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吃榴梿讲究仪式感

2018年09月07日
新加坡人吃榴梿讲究仪式感

7月至9月,恰逢“榴梿季节”,在新加坡有“榴梿落,纱笼脱”的说法,为了吃榴梿,当掉身上的衣物也在所不惜。新加坡人对榴梿的热爱可见一斑。面对榴梿,很多人如笔者一般,意志力完全被击垮。在热带,各种水果似乎一年365天都唾手可得,只有在7至9月份上市的榴梿,才能让我们感受引颈长盼之苦。万果之王,自然矜贵,值得等待;最美好的,不可能随时轻易获得,总是在漫长的等待后才翩然而至,正如樱花。

好榴梿都在新加坡

本地声誉好的榴梿摊,每天傍晚由马来西亚送过来的一车车一箩箩的“万果之王”,两三个小时就售罄。榴梿是成熟了、自然掉落后才最好吃,虽然现在猫山王也会出口到中国,但要吃到最好的榴梿,你只能来新加坡、马来西亚,特别是新加坡。虽然本地早已经不产榴梿,但由于新加坡人的消费能力强,所以最佳品质的榴梿其实都出口到新加坡了。我问几个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朋友,他们都说要在马来西亚吃到好榴梿,除非你认识园主。

每一种榴梿都有自己被细心栽培起来的个性,苦甜、干包(干一点,榴梿太湿就太熟了)、Youji(闽南语发音,肉厚籽小之意),要懂得这些术语,才不至于被榴梿贩子看成门外汉。

卖榴梿可是好生意,水总是特别深,偶尔报纸上会有食客被宰的故事。曾几何时,榴梿上市和价格波动也会成为新加坡社会新闻,一公斤猫山王18新元(1新加坡元约合5元人民币)算是正常价格。

榴梿要和好朋友一起吃

我可以一个人吃海南鸡饭,可以独自在美术馆里惊叹大师的创意,但绝对不能一个人吃榴梿。每逢“榴梿季节”,我家附近的水果摊摆出了榴梿阵,每次经过都会心动,但从不行动。短暂的榴梿季吃不了几次“邪恶”(糖分高,燥热)的果实,因此要珍惜每次吃榴梿的机会。榴梿要和好朋友一起吃,一起弄脏手,一起吃到口臭,才能吃出味道。现在看见有人在新加坡吃榴梿,戴着吃小龙虾的透明手套,就知道他们都不是本地人。吃完榴梿,新加坡人会在榴梿壳上放点盐水,喝下去,能解燥热。

榴梿的名堂多了

现在榴梿的名堂多了,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新品种,猫山王流行好些年了,现在出现了黑刺这一来自马来西亚槟城的强劲对手。黑刺据说是马来西亚皇族们的最爱,只占了榴梿产量的3%,十分珍稀。笔者在槟城吃过,觉得好吃,但其实没太惊艳。

过去,榴梿没有那么多的名堂,果肉也不似现在这么饱满,味道也没那么浓郁和层次丰富,价格不便宜,但也鲜少听见有人愿意付50新元来吃一个榴梿。过去有人买一箩筐的榴梿(当时品质较一般的榴梿一个才1元新币),一个接一个开着吃,卖相滋味不好的,就弃如敝履。现在随著名种榴梿——猫山王、皇中皇的出现,吃榴梿才算真正奢侈的行为,但榴梿不宜多吃,所以吃就挑最好的,花点钱也值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