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美国一样富新加坡的崛起和它的精英教育主义

2018/08/23     57

新加坡一个狭小的岛国,面积只有美国洛杉矶一半。自然资源匮乏,如果按照正常情况发展,新加坡可能会像越南老挝一般,靠着打鱼种香蕉为生。

好一点的情况下也不过是与泰国等并列,处于发展中国家行列。但实际上,到了21世纪的今天,新加坡GDP已经超过香港,人均达到57700美元,跟美国一样富!

跟美国一样富新加坡的崛起和它的精英教育主义

新加坡成功的秘诀其实就在于他的教育制度。新加坡规定每个公民都必须接受至少十年以上的常规教育,正因为如此严苛的法规使得新加坡是一个以知识性经济为发展动力的国家,而知识经济依靠的正是人才,人才则要归功于教育。

新加坡每年均以高达国民生产总值4%的经费发展教育事业,其教育体系及设施可以俯瞰全球任何一个国家。

知识改变命运,在每一个人心中

今年12岁的伊莎贝尔.李是新加坡国立小学的一名学生,六年课程学习已经过半,马上她就要面临对人生十分重要的一场考试,小六会考。

跟美国一样富新加坡的崛起和它的精英教育主义

“不管在白天还是晚上,在小六会考之前,我都会很紧张,我的父母试着用很多方法想让我放松一点,游戏、旅游。可我还是很紧张,因为这场考试可能决定了我今后的命运”。

为了确定学生发展方向,新加坡教育部设置了一系列考试。而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小六会考。

小六会考一共考四门:英语、母语、科学和数学,总分300分。

一般来说,考试成绩在前5%的学生可以参加直通车计划(Integrated Program)。这些学生被认为有足够的实力进入大学,所以他会接受6年的课程(4年初中,2年初级学院),中途不需要分心准备O水准考试(类似于中国中考),直接在中六结束时参加大学入学考试。

跟美国一样富新加坡的崛起和它的精英教育主义

从往年数据来看,90%的直通车学生会进入大学。这个数字是相当惊人的,在新加坡所有考生中,大学录取率只有25%,也就是说每四个新加坡考生只有一个人可以上大学。反观参加了直通车计划的考生,就相当于直接敲开大学的大门。

“当我还在小五的时候,便已经准备小六会考了,我一定要考上直通车计划,我是最优秀的!”伊莎贝尔说道。

跟美国一样富新加坡的崛起和它的精英教育主义

在小学阶段便高达25%的淘汰率足以反映出新加坡教育体系的残酷,但无论世界范围内怎样倡导给予孩子童年,拒绝应试教育。但不可否认,这是应试教育及残酷的竞争保证了新加坡培养精英的高效、优质。

“知识改变命运”这是所有新加坡人刻在骨子里的座右铭。

教育使小国崛起,使平民阶层跃升

新加坡曾是大英帝国殖民地,当时英国为了维护其在亚洲的利益,将新加坡建成了国际贸易港口。这成为新家坡发展第一步, 后来新加坡脱离英国殖民统治,加入马来西亚联邦。但由于治国理念及民族等问题引发了一系列冲突。仅过两年,新加坡便脱离马来西亚联邦。

跟美国一样富新加坡的崛起和它的精英教育主义

此时,自然条件并不优越的新加坡,走向自强的路上困难重重。

“在历史发展的每个阶段,我们都不过是,聚在一个小地方的一群人而已”。新家坡副总理尚达曼这样描述说,我们需要使其他国家相信,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我们是绝对可靠的合作伙伴。

所有发展良好的机构和企业,都需要技术熟练的劳动力。如果新加坡不能培养出这样的人才,便无法吸引任何国外企业入驻在这里。

新加坡最早看清楚这一点,资源匮乏的情况,人才是最重要的竞争力!

跟美国一样富新加坡的崛起和它的精英教育主义

“教育在建国初期,一直都是我们重要的发展战略,在未来也将如此”尚达曼说道。

五十年后新加坡依然很重视教育,在外人看来,新加坡一个在亚洲人均GDP如此高的国家,为什么现在还要搞如此严苛的教育,真的很不可思议。

每个新加坡人都需要接受教育,发挥你的全部潜能。这并不是说,每个新加坡出生的孩子,都要接受到大学高等学府的教育,新加坡人真正要做的是要发挥每一个孩子的长处。

跟美国一样富新加坡的崛起和它的精英教育主义

当一个孩子,确实具有数学天赋,他要优于其他学生,那今后这个学生的教育便会更侧重于数学方面的培养。这便是新加坡教育的独特之处,在其他国家,人们认为所有学生应该接受同等教育的培养。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李明说“我们教育最大的特点,就是在小学毕业后便细分学生去向。所有学生都应该接受适合自己的教育。

这样定向分流的方式,既保证那些最优秀的学生得到一流大学教育资源,又能向那些具有某一方向天赋的学生接受最适合的职业教育方向。

新家坡教育强调精英主义和竞争,在小学毕业后的每个阶段,学生和学校都是双向选择的。这使孩子们看到,努力就会有回报,只有学习更好才能把握主动权。

跟美国一样富新加坡的崛起和它的精英教育主义

精英主义不只是理论,也不是鸡汤,新加坡数据显示,有一半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通过考取小六会考直通车。从而进入更好学校,并在后来获得社会地位的提升。而近些年来东亚国家的崛起,本质上也来自于国民教育素质的提高,事实上中国也是这样。

二千五百多年前,孔子推行了“有教无类”的教育制度,开启平民受教权之后,教育便成为不同阶层民众翻转人生的管道。从孔子以后,几千年来,中日韩各国伟大的儒家学者,所推动的教育,最高的目标,都是为了转化学生自我的生命;从内部、从心灵深处,完成一种无声的革命。(本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国际MBA快讯,更多精彩咨询,敬请关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