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年轻的公开艾滋病患者自述:请把我当成普通人

2019-04-07     23,364

艾滋病毒(HIV,又称艾滋病毒)感染是全球一大重要公共卫生问题。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统计,目前已有350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但艾滋病不是绝症,即使是被感染了艾滋,也不会立刻死亡,如果按照要求服药,完全可以控制病情。

实际上,对艾滋病最大的恐惧,来自无知和歧视。对于我们每个普通人而言,不要心存抵触和歧视,主动了解艾滋知识,做好科学防护,才能最大限度地降低我们对它的恐惧。

Calvin Tan,跟所有22岁的年轻人一样,爱开玩笑,爱自嘲,他的笑声充满感染力。

尽管性格可爱讨人喜欢,但Calvin总是独来独往,几乎没有朋友。

他是新加坡四个公开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PLHIV)中最年轻的一个。

新加坡最年轻的公开艾滋病患者自述:请把我当成普通人

图为Calvin接受新加坡媒体访问时拍摄的照片。

Photo by Fasiha Nazren

严格地讲,Calvin并没有患艾滋病,只是感染了HIV病毒。HIV病毒进入身体后,会不断攻击我们身体的免疫系统,尤其是CD4细胞。

CD4细胞是我们身体的哨兵,在病毒入侵时,负责向免疫系统发出入侵警告。HIV放倒CD4细胞后,免疫系统失常甚至崩溃。

此时,其他病毒就能畅通无阻地进入、攻击身体。没有人是因为感染HIV本身而死,感染者只会因为免疫系统崩溃后次生的炎症、恶性肿瘤等疾病而死。艾滋病,即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是感染HIV后,病情恶化的最后阶段。

Calvin回忆了少年时被确诊艾滋病的经历。

2015年,还在理工学院上一年级的他经历了长达一个月的发烧。那期间,他被高烧折磨得头痛欲裂,几乎不能自主行动。这些状况让他的同学感到十分忧虑。

长时间的发烧,吃退烧药也无济于事,Calvin心里隐约猜到,很可能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而这,与他跟多个伙伴无保护的性行为有关。他鼓起勇气去医院做了化验。

等待结果的时间无比漫长,正式接到了确诊通知的那一刻,Calvin心里最后的侥幸也荡然无存。

“我觉得世界都崩塌了。我整整大哭了10分钟……” 他说。

向世界坦白

Calvin知道,他确诊艾滋病的事实,如果憋在心里谁也不说,他会“直接疯掉”;但另一方面,他并不敢告诉自己的家人。

于是, 他选择告诉了自己在理工学院最好的朋友。两年半以来,这位好朋友是Calvin唯一的红颜知己。直到今天,他们仍然亲密无间。

“在我向她透露我的秘密后,她说她会在我身边,并提醒我每天按时服药。我终于有了精神支柱。”

然而,隐瞒只是暂时的。他无法永远向家人保守这个秘密 - 尤其是新加坡的国民兵役临近,他需要接受强制性的入伍检查。

“我希望我的病情是我亲口告诉他们的,而不是看了兵役体检部门的信件才知道,所以我得告诉他们,我得尽快。”

开口说出实情是困难的。那天,Calvin在他父亲的房间里坐了良久,终于鼓起勇气,拿着他服用的药物告诉父亲:“爸爸,我感染艾滋病病毒。”

他的父亲哽咽了:为什么不早点说?

比起很多艾滋病人,Calvin已很幸运。他的大部分亲属和他最亲密的朋友都接受了他患病的事实,也鼓励他接受治疗,勇敢的活下去。

但不可避免的,仍然有一些亲人和朋友在得知他患病后,渐行渐远。

“在20个朋友中,也许每六个月我会被其中一个人问邀请去参加生日聚会。”

而在Calvin被诊断出艾滋病之前,他“几乎每次聚会”都会被邀请。

异样的眼光

按理说,医护人员应是最了解HIV真实状况的人,很难想到他们中也会存有对艾滋病人的歧视。

今年早些时候,Calvin在他的伴侣的陪同下去新加坡本地的综合医院进行体检,当他被问及他的性病史时,他表示自己是艾滋病毒阳性。

甚至没有让Calvin讲完,护士已经拨打了警察的电话。

在新加坡,如果艾滋病毒携带者没有向伴侣披露他们的病情,那么他们发生性行为属于违法。这位护士不知道的是,Calvin的伴侣早就知道他的病情,且自己也是艾滋病毒感染者。

但最终护士也没有为误解Calvin道歉,只是说了一个“tsk”(谢谢),给他开了一些抗生素,就将他送走。

Calvin深感,隔了一层歧视与羞辱感,割裂了太多的东西。艾滋病人不能永远在地下,总要出来见见阳光。

而他愿意站出来,告诉大家,艾滋病只是另一种慢性病,他也跟普通人一样,他也可以拥有简单平常的生活。

减少歧视,提高认知

艾滋病行动组织(AFA)是一个新加坡针对艾滋病的非营利组织。AFA一方面积极开展性教育活动,增强社会对于艾滋病病毒及艾滋病毒携带者的认知、为HIV携带者各种服务和帮助。另一方面,AFA也为这些病毒携带者,建立起了一个多元而包容的社群。

人们很容易把艾滋病归罪为性生活不检点、吸毒嫖娼、一定是同志上,这些使艾滋病人不仅要承受病痛,还要受到歧视的枷锁。

艾滋像是一场战争,面对比常人更大的阻力,他们需要更大的勇气。

Calvin现在是AFA的全职志愿者,不仅仅因为他对AFA提供的帮助心怀感激,更因为他希望能够通过AFA去影响社会,并帮助更多其他的艾滋病毒感染者。

新加坡最年轻的公开艾滋病患者自述:请把我当成普通人

“艾滋病毒携带者或许会永远面对孤独和耻辱。但只要我能教育或改变社会中一个人的心态,让他接纳艾滋病人,我的工作就是有价值的。“

Calvin这样说道。

在这个世界上,

人在任何灾难面前都是命运共同体。

别人的不幸可能就是你的不幸,

别人的哀痛里也许藏着你的哀痛。

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我而鸣。

新加坡最年轻的公开艾滋病患者自述:请把我当成普通人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