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乐龄”族:我不知道“退休”这个词怎么写

2019-10-12     693

从“中年油腻男”到“中年少女”,人到中年,似乎成为当下一些人难以逾越的“心里鸿沟”。白驹过隙,人生过半,就意味着生命之旅从此走上下坡路?在新加坡,一些中年人甚至老年人对此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新加坡“乐龄”族:我不知道“退休”这个词怎么写

何月英老奶奶在练习电吉他

1

新加坡的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2016年65岁以上公民占总人口的比例为13.7%,预计到2030年每4个新加坡人之中就会有一个是65岁及以上的年长者。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的统计报告显示,新加坡人口的平均寿命为83.1岁,排名全球第三,仅次于日本的83.7岁和瑞士的83.4岁。此外,新加坡人口的健康寿命(也就是能健康生活的寿命)为73.9岁,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日本的74.9岁。

在新加坡,60岁以上的老年人被称作“乐龄”人士。据说上世纪70年代末新加坡第一家老人活动中心在惹兰勿刹成立时,首次采用“乐龄中心”这个名称,从此“乐龄”这个词便用开了。简单一个“乐”字,传递出知天命但不服老、不沉沦的丰富内涵。

新加坡不仅在全国各地设有100多所面向全体公民的民众联络所或俱乐部,提供各种项目供民众来此休闲社交娱乐等,还专门针对乐龄人士设立了多个乐龄活动中心。

去年早些时候,新加坡又开设了首家活跃乐龄中心。活跃乐龄中心较现有的乐龄中心提供更多服务,包括日间护理、日间复健以及代购日用品和帮佣等,涵盖年长者的复健、生活、社交等方方面面。新加坡还计划未来在至少10个新组屋项目中建设活跃乐龄中心。

新加坡环境优美、治安良好,适宜养老。沿新加坡亚历山德拉运河修建的公园,是附近居民锻炼身体的好去处。清晨和傍晚,不少人沿着运河跑步,其中不乏中年人的身影,还有一些老年人则沿着运河快走,或者在健身器材上活动,或者聚在一起跟着音乐打太极。

2017年8月9日,在新加坡建国52周年庆典上星光熠熠,但最让观众津津乐道的是一位81岁的老奶奶何月英,当时她弹奏电吉他表演摇滚音乐的画面酷劲十足。这位老人家60多岁的时候从零基础开始学吉他,如今发行了自己的专辑并登上了国庆表演的舞台。闲暇时,她经常约朋友或者孙子们一起演奏音乐。音乐给何奶奶的晚年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她的精彩生活也激励著同龄人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

新加坡“乐龄”族:我不知道“退休”这个词怎么写

图自新华国际头条

2

新加坡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2岁,但2012年初实行的《退休与重新雇用法令》又规定,年满62岁法定退休年龄的员工,只要健康状况和工作表现良好,雇主都有法律义务为他们提供重新受雇的选择,直到65岁。从2017年7月1日起,这一重新受雇年龄上限又从65岁延长至67岁。

新加坡人力部2016年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几乎所有满62岁的新加坡员工都获得重新雇用,2015年65~69岁年龄段的新加坡人中超过四成仍在工作。

《环球》杂志记者在新加坡的不少食阁和公众场所都看到,很多年长人士在从事清洁、服务的工作,即使在新加坡的高档餐厅,也有很多老年服务员。一次,《环球》杂志记者在新加坡中国会就餐,环境古色古香、幽静典雅,窗外高楼林立、夜色下美轮美奂,服务人员却不是年轻貌美的女生,而是一位年约60岁的老人家,虽然她手脚可能不如年轻人麻利,但是看得出来富有经验,服务非常细心周到。

新加坡的很多计程车司机,也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新加坡于2012年6月1日修改相关法律,将计程车司机的年龄上限从原来的73岁放宽到了75岁。据统计,目前新加坡65岁以上老人中约20%曾经靠做计程车司机来贴补日常开销。

老人们坚持工作,一方面是由于新加坡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不足,政府鼓励有能力的老人继续工作;另一方面是由于新加坡物价高企,一些老人担忧退休金不够花;也有相当一部分老人家觉得还不到颐养天年的时候,愿意继续发挥余热为社会作贡献。

还有一些老人家即使不再从事正式的工作,也活跃在各个社会团体和公益活动中,他们的精神状态之年轻,往往让人在得知他们的实际年龄之后大吃一惊。

新加坡老人不仅就业,还创业。不久前,被誉为“新加坡规划之父”的著名设计师刘太格,离开服务多年的雅思柏设计事务所,在79岁高龄创立了属于自己的设计事务所。据报道,老人家每天仍然工作10小时,每周工作6天。他说,“我还不知道‘退休’这个词怎么写。”

3

与时代同行,一些老人还活到老学到老。为进一步满足老人们学习进修的需求,在之前各民众俱乐部举办的乐龄学苑的基础上,新加坡全国乐龄学苑自2016年6月开课,专为50岁及以上年长者提供可获津贴的课程。最初全国乐龄学苑提供500多种关于人文、生活、资讯科技、艺术等方面的课程,据说到2017年底提升到了900种。

全国乐龄学苑的网站显示,其提供可获政府津贴的短期课程、免考试学科和跨代课程。短期课程内容无所不包,如智能手机应用、美食制作、护肤养生、家具修理、社交礼仪、体育健身、中医保健、有机耕种、音乐律动等多种实用型课程。全国乐龄学苑的课程,最短的是3小时,最长的要用45个小时才能修读完成。2016年,约5000名新加坡老年人报读了全国乐龄学苑的课程。

此外,老人们也可以选择到工艺教育学院、理工学院或公立大学修读正规课程里的一些学科,不用参加考试,只须付数十至250新元的象征性学费。他们还有机会参加另一种跨不同年龄层的培训课程,与年轻学生配对出席关于公开演讲、社交媒体、音乐等课题的讲座或研讨会。

2017年的数据显示,大部分报读课程的年长者介于50~64岁之间,最年长的为92岁。不同年龄层的年长者对课程喜好不同:50多岁的年长者偏向金融、商业和生活技能(如家电维修)的课程;超过60岁者则偏向健康保健和资讯科技的课程。

新加坡卫生部长颜金勇说:“年长者的学习常被忽略。学习本身其实是种乐趣,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学习就是成长,成长就是生命。为了让年长者保持身心活跃,我们制造更多机会让他们继续学习。”

来源:《环球》杂志2018年第7期

新加坡“乐龄”族:我不知道“退休”这个词怎么写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