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217天前     858

编者按:生活的仪式感要靠自己创造,看看这位新加坡妈妈是如何在家打造属于一家人的小确幸,原文如下:

去年我写《宅家怎么给娃过生日》的时候,是真没想到今年芝麻的生日还是宅著过,而且疫情回扑得突然,我们期待满满、就在眼前的外出用餐、多人聚会等事先安排好的计划全泡汤了。

在此许个“说出来就不灵了”的想法:明年这时候还要宅著过。

1 芝麻说:她希望生日能收获惊喜。 那真是太难了。

我本身是个不怎么喜欢惊喜的人。 我习惯提前计划,感觉一切尽在掌握,所以被迫改变计划的时候,我还需要自我心理建设一会儿,适应改变。

记得当年我还在当记者的时候,去湖南卫视出差,那几天全天的行程都是满的,包括怎么赶场不同地点的活动,怎么在采访之后抽空写稿,怎么在忙碌过后吃饭和社交……这时候,ys从天而降,从北京跑去长沙看我。

没有惊喜,只有惊吓。 我怎么也得腾出时间来陪伴诚意的他呀,需要改变原有计划。

于是我告诉ys,如果以后真心想和我在一起,和我一起计划着生活吧,我可以没有惊喜。

2 芝麻的生日礼物,都是我事先买好了的。 甚至是她自己上次逛街时看中的。毫无惊喜。 全家不能一起出门的话,平时就喜欢宅在家里点外卖的我们,估计也点不出什么花来。

连蛋糕我们平时都是想吃就点,所以很难让芝麻惊喜到餐食有什么特别。

所以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三餐都自己做!包括蛋糕。 我平时是有做饭的,也烤蛋糕啊做甜品的,只是越是年节和特殊日子,我越喜欢不做饭,只想毫无压力地享受那一天。

三餐加上蛋糕好像有点太忙了,所以我还是妥(偷)协(懒)了。 点了芝麻最爱的一款蛋糕,和一款我猜她会喜欢的。

一个生日,两个蛋糕,惊不惊喜

(我要告诉你们其实还因为多买一个蛋糕就可以免运费了吗)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今年芝麻生日前夜,ys还忽然感伤,告诉芝麻:8年前的这时候,妈妈已经躺在医院了,痛了一晚上,第二天你才出生。

我一想,是啊,我多辛苦,不要再忙碌一整天。

于是本来计划早餐一起做松饼、晚餐一起做披萨,都默默地被我在犹豫和执行中取消了。 那就留待儿童节(新加坡儿童节不是6月1号)啥的做吧。

3 芝麻今年生日的实际情况是这样的。 早餐从我提前悄悄买的麦片开始。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一直觉得她喜欢的这款就是色素(但芝麻说不同颜色是真的不同味道的)啊,还有小棉花糖在里面,绝对能上我眼中的不健康食物榜,所以她吃过一次之后我就没再买过。

拿出平时少用的可爱碗啊杯的摆一摆,芝麻就笑了。

看着麦片盒子说要玩上面的找不同,我和ys就也加入一起玩。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两图有12处不同,周围彩色椭圆片有两片完全相同 然后我宣布了芝麻生日的特权:

自由安排,不需要做题啊练琴啊,想玩就玩,我和ys还得尽量陪。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于是早餐后她就拉着ys玩UNO牌。

忽然给她权力,她似乎也还是习惯找爸爸陪玩,给妈妈自由,上图左上那盒乐高就是她的生日礼物。

和我一样想让孩子自己玩儿去的家长,也可以考虑买这类玩具或者书,都是可以让孩子安静独处很久的好礼物,午餐其实也没费我多少事,准备火锅而已。

只是平时我会按照全家人的口味准备餐食,这顿是照着她的口味来,包括两款汤底、平时不买的鹌鹑蛋和需要提前泡好的白粿(类似韩国的年糕)。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为啥晚餐也不用烤披萨了呢(讲真我食材都买好了,是她喜欢的披萨口味)? 这桌火锅一家三口一顿吃不完呀。

加上下午吃了生日蛋糕,还有惦记着和好朋友视频,芝麻的晚餐匆匆几口就饱了,开开心心玩去了。

4 当天的玩乐是重点。

心心念念要每年一起过生日的芝麻和大一岁的Annabelle,还是如愿一起玩了一天。

当我宣布午餐后俩家视频游戏时,俩小姐妹已迫不及待,早上就手机视频聊起来。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小女孩果然还是喜欢过家家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看到小姐姐给玩偶布置的卧室,芝麻也用旧浴巾和纸巾铺了床,午餐后两家人电脑视频连线,再把电脑连线电视,于是无论聊天还是游戏,都像对方就在面前一样。

当天除了玩狼人杀(点击可阅读昨日文章),还玩了一些手机小游戏,Annabelle的妈妈笑:今天一直在开房间。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似乎芝麻因此又学了一些中文词

5 生日嘛,仪式感还是要有的。

首先,我把省事的火锅说成是芝麻可以自制生日面的午餐。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芝麻自配的生日面

然后,反正不出门了,往返的交通费现在只需要付一趟,给朋友家送蛋糕。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我用的是Grab Delivery 真心感谢这两年蓬勃发展的新加坡物流和电子支付。

要知道十几年前,可以叫的外卖只有麦当劳和必胜客,大家都还经常跑邮局;本来在国内,每天和同事们一起叫餐、在办公室坐等奶茶的我,大感不适。

现在的我们,已经可以在各自家中“面对面”分享同一个蛋糕。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Annabelle小姐姐还边唱生日歌边伴奏 那天的感觉真的蛮好,就像两家的客厅拼成了一个大活动室。 还要感谢给力的免费视频软件。

更希望大家都能早日放心地走出家门和国门,拥抱亲爱的家人朋友们。 (文:菱叶儿 文章原载于微信公众号Leafy主妇)

新加坡“半封城”记:老母亲为娃庆生操碎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