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她和丈夫修习黑巫术,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会回来的!

2019-04-30     6,897

导语:在那时候,“莫娜”几乎成了一个怪物,一个被用来吓唬孩子不要出门的怪物,但实际上,莫娜本人是一个女巫。1993年到1995年,莫娜浓妆艳抹面带微笑上法庭的照片,几乎占据了马来西亚报纸最显著的版位。

大人在对付不听话的小孩子的时候,往往都喜欢口头“恐吓”。

“你再不听话,大灰狼就要把你抓走了……”

除了与时俱进的“大灰狼”,虎姑婆、狼外婆、老巫婆、大妖怪……也一度成为父母的哄娃神器。

不同地方的怪谈不一样,但统一特点是这些被塑造出来的形象都特别爱吃小孩。

同一个世界同一群父母,马来西亚的小孩也是听着父母的“恐吓”长大的,他们常常从父母口中听到“莫娜”这个名字。

原本以为也是哪个电视剧剧情,或者口耳相传的怪谈中的人物,没想到一切都是真的。

在那时候,“莫娜”几乎成了一个怪物,一个被用来吓唬孩子不要出门的怪物,但实际上,莫娜本人是一个女巫。

1993年到1995年,莫娜浓妆艳抹面带微笑上法庭的照片,几乎占据了马来西亚报纸最显著的版位。

尽管已经过去了25年,当马来西亚人再一次谈起这件令人毛骨悚然的巫术害人事件时,仍禁不住心惊肉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莫娜就是一个怪物。

马来西亚:她和丈夫修习黑巫术,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会回来的!

在成为一个巫师前,莫娜·范黛(Mona Fandey)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歌手。

莫娜从小就学习唱歌跳舞,一直梦想着能成为一个明星,在她初进歌坛的时候,就遇到了她的第一任丈夫,也是她最大的粉丝。

他还承诺要资助她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流行歌星。

莫娜在经纪人的帮助下,后来推出过一张叫《戴安娜》的专辑,但是反响平平。

也是因为第一张专辑的失败,莫娜开始意识到,自己或许并不是一个做歌星的料,而和她的娱乐生涯同样失败的,还有她的婚姻。

在和第一任丈夫离婚以后,莫娜有相继嫁给了两个男人,但是最终都没有走到最后。

直到她遇到了第四任丈夫诺阿芬迪,诺阿芬迪是一个巫师,两人一拍即合,莫娜随即退出娱乐圈,专心沉迷于修炼黑巫术。

在改变职业生涯后不久,莫娜就和诺阿芬迪赚了第一桶金。

1991年,莫娜和阿芬迪在巴生开设了“马来武术班”,广招学员,莫娜爱穿“三点式”的内衣裤演练似是而非的剑术,当年曾是著名歌星的她尚有几分姿色,教徒弟们心猿意马。

不过,莫娜夫妇爱吃黑狗肉、黑猫和乌鸦肉,也强逼徒弟跟着吃。

莫娜有时候也会表演“绝活”,在两棵椰树中间约20呎高的地方横架一条竹竿,她轻轻一跳就可以跃过竹竿,这让徒弟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们不仅开班授课,还强占居民的土地建造房屋,骗取商家的财产,当他们建造的非法房屋被土地局强拆时,莫娜抓起沙子丢向执法官员,诅咒他们的手枪不能使用,还咒说官员的妻子怀孕后会在生产时大量流血。

莫娜修习的所谓“巫术”,更像是一种精神分裂的表现。

随后,她开始向业界精英和一些知名客户提供巫术服务,说明他们稳固地位或者开运,甚至还有高级政客都曾经是莫娜的顾客。

她的客户愿意为这对夫妇的服务换取大笔资金和特权,很快,他们也开始过着上流的生活。

巫术组合如此成功,最富有的时候,他们甚至可以购买几座豪宅和一队豪华轿车。

马来西亚:她和丈夫修习黑巫术,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会回来的!

