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了源流之间的界限 | 为了实现公平,新加坡的教育一直在向上流动

2019年04月24日

今年3月5日,新加坡教育部宣布,本地所有中学将在2024年以前陆续实施科目编班全面计划,不再有快捷与普通源流之分。

详情请戳:

打破了源流之间的界限 | 为了实现公平,新加坡的教育一直在向上流动

其实在2018年9月底,新加坡教育部就已经宣布了计划废除小二年底考试,以及部分小学和中学的年中考。

当时不少家长认为,尽管取消了部分考试,但部分习惯仍旧难以改变:

繁重的课后补习;小学离校考试(PSLE)是非常重大的压力点;最重要的是,分流制度依然“根深蒂固”!

教育部当时是希望改革举措引起社会思考:让父母、学生或是教育工作者,能够进行真正的、深入的反思,了解到什么才是教育孩子更好的方式,像是学习的乐趣,培养以及激发好奇心,将会让学生终生受用。

打破了源流之间的界限 | 为了实现公平,新加坡的教育一直在向上流动

但具体落实下去必然遇到各种现实“壁垒”,所以关键还是取消之后的各项配套举措能否跟上。

今,中学阶段分流制度的取消,降低对学业成绩的过度偏重,全面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目的就是在各教育阶段,打破了源流之间的界限!提供更公平的教育环境!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去年展开了针对新加坡教育公平性的调查,调查显示,26岁至65岁新加坡人当中,每10人就有约6人的教育程度比父母高,相对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比例来得高,这也显示出新加坡人的教育流动性在显著提升

打破了源流之间的界限 | 为了实现公平,新加坡的教育一直在向上流动

OECD的调查报告从成人技能评估(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of Adult Competencies, 简称PIAAC),以及国际学生评估项目(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简称PISA)两项调查中获取相关的数据。

教育一直在向上流动!

在教育向上流动方面,新加坡跻身世界前列近十分之六的成年人获得的资格高于父母。

在1940年代中至1950年代出生的成年新加坡人当中,父母教育程度高者完成高等教育,比父母教育程度低者高出55个百分点。

打破了源流之间的界限 | 为了实现公平,新加坡的教育一直在向上流动

1970年代中至1980年代出生的新加坡人,父母拥有高教育水平者完成高等教育的比率,则比父母受教育低的国人高36个百分点。

这显示,父母教育程度低的新加坡人完成高等教育的机会,过去几十年来,显著提高19个百分点。

在20世纪50年代,只有高中教育水平父母的子女只有不到20%的机会完成高等教育。

现在,这样的人有大约60%的机会。对于至少有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所生的人来说,这个数字已从70%以上增加到90%以上。

“弱势学生”表现其实很好!

另一方面,调查也发现,新加坡的弱势学生的教育表现,对比其他国家的弱势学生来得好,但对比自己国家内的顶尖学生,却又有较大的落差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的报告发现,新加坡在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学生比例方面排名世界第三,仅次于澳门和香港

在科学,数学和阅读的客观测试中得分很高。来自贫困家庭的15岁儿童中约有43%表示他们对这些核心技能的掌握程度很高,而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为25%。

经合组织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计划也发现,在考虑到社会经济地位后,新加坡大约一半的弱势学生出现在国际顶级学位中,高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约30%!

打破了源流之间的界限 | 为了实现公平,新加坡的教育一直在向上流动

但是,当涉及到“国家应变能力”时,这些学生的科学成绩与自己国家的最佳表现者相比,只有十分之一符合这一标准。这低于其他24个国家教育系统中的比例,包括香港和芬兰的教育系统。

针对OEDC的调查报告,新加坡教育部(MOE)表示:

来自低SES(社会经济地位)家庭的学生相对于来自其他国家类似SES背景的同龄人而言表现是绝对可以称之为不错的。

与其他国家相比,这里的弱势学生所适用的“国家应变能力”的标准要高得多,因为在新加坡,优秀学生的表现实际上是非常出色的。

例如,在2015年比萨科学考试中,新加坡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中只有10%得分至少为631分。对于新加坡学生来说,631分被认为是比较科学的得分。

但在芬兰,这个得分为599。因此,14%的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学生能够达到这个分数或更高。如果按照芬兰的基准来算的话,大约17%的新加坡“弱势学生”能够达到599分及以上的分数。

打破了源流之间的界限 | 为了实现公平,新加坡的教育一直在向上流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