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269天前     1,155

马国街头小吃“碌碌”(Lok Lok)近年在狮城开枝散叶,尤其是在疫情暴发这段期间,因两岸人员往来中断,更多业者看准商机,开店卖起狮城版的碌碌。本地碌碌酱料以辣味独领风骚,酒吧、餐馆、食阁的舒适环境也有别于马国的户外用餐环境,广受游子与饕客的欢迎。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马来西亚的街头小吃“碌碌”(Lok Lok),被许多看准商机的业者引入新加坡。

你是否曾经到过对岸新山吃碌碌(Lok Lok)?碌碌在马国多以流动餐车方式经营,餐车开到哪,就在街边摆起桌椅营业。一辆辆的流动餐车,摆上琳琅满目的串串,如蔬菜、肉类、冷冻食品等,满足食客吃晚餐和夜宵的欲望,吃得随性,更吃得尽兴。

马国封关一年多,这个源自马来西亚的街头小吃,被许多看准商机的业者引入新加坡,针对本地食客的喜好,做出串串菜品的选择,蘸酱的选择也更精彩,业者淘尽心思研制各种蘸酱;有人将它带入冷气环境,有者更提供碌碌自助餐,令“狮城碌碌”自成一格,让疫情期间无法回家乡的游子借由碌碌重温家乡味,也带动本地饕客体验马国饮食文化。

“碌碌”广东话的意思指用水烫煮,用竹签将海鲜、肉类、蔬菜等食材串起,经过长时间的演化,现今吃法多样,食客可挑选喜爱的碌碌串,炸、烤、汆烫,蘸上各种酱料享用。

这道街头小吃集成了亚洲草根美食的身影,汆烫像台湾黑轮,油炸则神似日本炸串,烧烤让人想到中国大陆的串烧。各地版本形貌相似,但菜品选择与酱汁调味大不同,保留的是炸串重视的香酥口感,汆烫串讲究的入味三分。

酱料是精髓

位于麦波申路宜必思尚品酒店(Ibis Styles)楼下的Lok不Lok Bistro上月中开张,由姐弟符玉玲(30岁)和符方勇(29岁)联手开设。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Lok不Lok Bistro的炸串蘸上独门配方的辣酱,脆口美味。(白艳琳摄)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姐弟俩符玉玲(右)和符方勇联手开设Lok不Lok Bistro。(白艳琳摄)

符玉玲和友人合股经营的酒吧位于餐馆对面。自冠病疫情暴发以来,酒吧生意大受影响,他们因而决定顶下酒吧对面的单位售卖碌碌。由于店面空间小,也开放酒吧让食客在里头享用碌碌。她说:“以前酒吧主要让人来这里唱歌、喝酒,现在则主打美食。”

疫情暴发前,符方勇几乎每周都会到马来西亚新山吃碌碌、添油、购物等。与姐姐选择售卖碌碌,首先考量到有许多人和他们一样不能如往常到新山逛街吃东西,第二就是碌碌容易吃,适合配酒享用。”

碌碌美味,精髓在于蘸酱。姐弟俩特别请来母亲为他们调制蘸酱,包括“妈妈Sibeh辣酱”、沙爹酱、越南蒜头甜酱及泰式辣椒酱。除了泰式辣椒酱,其他三种蘸酱都由母亲在家亲手调制,“许多顾客都是冲着我们的辣酱而来。”

符玉玲说,餐馆自开业以来,吸引许多马国人闻风而至,占顾客群六至七成。

Lok不Lok Bistro所提供的碌碌选项多达34种,每串碌碌均为$1,其中又以熏鸭、西兰花及金针菇培根串最受欢迎。为提供更多选择,餐馆也售卖龙虾海鲜面,里头特别加入自制XO瑶柱酱,为龙虾汤增添鲜美。“许多人喜欢来这里吃晚餐,一碗龙虾海鲜面配上几支碌碌,兴致来时再点上几杯烧酒搭配碌碌。”

符方勇透露,食材每天从超市新鲜采购,为应付晚餐人流,必须提前四小时到餐馆串食材。姐弟俩每天驻守店里,由于人手不足,餐馆只提供炸串。符方勇坦言,没料到顾客反应会那么好。“碌碌适合下酒,因此我们也为酒店楼下的几家酒吧提供碌碌,但没料到会有那么多食客上门,让我们措手不及。”

符玉玲则认为,餐馆的用餐环境和一般碌碌店不同。“这里气氛好,有舒服冷气环境,也有音乐听,约上几个好友在这里聊天喝酒,吃碌碌,轻松愉快。”

麦波申一带独有马国氛围

晚餐时间一到,Dllm(Dinner Lok Lok Mou)总是一位难求,不仅排长龙,桌椅甚至摆到隔条马路的店屋前。

这家开设在麦波申路M171咖啡店里的碌碌食摊由业者罗元良(27岁)和五个保险业同事合股开设,每天吸引大批食客来尝鲜。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罗元良(右一)召集五个保险业同事合股开设Dllm碌碌食摊。(白艳琳摄)

罗元良说:“我们的招牌显眼,会引起路过的人好奇。我很惊讶,许多新加坡人没有吃过碌碌。”

Dllm碌碌受启发于新山的碌碌,但他们不提供汆烫碌碌,炸好的碌碌会放在烤炉上保温。食客普遍认为碌碌制作工序不复杂,买了食材在家可轻松复制。但罗元良强调,碌碌炸好后经过几道调味步骤才算完成,这是一般家庭做不到,只此一家的味道。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炸得酥脆的Dllm碌碌串,撒上辣粉一起享用,卡兹卡兹地让人吃得痛快。(白艳琳摄)

