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孩新加坡从军记

2019年03月18日     11,385     检举

新加坡武装部队自2015年起每年招募三批志愿军(SAFVC),每次招募约有100人。志愿兵来自社会的各个背景,不论性别,18-45岁的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都可以报名。SAFVC的目的是给那些没有经历过国民服役的人一次机会体验军旅生活,同时为新加坡国防出一份力。

英雄主义情愫和对军旅生活的向往并不是男生独有的,女孩子对荣誉和正义也有追求和理解,听到志愿军招募的消息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

我是2015年的第三批入伍的,回想起来,能成为这100多人的其中一个多少有些运气的成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递交申请以后迟迟没有等来面试通知。作为一个满腔热血、不言放弃的少年,我跑了3次国防部中央人力局,最后一次去的时候恰好碰上了面试。当时我穿着裙子,披着头发,打扮得活像一只花蝴蝶。好心的工作人员说既然你都来了,那就加进去面试吧!

就这样凭借着一股子无赖劲儿,我最终拿到了6月份入伍的通知。让我收获颇丰的从军经历就这样开始了。

上校记得每个人的名字和病史

03/15届一共三个排,总共120来号人,其中两个男兵排,一个女兵排,每个排有4个班,我所在的是第三排第四班。志愿军的总指挥是Mike Tan上校,鉴于志愿军这个项目刚刚启程,训练过程中一旦发生人员伤亡将直接影响到这个项目的寿命,同时志愿军中有很多年纪比较大的人,训练强度也非常大,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达到训练质量是一项较为艰巨的任务。

去的第一天,我们就发现上校在这方面下足了功夫,他不仅记得每个人的名字,还熟悉所有人的健康状况。安全这个词在之后的训练中被频频强调,这不仅给了我巨大的安全感,也让我了解志愿军身上肩负的那份期待和责任。

这是我们第三排的合照,左起第八位为Mike Tan上校,他右边持手杖的是志愿军总教官Ho Kian Lee,坐在第六位的女军官是Lee Peh Gee少校,左起第一位是我们可爱萌萌哒的Section Commander Alvin 上士。

入伍的第一天我们收到了两大包价值1000新币以上、重约30斤的军用物品。因为训练时间短,军服的数量较少,除此之外我们拿到的装备和全民服役人员的没有区别。

背包里有一把锋利的瑞士刀,当晚就有个妹子削东西顺带把自己大腿划出一条大口子,血流不止被送进医疗室。为了方便起见,部队安排Lee Peh Gee少校照顾我们女兵排的生活,这位和蔼可亲的女少校很快成了我们的朋友。

右边的绿色军包是训练时经常背的

女兵住在高层,我们得到的第一项任务是把这几十斤的东西抗上楼,然后试穿军服和军鞋。我的脚非常小,部队帮我另外配了一双合适的运动鞋,然而这个鞋的颜色是晃瞎眼的萤光橙,使得我成了三个排里最闪亮的风景线。在无数次地向教官及战友们解释这双鞋的由来后,他们亲切地叫我“那个橙鞋子女孩”。

授枪仪式

志愿军接受的体能训练相对较少,基础训练主要围绕枪支的使用,相当硬核。第二天就是授枪仪式,地点在克兰芝阵亡战士公墓。

第一次来到战士公墓,我无法言语所受到的震撼。战争是残酷的,过往的历史沉重而惨痛,但是祭奠英魂的地点却宁静而祥和。这里远离喧嚣,长眠著4458位二战时期为了保卫新加坡而阵亡的军人,他们来自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印度、新西兰、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和荷兰。4458个异国他乡的名字述说着新加坡和前殖民帝国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位21岁的步兵营战士的墓志铭这样写道:“So dearly loved, so sadly missed (如此深爱,如此悲伤地错过)”。