当时的黑巫术界盛传,当巫师夺去9个人的性命后,就可以获得更高层的黑巫术,是黑巫术界的最高境界。

莫娜和丈夫阿芬迪自然不会放过对这种黑巫术的修习,他们打算生剥9个人的性命。

机缘巧合之下,他们认识了49岁的彭亨州峇都达南区州议员,拿督莫哈末马兹兰。

身为巫统劳勿区部署理主席的马兹兰在党内失势,他一心想要东山再起升官发财,而莫娜夫妇也正是看准了他的这种心态,一步一步让他进入自己设好的陷阱。

而马兹兰虽然曾经在国外留学,受过高等教育,但利欲熏心,他竟然真的相信了所谓“巫术”可以帮助他得到想要的一切。

他屡次请求莫娜夫妇为他对付政敌。

莫娜自称在他们的打蛇随棍上,拥有前印尼总统苏卡诺的3件“宝物”:拐杖、宋谷和一张护身符,有了这些宝物就能使马兹兰在政坛立于不败之地。

作为交换,马兹兰同意向莫娜夫妇支付高达250万令吉的服务费。为了表现诚意,他事先支付了31万令吉和9份地契当做定金。

收到定金后不久,莫娜夫妇让马兹兰去劳勿45公里乌鲁冬一间没有门牌的屋子,他们将在这里为他举行黑魔法“清洗”仪式。

当晚九点半,马兹兰给妻子打了一通电话:

我现在在劳勿,我会尽量在今晚赶回来,如果来不及的话,就明天回来。

这通电话也成为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段讯息。

心思歹毒的莫娜夫妇并不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助他,他们心存歹念,只想着害他占据他的财产。

他们事先挖好了一个大洞,等马兹兰到来时,他们指示马兹兰脱下内裤和包裹毛巾,躺下来冲花浴。

“拿督,躺下来吧,你会听到神奇的声音,接着会有很多钱掉下来……”马兹兰闭上眼睛,放松身体,正等待钱从天上掉下来,想像著今天花的钱将有十倍回酬。

莫娜夫妇的义子朱莱迪躲在暗处,突然跳出来挥斧连砍3下,砍断了马兹兰的颈项。

确认马兹兰断气了以后,莫娜为了杜绝后患,还对他下了毒咒,咒他“永世不得超生”,不能找他们报复。

把马兹兰分尸后,他们将他藏在了挖好的坑里,随后莫娜夫妇开走了马兹兰的车直赴吉隆玻,开始疯狂购物。

从7月3日至20日这段期间,他们共花费约19万令吉,并将马兹兰送上的地契交给律师申请转名。

在案件发生后的几天,莫娜的助手被一名不相关的毒品犯罪员警逮捕。他向警方供认,他可能在吸食毒品的同时,参与了马兹兰的谋害案。

随后他将员警带到了藏尸的储藏室。

除了被分成18份的尸体,警方还找到一把斧头和两把巴冷刀,还有黑巫术用的祭品、木偶、长针、酸柑、栳叶和代表3个宗教的神像,以及马兹兰德的点38左轮手枪及4枚子弹。

马来西亚:她和丈夫修习黑巫术,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会回来的!

在整个审判过程中,莫娜没有像正常的罪犯一样遮住她的脸,也没有避免与人目光接触,而是微笑着为媒体拍照摆姿势。

她也会穿着华丽,充满活力的衣服出现在法庭上,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更为讽刺的是,莫娜此时的名气比她作歌手时,要大得多。

她自信自己不会去世,就算去世也会复活。1995年,莫娜夫妇以故意谋害罪被判处绞刑。

然而,不甘心就此丧命的他们随即开始了一连串的上诉和申辩,但没有任何上诉法庭会对他们这一骇人听闻的罪行给予宽恕,所以每次上诉都被驳回了。

2001年11月2日,女巫莫娜被执行了绞刑。

莫娜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会回来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