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教于乐,幼儿华文班教学方式不一般,新加坡要开启华文运动了

2018年07月25日

新加坡一向注重幼儿教育,为了更好的帮助孩子度过语言黄金期,新加坡计划明年推出新的华文大纲。

新大纲的目的希望孩子可以在探索与玩乐中学习华文和知识,幼儿教师也会采取更生动和生活化的教学及沟通方式,让三岁以下的婴幼儿自然地接触华文。

寓教于乐,幼儿华文班教学方式不一般,新加坡要开启华文运动了

总理李显龙曾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了很多新的教学计划,喜欢可以全面提升教学质量,并特别强调从小巩固双语基础的重要性。

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社区基金会是教育行业的主要从业者,在未来的三年将配合政府的计划,开设20所婴幼儿教育中心,照顾四岁及以下婴幼儿,并会进一步加强双语教育。

据了解,人民行动党社区基金会从去年起已开始着手对婴幼儿的华文课程进行改革。

寓教于乐,幼儿华文班教学方式不一般,新加坡要开启华文运动了

人民行动党社区基金会旗下的学前教育中心将于明年和后年,先后推出针对N1幼儿班(给两岁至三岁)和婴儿班(给两个月至两岁)的华文新课纲,目的是让课程内容和教学法更规范,配合婴幼儿对语言最敏感的时期,激发他们对学习华文的兴趣。

幼儿教育是最佳学习时机

寓教于乐,幼儿华文班教学方式不一般,新加坡要开启华文运动了

新大纲实行后,学前中心的华文课时间比重维持不变。N1每天有30分钟华文课;婴儿班每天则有约20分钟的大组学习活动,但教师会根据婴儿的睡眠需要及集中力灵活调整。

三岁是儿童大脑发育最快的阶段,也是儿童学习的最佳时机,此次改革也是为了利用这段时间,加强孩子的双语教育。

新加坡的幼儿教育也一直以探索、指引为主旨,以N1华课来说,幼儿教师会利用华文课以外的时间培养幼童聆听和会话能力,例如让他们选帽子时掌握颜色、设计和尺寸的概念,以及相关中文词汇。

家长陪伴,效率更高

寓教于乐,幼儿华文班教学方式不一般,新加坡要开启华文运动了

对于孩子的培养,家长起著很大的作用,为了加强华文教学,新加坡未来将计划让家长参与到孩子的学习中去,例如,举办亲子沟通学习坊,或让家长同孩子参与传统文化活动。

在灌输传统价值观方面,教师除了讲故事,也会让孩童将一张“美德清单”带回家,让家长向孩子解释、引导他们对自己日常行为是否体现美德做“自我评估”。

那新加坡华人普遍的华语到底什么水平?

新加坡华族的母语到底是什么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官方的母语是Mandarin(即Mother Tongue Policy对华族的学习要求是Mandarin),这一“统一母语”出现的原因是新加坡的“真实母语”环境太过复杂:闽南语,潮州话,福建话,海南话,客家话,粤语等等都是曾经在新加坡活跃的语言种类。尽管现今来讲,在新加坡,让年轻人学方言是不切实际的,但是有一部分年轻人还是认为如果从亲近角度来谈母语,方言可能会是他们的首选。即使他们不会说,但是从小听到大的,祖父母一辈交流,父辈和祖父母辈交流都是在用方言。根据我最近对NUS本科生的访谈来看,以华语作为家庭主导语言的年轻人,多多少少都会一些方言,甚至有一部分可以流利地用方言和祖父母对话;但是以英语作为家庭主导语言的年轻人,一大部分也能用华语进行流利对话,阐述自己对一些问题的观点等等,只有很少一部分在访谈过程中完全说不成句子(因为访谈的话题非常正式,且涉及到观点的阐述表达),但是我相信他们的简单日常对话还是没问题的。如果以中国大陆普通话的标准程度来看新加坡人的华语水平的话,从我做调研以来认识的七八十个新加坡人来看,只有两三个人能完全符合大陆普通话的标准程度(准确区分zh, ch, sh, z, c, s, ong, eng, x, s, j, z等等)。但是以流利对话程度来讲,大部分人都是可以无障碍流利对话的(无障碍即指可以用华语表达大部分观点,适时地进行语码转换)。

评价华语水平下降是指使用华语的比例,那么可以肯定地说,华语使用比率大大下降,大部分新加坡人都将英语评定为他们的first language(这里first language的定义是日常中最熟练运用,频繁使用,觉得自己最亲近的语言)。但如果是从教育角度来测评新加坡华人的华语水平,我相信他们的水平是上升的,毕竟老一辈人连字(汉语拼音)都不认识,很多四五十岁的新加坡人没有汉语拼音完全无法阅读,而现在的年轻人的华语识字率很高,一篇文章偶尔有几个字不认识,从这个角度来讲,新加坡年轻人华语水平是上升的。

寓教于乐,幼儿华文班教学方式不一般,新加坡要开启华文运动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