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们误信心灵法门的遭遇

2019年05月07日

本文由调查记者陈先贤、张宝胜联络当事人并实地探访,编辑李军、王萍撰稿并核对,相关案例均为真实故事。

没有比我老公更虔诚的了,可出了事就说我们“敛财,邪淫”

 

2015年8月,“心灵法门”信徒梁平帮另一名信徒搬完几箱书之后,突然倒地猝死。

  43岁的梁平修行“心灵法门”5年。5年来,他每天不到4时就起床,做完念经功课后,在上班前拿着“心灵法门”的书籍,到菜市场、地铁口或人流多的地方发放,是为积功德。

  梁平的死被卢军宏定义为“敛财,邪淫”。

  这让梁平的妻子黄茵接受不了。“敛财、邪淫有损功德,他那么想积功德,怎么会这么做?”

“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们误信心灵法门的遭遇

自称观音菩萨化身的卢军宏在给“心灵法门”信徒讲“佛法”。

她查询了丈夫所有银行卡和社交软件聊天记录——没有多余钱财,和女性交往的信息也没有暧昧的言语,聊天记录都与弘法做功德有关。

相反,因大量送书“度人”,他们的家庭生活日渐困难。

天天念经从不间断,我们不虔诚那谁能说虔诚?

黄茵加入“心灵法门”,是因为母亲病重。

  当时母亲患胃癌的消息一下子将她击垮,梁平得知后告诉她,“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妈,那就是念经。”

  黄茵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跟随丈夫加入了“心灵法门”的修行。

  她每天念八九个小时经,不再去上班,但依然无济于事。母亲去世后,沉溺于“心灵法门”的她,依旧不停地念经,希望超度母亲升到天上去。

  在母亲去世4个月后,黄茵49岁的姐姐脑动脉瘤出血住院。因梁平“上海共修组”主力的身份,全国的信众都为黄茵姐姐念经,祈求治病。

  姐姐最终还是去世了。亲人的连续离开让黄茵悲痛不已,她打电话给卢军宏,被告知为了逝去的亲人能到天上去,她还需要念更多经。

  黄茵听了卢军宏的话,在家设了佛台念经。每天按卢军宏所说,定时定点更换鲜花、水果、佛水。

  她还让儿子念经,因为卢军宏说过“小孩子修法门会更有功德,可保其聪明健康”。

  黄茵与梁平的“夫妻双修”,令其他信徒非常羡慕。很多信徒因爱人或家人反对,导致婚姻不和甚至离婚。

  梁平去世后的49天之内,黄茵每隔7天进行一次放生。2015年到2016年整整一年,她每天在佛台面前磕108个头,念2遍礼佛。

  第一次磕108个头,黄茵磕了1个多小时,全身虚脱躺在床上,很久才缓过来。

  这一年,黄茵为丈夫念了800张“小房子”,放生了2万条鱼,许愿度100个人修“心灵法门”。

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丈夫能到天上去”。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在怀疑

2016年3月,卢军宏告诉她,因为家里烧了纸钱,梁平“从天上掉下来了”。

  这个消息对于黄茵来说,就像是梁平再死了一次。她知道家人并没有为梁平烧纸钱,加上卢军宏此前说梁平的死是因为“敛财,邪淫”。这让黄茵对卢军宏产生了怀疑。

  她第一次在网上查“心灵法门”,搜到大量“心灵法门是邪教”的帖子。此前,卢军宏告诉信众,搜索引擎有鬼,不能在网上搜索法门,也不能看其他佛法,否则会损功德。

  通过搜索,她还偶然发现了一个反“心灵法门”的群。当时群里有80多人,她才发现有更多人和她一样对“心灵法门”持有怀疑。这更坚定了她退出“心灵法门”。

  她的退出,遭到了很多信徒的恐吓和诅咒,咒她的儿子会成为孤儿,咒她半年之内会遭横死。

给黄茵介绍工作的也是一名“心灵法门”信徒,在得知黄茵退出后,该信徒逼迫黄茵辞职。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他就是一个骗子

  黄茵用“荒谬不堪”形容过去修行的日子。对于卢军宏,她说“就是个骗子”。

  2014年,黄茵在香港法会上第一次见到了卢军宏本人,并拜了师。在去法会之前,黄茵多次梦到有人让她去拜师,她认为这是对她的开示。

  拜师后,黄茵拿到了一个小红本,上面写着“卢军宏弟子证书”,内页是弟子守则和姓名。

  卢军宏告诉她,如果遇到困难或者生病,把弟子证放在胸口,他的法身就会来营救。弟子证也是信众上天的门票。

  黄茵说,卢军宏自称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已经在天上为“心灵法门”信徒播种好了莲花,将来同他一起“上天”。