另外,1939-1945年间,共有24000位步兵、空军和海军战士在东亚、南亚和太平洋战场上牺牲,不知葬身何处,唯有名字仍留世间,刻在高大的新加坡纪念碑上。这座纪念碑的设计将海陆空三军的象征:军舰、坦克和飞机结合一体。坚实的底座像陆军整齐的队伍,两翼和塔峰从侧面看像军舰,高空俯视的时候像一架飞机。

我特意寻找了克兰芝公墓的俯视图,这座纪念碑从高空看真的很像一架战斗机 (此图来自网络)

纪念碑底部的大理石上用多国语言写道:为一切自由人而死。克兰芝公墓是英联邦战争公墓委员会修建的,这些战争英雄有名有姓,有一个体面的地方被人凭吊和缅怀。

在那个黑暗的年代,为自由而战的还有千千万万在国家危亡之际奋起反抗的普通人。为了保卫新加坡,他们志愿参军,却缺乏正规的训练和武器,如野草一般被战争烧亡,名姓无人知晓。日军在1942年的肃清大屠杀中杀掉的数万华人因为缺乏记录,连具体的数目都无法考证。

如今,新加坡武装部队成立了SAFVC,志愿者的装备齐全,不用去体会那个时代的人们所经历的绝望和无力感。教官告诉我们,志愿军就是军人,将来被俘虏了就是战俘,战争时当了逃兵是要上军事法庭的。他的态度严肃,提醒我们身肩的责任。新加坡不是我出生的国度,但我无法将自己和她分割开来。免费的教育,悉心的培育,我承受了这座城市巨大的恩情。如果恰逢此生需要我的力量去保卫这个自由廉洁的国度,自当全力以赴。

图为新加坡纪念碑,当时授枪仪式就是在这片草坪上进行的

夕阳的余辉散去,气氛变得庄严而凝重。在这样的氛围里我们举行了授枪仪式,地点就在新加坡纪念碑下的空地上。授枪的军官是Sergent Major Ho Kian Lee,他会说:This is your rifle(这是你的枪)。我们要大声说:I will use it to defend my country! (我将用它保卫国家!) 并且用很大的力气从他手上把枪夺过来。职业军人的双手非常有力,我夺枪的时候用劲儿太大脚底都站不太稳。

“抢夺”到的这把步枪就是SAR21,全称是Singapore Assault Rifle – 21st Century 意为21世纪的新加坡制突击步枪,由新加坡自主研发和生产。这是一把真正的武器,拿到他的那一刻就意味着训练正式开始了。

枪—男兵的妻子、女兵的丈夫

所有的武器都是用来打击敌人的,但是有些武器致伤,目的是让人丧失行动能力;有些武器致死,目的是要直接毙命。SAR21属于后者,子弹从枪膛中打出后高速旋转,如果接触到人体会裹挟著组织和器官旋转而出,造成碗口大小的伤口,极具杀伤力。

(此图片来自网络)

这件致命杀器是士兵生命的保障,是男兵的妻子,女兵的丈夫。既然都丈夫妻子了,那么,请每天晚上抱着他睡觉吧!吃饭、训练、上厕所他都必须陪伴身边,但凡离开你的身边哪怕几秒,他就会被虎视眈眈的教官们偷走,想要重归于好必须趴在地上做10个俯卧撑,然后大声祈求教官把老公还回来。

大家都是独立的成年人,谁能习惯这么粘人的小妖精?于是乎刚开始的几天兵营里随处可见讨要老婆老公的男兵女兵们,场面甚是滑稽。

正如和谐的婚姻需要彼此充分了解,对枪支的学习是训练重点,其中包括组装、拆卸和安全检查。SAR21重3.82公斤,组装和拆卸时需要单手握枪,我的力量太小,有时会以弹匣为支点把重量压在手臂上,为了追求速度动作幅度有些大,回去睡觉的时候就发现左手臂上有一块巨大的瘀青。这块瘀青伴随着整个训练生涯,在离队一个月后才缓慢消失。

同时,如此危险的武器需要谨慎对待,战场上最悲伤的事不是战死沙场,而是因为失误把队友毙了,或者被队友毙了。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新加坡网站推荐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