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2019-10-07     231

新加坡、狮城、星洲,不管怎么叫,这里就是新加坡,一座城市小国。百多年前,南洋客在这里登上岸的时候,看到的是红毛鬼子、黑侍从、白衣白裤洋买办,这里没有什么,他们匆匆路过向着马六甲海峡奔去,去开拓他们的“金矿”。半个多世纪前,一批文化人又踏上这里,他们办报、出刊物,传播新思想、新思潮,他们送去的中华文化,一直在影响着东南亚华人,他们就是胡愈之、郁达夫、巴人、洪丝丝等一批知名文化人。今天的新加坡迈入了新世纪,的确是一座现代化都市,但却有些小气,还有些势利,虽然嚷着要“去中国化”,但在这生活的大部分还是祖籍在“唐山”的华人,他们还是活在自己的生活习惯中,这里就是新加坡。

新加坡,老牌的英国殖民地,从街上保留的殖民时期的老建筑就可以读到昔日的时光,这些建筑就如同遗老遗少在这里告诉你,他们还有过的大英的血统,现在不是还联邦著。虽然如此,二战的时候,新加坡这块地方还是被英国鬼子抛弃了,孤军奋战的新加坡华侨惨遭日本鬼子血腥镇压,新加坡“华侨抗日义勇军”被迫转入地下打游击,直到抗日胜利。二战时期,新加坡曾经有过一首悲壮的歌,歌名叫《新加坡河》,歌词大意是这样:“暮色下新加坡河,悄悄地流,暗暗地诉,你啊,可知道,多少惨泪冤血,滴入你心中,……”。据说,这首《新加坡河》在新加坡长期以来一直是禁歌,所以今天知之这首歌的人很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和所谓的“左翼”有关系吧,这首歌的曲作者据说是任光的学生,任光就是“渔光曲”的曲作者,任光的老婆是安娥,安娥的前夫的田汉,后来任光在战场牺牲,安娥又与田汉复婚。新加坡河一直在流淌,在叙说着这里的故事,见证著这里的历史……

湿热的气候搞得浑身不是很舒服,冒出的油汗使衣服贴著身上,加之迷迷濛蒙的细雨,空气中更是增添了潮热,这种南洋湿热的气候伴之而来的是一种莫名的躁动,这种躁动不知是在压抑著身体里的何种欲望,就如吃了黏黏的榴梿一样,嗅着有股说不出的气味,当你捏著那柔软的果肉慢慢的用舌尖舔著这甜甜的尤物时,舌尖的味蕾是醉了的,吞下这尤物滑向那该去的地方时,那种莫名的满足足以令全身战栗,也许这应该也是“南洋别恋”的感觉吧,杜拉斯有过这样一句话:“压抑的感情总会让人有扭曲的快感”。

新加坡,这座小城之国,历史成就了她,各种文化冲击造就了她,行走在这里的街市,体味这里的风情,总是要冲动的按下快门,这里就是新加坡。

新加坡官方指定的四大语言之一是泰米尔语,新加坡主要民族之一是印度人,也就是印度泰米尔人在新加坡是一只不小的族群。在新加坡印度人的聚集地有个别称叫“小印度(Little India)”,这里是印度人的天地,步入这里恍若到了印度一样,唯一与印度的区别就是这里的卫生很干净,印度新德里的街区都赶不上这里,还有这里看不到随处便溺的印度人,从这里可以体会到社会的进步与文化及管理的差异。小印度(Little India)是新加坡这座城市的亮点之一,很有异域风情特色。行在新加坡小印度(Little India),不禁想起了印度大文豪的名句:“生命是永恒不断的创造,因为在它内部蕴含着过剩的精力,它不断流溢,越出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它不停地追求,以形形色色的自我表现的形式表现出来。”

行在新加坡,逛在小印度(Little India),体会何为“生命是永恒不断的创造”,记录人生,看世界,这里是生活在新加坡的泰米尔印度人生活纪实。

海风夹杂着咸湿的空气弥漫在四周,这里混杂着各种当地特有的味道,街市飘过来的咖啡伴着咖喱的香气,刺激著味蕾的神经,同样皮肤上的汗腺也无法控制的张开了毛孔,往外挤著汗珠,行在这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膨胀的欲望。望着新加坡街道特有的建筑风格,在拐过街角时,会在不自觉中念叨起“阿飞正传”的台词:“我以前以为一分钟很快就会过去,其实是可以很长的。有一天有个人指着手表跟我说,他说会因为那一分钟而永远记住我,那时候我觉得很动听……但现在我看着时钟,我就告诉自己,我要从这一分钟开始忘掉这个人。”行色匆匆的人,在这里望见的只是浮世人生,当行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有能记住的,但更多的是遗忘。张国荣在“阿飞正传”里还有这样一句台词:“我最想知道我一生最后一刻会看见什么,所以我死的时候一定不会闭上眼。”生活在世间,看到的都是过眼云烟,唯有记录下的影像可以永恒。如果再要知道什么,那还是在音乐中寻觅,“阿飞正传”里有一段堪称经典的段落,那就是王家卫电影音乐中的拉丁风格,张国荣对着镜子舞动的场面,那首难忘的拉丁就是“MARIA BONA”。

新加坡街市记录图片,这里一样混杂着一切,记忆中的新加坡。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迷失新加坡——南洋的那段故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