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洁癖拒和家人住 阿伯宁愿沦落街头

2018年08月23日

(新加坡23日讯)称因洁癖不想和别人同住,六旬叔情愿搬离儿子住家,在组屋底层、停车场等地餐风露宿近10个月。

去年10月起,60岁的陈亚峇(小名阿文)在全岛各处流浪为家,除了樟宜机场、民众联络所,还曾在义顺一带的组屋底层以及停车场顶楼留宿。

有洁癖拒和家人住 阿伯宁愿沦落街头

阿文曾在义顺一带的多层停车场顶楼,铺塑料袋睡在地上。

阿文日前受访时说,4年前结婚29年的老婆脑溢血去世,他饱受精神打击,甚至有自杀倾向,数月内暴瘦12公斤。

他说,老婆去世后,他卖掉单位,搬去兀兰跟儿子和媳妇同住,但却因为自己有洁癖,跟儿子媳妇起了摩擦。

“我出门会随身携带肥皂粉,频频找地方洗手,平时在家里冲凉也会花上一个多小时,儿子媳妇忍受不了我的洁癖,我也不想麻烦他们,所以从去年7月开始在外面留宿,每隔两、三天回去冲一次凉。”

有洁癖拒和家人住 阿伯宁愿沦落街头

阿文身上的家当都放在背包里,主要包括小毛巾、肥皂粉等清洁用品。

但到了10月,阿文就连儿子的家也不去,每天到附近商场冲凉,身上的全副家当只包括背包里的毛巾、衣服还有肥皂粉,重要证件则由儿女保管。

“我记得儿子的手机号码,不够钱用就联络他,他和女儿每月也会给我600元(1800令吉)生活费。”

阿文退休前是修车员,老婆是家庭主妇,他含辛茹苦把儿女养大,希望老来共聚天伦,没想到事与愿违,老婆说走就走。

阿文说,在公共场所睡觉,难免招惹路人异样的目光,一些甚至对他指指点点,说他是“烂赌鬼”,听了很伤人。

记者联络上阿文的儿子,他对父亲流浪街头一事表示知情,但强调是父亲当年坚持卖掉旧屋,后来又拒绝和他们同住,家人从未想要赶他出门。

“如今我也劝不了他,只希望他赶快申请到小型公寓,可以搬进去住。”

家人担心阿叔自杀倾向

儿子透露阿叔有自杀倾向,曾在心理卫生学院住过一周。

阿文受访时坦言,今年五月,他曾经在心理卫生学院住过,但自己绝非精神病患,只是有较严重的洁癖。

阿文的儿子说,医生指父亲有强迫症,而且流露出自杀倾向,因此让他出院后继续吃药,但父亲过后把药物丢掉。

他表示,父亲向来性格固执,有些卫生习惯家人看不过眼劝他几句,他就一直说要搬走,还说要自杀,家人为此苦恼已久。

社工助阿叔申请组屋

社工曾建议阿叔搬去临时庇护所,但被他一口拒绝,目前在帮他申请小型公寓。

今年3月,阿文向新加坡儿童协会义顺家庭服务中心求助,希望能申请政府组屋小型公寓(旧称乐龄“公寓”),但目前还在等待。

负责帮他处理案件的资深社工方欣伟接受本报询问时指出,他们曾向陈亚峇解释说申请组屋需要时间,并建议他在这期间搬去临时庇护所,但他不想要和其他人生活,因此拒绝了这项建议。

自此,方欣伟一直在和建屋发展局接洽,也帮他提出上诉,并定期拜访陈亚峇,确保他一切安好。

“我们也帮他准备好申请组屋的必要文件,和陪他去医院做体检。我们目前已经在帮他申请组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