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窿追债新招 半夜召锁匠上门“骚扰”

2018/09/09     84

阿窿追债新招 半夜召锁匠上门“骚扰”

开锁匠李先生说,近日收到多通深夜开锁的工作,敲门后却扑空,原来是阿窿利用开锁匠来骚扰欠债人。

(新加坡9日讯)开锁匠揭发阿窿新的骚扰模式,阿窿假冒是屋主,深夜时分找开锁匠到欠债人的住家敲门进行骚扰,开锁匠呼吁同提高行警惕。

拥有10年开锁经验的李先生(50岁)指自己在3月内接获8通来自阿窿的电话,三更半夜找他们开锁。

他描述:“第一次发生在3个月前,当时是晚上11点多,我接到一通电话,要我到淡滨尼一个组屋单位,声称里面一个房间被锁,要我去开锁。”

他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上门,敲门却无人应门,于是拨电确认。对方声称自己在屋内,要他大力敲门证明自己到了。

李先生马上起疑,再拨电时发现对方已关机。接下来他每隔两周,都会接到类似的电话,半夜要他去开锁,上门后发现扑空。后来与同行提起,才知道这是阿窿的新伎俩,把开锁匠当他们的“跑腿”,上门骚扰。

又有一次,李先生凌晨3时许接到一通电话,对方说:“我很急,你可以现在赶下来吗?我的门被锁住可,我早上6点要赶去机场。”

他虽感到不对劲,但还是开车赶去淡滨尼,结果一停车就在停车场碰到警察。

“警察问我为什么来这里,我说是来开锁的,他们问我是哪个单位,我照实把门牌告诉他们,结果发现我是第3个上门的人,之前屋主报警,指有两个人被阿窿派上门骚扰他。幸好我有跟对方的WhatsApp记录,证明确实有人叫我来开锁。”

据他所知,除了开锁匠,连水电工和送货员,任何提供上门服务的人,都会间接被阿窿利用当“跑腿”。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开锁匠也说,过去几个月,他也遇上两次类似情况。

他说:“第一次发现墙壁有泼漆的痕迹所以我就马上离开,第二次刚巧碰到屋主,他说我是被阿窿骗了。”

阿窿追债新招 半夜召锁匠上门“骚扰”

诡计被揭穿

阿窿骚扰锁匠

诡计被揭穿,阿窿恼羞成怒,竟然骚扰开锁匠。

有一次,他半夜到红山开锁,敲门无人应门,不到两分钟,看到另一名开锁匠也出现。

两人当头一棒,发现自己被阿窿利用,又生气又无奈。

“他拨电大骂对方,结果隔天晚上就接到200多通骚扰电话。”

经一事长一智

为避免再次上当,开锁匠若接到半夜的工作,都会要求对方先通过电子付费方式支付开锁费。

经一事长一智,李先生又有一次凌晨2时,接到找他上门开锁的电话,他发现对方可疑,要求多方先将140元(约420令吉)的开锁费转给他。

“对方说价钱不用紧,我就告诉他必须通过电子转账付款,否则按照公司规定我是不能够下去。”

他说,真正需要开锁的顾客都会愿意预先支付费用。

“通过银行转账付费,一旦发生问题,我们的资料都是完全公开的,他们大可去报警或通知银行。”

另外,他也会要求对方通过WhatsApp发送短讯确认住址,一旦出现问题,至少能留下聊天记录交给警方。

他指出,大耳窿一听到这些要求,通常都会立即放下电话,所以希望所有开锁匠都这么做,避免自己被阿窿利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