使得新加坡的基尼系数经过税费回扣和政府拨款调整后,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我们希望每一代人都比上一代人过得更好,因此多管齐下对未来进行投资。”

他举例,目前设置的1万4000新元(约4万2000令吉)收入顶限让80%的新加坡人能以补贴价购买组屋;每个新加坡家庭在孩子出生后可获得高达3万5000新元(约10万5000令吉)的现金和福利;每名新加坡藉儿童到了16岁预计可获包括学前补贴在内的超过18万新元(约54万令吉)教育补贴;公积金和乐龄补贴计划则有助年长人士安享晚年,退休户头配对填补计划也将在下来5年提供更多援助。

他指出,新加坡的医疗支出在过去10年,从2011财政年的39亿新元(约117亿令吉)到2019财年的113亿新元(约339亿令吉),几乎增加了两倍,为所有新加坡人,特别是年长者,提供优质和可负担的医疗服务。

他向新加坡人大派定心丸,指新加坡人永远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孩子能在世界一流的教育体系中成长、年长者的退休生活有保障、家人的医疗需求也会受到照顾。

另一方面,王瑞杰指出,新加坡政府不是现在就要调涨消费税,因为经济仍处于复苏的初步阶段。

针对一些议员提出,可否通过征收其他税来取代调涨消费税,例如征收更高的富人税。

王瑞杰指出,富人税也无法取代调涨消费税的必要,单靠调涨消费税也不足以应付日益高涨的医疗和社会开销需求。尽管如此,他表示,新加坡将继续检讨富人税。

针对工人党议员贝理安提出调高较昂贵房产的买方印花税和额外买方印花税的建议,王瑞杰指出,这是一项房地产市场措施,而非为了增加收入,目的是为了维持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和可持续性。

若经济恶化动用储备金

基于国际前景仍不明朗,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说,如果新加坡经济情况恶化,新加坡政府可能得再次向总统请准动用储备金进行投资,以确保新加坡能在新冠病毒疫情后的世界中越战越勇。

他预计,动用储备金进行投资将为经济带来回报,可以改善新加坡紧缩的财政状况,并且能够弥补所提取的储备金。

但他重申,新加坡政府不会轻易看待任何动用储备金的决定,他也在财政预算案声明中提及,新加坡政府预测在任期之内不需要再进一步动用储备金来应付开支。

他说,新加坡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随着人口老化,预计到了2030年,医疗保健开支会增加三成。

他强调,新加坡政府在财政方面必须保持谨慎态度,以便能够重建新加坡的储备金。

“动用储备金是一项艰难的决定。(新加坡)政府在考虑是否要动用储备金时,一向来都会坚守先辈们未雨绸缪,谨慎理财的原则,确保财政政策的可持续性,也兼顾跨代利益和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