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赚学费去当白老鼠甚至卖血你知道吗?”大马艺人呛教长:我们别无选择

2019-05-21     5,082

“但,我不是一个人,因为还有其他非土著的情况和我一样。其中,还有一个学长Soon,为了赚取学费,竟然卖血给实验室当‘白老鼠’,帮忙试药。”蔡子表示,他并没有学长的胆量,所以当其他人一个学期只报考3、4个科目时,他就选择一次报考7个科目,同时每星期工作20小时。

早前,教育部部长马智礼提及“聘用不谙华语的土著,再谈论废除预科班固打制”言论后,引起各界热议。不少政客、线民都在网上抨击马智礼,直言他的这番言论已经伤害、侮辱了非土著。

“为赚学费去当白老鼠甚至卖血你知道吗?”大马艺人呛教长:我们别无选择

图片来源:截图自面子书

星期一(20日),再有一名本地艺人在面子书发文强调,到国外读书并不是他,或者很多非土著的第一选择,而是很多时候因为被政府拒收,而无奈做出的决定。

“在私立大学读书的非土著不是有钱,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

“为赚学费去当白老鼠甚至卖血你知道吗?”大马艺人呛教长:我们别无选择

图片来源:取自蔡子面子书

本地艺人蔡子在面子书上写了一封给教育部部长马智礼的信,他说,他是1994年的SPM考生,隔年成绩出炉时,他考获了9科A佳绩,这包括了马来文。但,这么优秀的成绩,却没有一间本地国立大学录取他。

“当时,我以为我的世界就此完蛋了!毕竟,我的父亲已经57岁了,是个退休的采矿工人,但他却坚持花光积蓄、公积金,就是要供我上大学,完成学士文凭。”

“所以,我‘被迫’到私立学院。但,那时候的私立大专并没有4+0或3+1的选择,我只能选择双联课程,即在大马就读两年后,再到国外完成大学课程。”

“可以到国外深造,听起来非常兴奋吧?但,要到美国读书,我必须证明自己有足够的钱。”

蔡子在帖文里透露,他还记得,当时还必须借用亲戚的银行户头,甚至到宣誓官面前宣誓后,才能顺利到美国求学。

到了美国之后,蔡子除了要努力学习,也要努力工作,赚取学费和生活费。

“但,我不是一个人,因为还有其他非土著的情况和我一样。其中,还有一个学长Soon,为了赚取学费,竟然卖血给实验室当‘白老鼠’,帮忙试药。”

蔡子表示,他并没有学长的胆量,所以当其他人一个学期只报考3、4个科目时,他就选择一次报考7个科目,同时每星期工作20小时。

“我曾经到餐馆当洗碗工,也洗过厕所,就算双手对清洁剂过敏,洗得双手都龟裂流血了,还是继续工作。”

“一个学期修7个科目,根本不是开玩笑!由于我没有能力买电脑,所以只能经常在图书馆或电脑室待到深夜。”

“就连我的书桌,也是从垃圾堆捡回来的!”

“还有,冬天时,我还要在雪花纷飞的夜晚骑着脚踏车回家,这听起来很唯美、浪漫吧?但,实际上,我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雪景。”

“在零下摄氏度的天气下骑车,我只感觉到像是有数百支针刺在我脸上,而且路上非常滑,一不小心就会滑倒了。”

“为赚学费去当白老鼠甚至卖血你知道吗?”大马艺人呛教长:我们别无选择

图片来源:取自网络

蔡子在帖文的最后也强调,在这全新的马来西亚里,他知道一切都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改变,但作为教育部长的马智礼,却在一众大学生面前发表这样的言论,实在是令人太失望了。

“身为全民的教育部长,还存有这样的思维,并公然在大学生面前说这样的话,挑起他们的情绪,试问他又如何教育下一代,促进各族之间的和睦共处呢?”

“更可怕的是,他们(学生)都认同你,对你言论表示鼓掌、欢呼。所以,这是新的马来西亚?希望到底在哪里?”

有关帖文迅速在各大面子书专页、吹水站疯传,短短一天已有超过5千人转载,引起各族线民热议。不少线民都好奇,为何他当初不选择继续报读大学先修班呢?《》记者对此联系蔡子,但由于他忙于拍摄,暂时不方便回应。

“为赚学费去当白老鼠甚至卖血你知道吗?”大马艺人呛教长:我们别无选择

图片来源:截图自面子书

不过,就有线民感叹,考取STPM进入大学,也不保证可以拿到自己想要的科系。

图片来源:截图自面子书

图片来源:截图自面子书

另外,帖文底下还有不少友族线民留言:“想要废除固打制?那就废除多源流学校,没有淡米尔小学、没有华文小学,也没有独中吧。”、“那也请你废除‘只聘请华裔’条规吧!”

也有巫裔线民张贴“1955年社会契约”,强调当时巫统、马华、国大党联盟订立的“社会契约”已经表明,维护马来人。

对于遭到友族抨击,蔡子对此向记者回应说,这主要是因为土著过于敏感、对非土著的偏见已经根深蒂固,同时还有有心人士刻意挑衅。

“虽然还是有部分的土著很理性,但真的少得可怜。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不从教育着手纠正过来,未来的马来西亚,难以想像。”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