记者在麦波申一带发现多家碌碌专店。罗元良说,许多人会认为麦波申这带较偏僻,但这里晚上有在马来西亚吃碌碌的氛围,晚上也特别凉爽。食摊开业至今靠的是口碑,顾客中有七成是马来西亚人。周末店里的吉祥物“阿嫲”还会亮相,与食客互动。

Dllm推出的碌碌选择有25至30种,每串$1,除了蔬菜、海鲜,也有鸡胗、鸡肉沙爹、乌达和自家腌制的三层肉,下来将推出炸鱼饼、肉干串。除了提供泰式鱼露酱、参峇峇拉煎、泰式甜辣酱、Cincalok虾酱,也为食客提供温热的咸蛋酱和沙爹酱。

摊位也售卖快熟面,加了蛋和特制辣椒。罗元良笑说,一些食客会问有没有卖饭、卖面之类的,食客尤其喜欢在等碌碌时先吃一碗快熟面暖肚。”

碌碌自助餐受欢迎

五年前,工程师李林玮(32岁)与友人创业,开设了早乐,该店搬迁了几个地方,目前落户在荣寿司大厦楼下的海南食阁里,白天卖麻辣香锅,晚上则主打碌碌自助餐。

食客只需付一个价格便可享用碌碌自助餐,炸碌碌和火锅碌碌无限供应,二合为一。食客也可单点碌碌炸串,三串$2。这种经营模式深受本地家庭、年轻人和学生欢迎。

他说:“我经常会到新山吃碌碌,加上合股友人来自马来西亚,当时发现,本地没几家碌碌店,就决定引进。”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早乐提供自助餐,让食客无限量享用碌碌炸串和火锅碌碌。(龙国雄摄)

早乐售卖的碌碌与马来西亚式碌碌不同,部分炸串使用自己调配的天妇罗粉油炸羊角豆、金针菇等,吃上可尝到薄脆的面衣,带有几许日式风味,口感酥脆不油腻。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李林玮五年前与友人创业开设早乐,将碌碌饮食文化带到新加坡。(龙国雄摄)

李林玮说:“碌碌其实大同小异,我们重视的是炸的技巧,油温,火候的掌控等。”

从碌碌蘸酱到火锅汤底都是店家自己研发,除了招牌蘸酱、辣椒螃蟹酱汁,叻沙汤底和肉骨茶汤底同样受到食客欢迎。叻沙汤底浓而不腻;肉骨茶汤顺口,药材味不会过重。受欢迎的炸串包括三层肉、金针菇、马铃薯片、地瓜片、长豆、馒头等。

碌碌在本地大受欢迎,专店、食摊逾20多家,李林玮不感意外,说:“大家不能去马来西亚,吃过碌碌的人都会想念这个味道,也因为社交平台最近出现许多碌碌新店,带动了这股热潮,使碌碌越来越普及,上门的顾客比以前多出两成。”

吹冷气享用街头美食

位于美芝路的The Lok Lok Bar于去年12月开设,由三个好友——郭鑫涛(39岁)、陈福文(33岁)及林伟利(44岁)共同创立。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好友三人(左起)陈福文、林伟利、郭鑫涛共同创立The Lok Lok Bar。(龙国雄摄)

当过厨师,开过咖啡座、咖啡店的郭鑫涛并非餐饮新鲜人,他说:“我们以前经常开车到新山吃碌碌,那里都是开在户外,环境闷热。”三人讨论后,决定打破食阁和咖啡店模式,结合碌碌和酒吧概念,让食客吹着冷气吃碌碌街头美食。

The Lok Lok Bar主打郭鑫涛的家传自制辣椒酱,也有沙爹酱、泰式酸辣酱及nacho芝士酱供选择。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The Lok Lok Bar将碌碌和酒吧概念结合,让碌碌街头小吃搬入冷气环境中。(龙国雄摄)

郭鑫涛说,随着越来越多人回返公司上班,餐馆附近逐渐恢复人潮。餐馆在午间推出碌碌便当盒套餐,让食客任选五支碌碌炸串,搭配米饭及饮料。餐馆全天也推出海鲜泡饭和泡面。

和大多数的碌碌店一样,这里也只提供油炸碌碌串,选择约有35种,其中最受食客欢迎的有西兰花、自制猪肉串及培根金针菇。郭鑫涛说:“别小看炸碌碌串,油炸讲究技巧,时间掌握须精准,不然食材容易炸干。”

陈福文说,餐馆大门挂上了醒目的霓虹灯,成功吸引年轻人上门。餐馆决定统一碌碌串的售价,每支一律$1.50。林伟利说,“一些碌碌店的价格不一,我们希望能统一价格,让售价更透明。”

三人认为,新加坡人对碌碌不陌生,餐馆逾九成客人都是本地人。“碌碌在本地深受年轻人喜爱,喝酒总要配点小吃,吃碌碌最合适。”

Lok不Lok Bistro

401 MacPherson Rd #01-21 S368125

Dllm(Dinner Lok Lok Mou)

171 MacPherson Rd S348536

早乐

Hainan Foodcourt

28 Tai Seng St #01-03 S534106

The Lok Lok Bar

Concourse Skyline

302 Beach Rd S199600

文:叶晓虹 

中国有串烧,日本有炸串,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有“碌碌”,你吃过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