  当时的黄茵对此并未质疑,她认为观音菩萨是造福大众的,而卢军宏所倡导的“吃素念经”也都是善良的、都是好的,相信卢军宏不会有错。“现在想来很是可笑。”她说。

“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们误信心灵法门的遭遇

信徒念经计数的黄纸被称为“小房子”。

附佛外道,早有定论

对于卢军宏以及“心灵法门”,中国佛教协会也曾予以回应。

其实早在2014年,马来西亚11家主要佛教团体就发表过联合文告,严正指出“心灵法门”是附佛外道,并非正信佛教,提请信众勿受蒙蔽。

“心灵法门”不符合佛教教义、并非正信佛教,是国际佛教界的共识。

  除了自称观音菩萨化身,卢军宏对外还有多个“光鲜”的身份,其自称获得世界和平大使、英联邦民族社区特别贡献奖等诸多“重量级”国际大奖。但这些奖项、称号真假存疑。

  卢军宏号称美国国会于2014年3月26日颁予他“世界和平大使”奖。记者查询美国国会官网,未发现该奖项,也搜不到卢军宏的中英文姓名。

  其称联合国2014年3月24日给他颁发“教育和平大使”称号,但联合国没有这个奖。

卢军宏还号称在2013年德国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会”上获颁“ICD世界和平杰出贡献奖”。调查记者登录ICD官网,获取一份2013年德国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会”的事件一览表,其中未记录曾颁发过“ICD世界和平杰出贡献奖”,进一步查询其他年份也未发现该奖项。

不得不说的故事——我们误信心灵法门的遭遇(二)

本文由调查记者陈先贤、张宝胜联络当事人并实地探访,编辑李军、王萍撰稿并核对,相关案例均为真实故事。

说实在话,他很会制造焦虑,搞精神控制

  曾经的信徒黄茵说,卢军宏除了自我神化唬住信徒,还通过捏造邪说制造焦虑,精神操控信徒。

在多个场合,“灵性”成为卢军宏口中的高频词。其实,他所谓的“灵性”就是指鬼。“灵性附身”也就是“鬼上身”。

“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们误信心灵法门的遭遇

卢军宏在给信徒开示

  “你惹到灵性了,有一个男人在你腰上,我这里帮你向菩萨求一求,让你活长一点。”2016年10月2日,在卢军宏世界佛友见面会(台湾)现场,卢军宏对一位坐着轮椅的信徒说。该信徒腹部癌症已经扩散。

  “我看到你妈妈脑部有一个灵性,是一个男的,要超度掉,你妈妈每天要念《心经》17遍,不然会抑郁。”在同一个见面会上,卢军宏又对一名咨询母亲健康状况的信徒说。

  “看图腾”是卢军宏为信众“治病”的一种方式。他自称具备法眼神通,能根据人们所提供的出生年份、生肖及性别,毫无空间与时间的阻隔,看其图腾的位置、形状、颜色,了解此人的前世今生、因果报应等,不仅能治现病,还能治未病。

按照“心灵法门”的说法,“看图腾”是指每个人在天上都有一个与自己的属相对应的动物“图腾”,通过观察这个“图腾”就可以知道人的吉凶祸福。佛教的经典和教义中从来没有“看图腾”的说法。占星占相、卜算吉凶以求利养,在经典中被称为“邪命自活”,为佛教戒律所严禁。

病好了就说是有效,没好就说“业”很重,反正他总有理

  在“心灵法门”编撰的《心灵法门治疗疾病灵验实例选编》一书中,癌症、艾滋、不孕、精神心理疾病、脑瘫、植物人等疾病,都有信徒修法治愈的案例。

  许多信徒听信卢军宏的话,生病不去医院,延误治疗,人一旦死亡后,卢军宏又称病人带有很重的“业”,如果没有学习“心灵法门”不可能走得这么顺畅。

  事实上,卢军宏往往采用含糊的说法,猜测信徒面临的情况。如果猜中了便要求现场信众鼓掌,猜错了他便巧妙地转移话题。

  在某个法会现场,卢军宏猜测一名女信徒家中有一尊陶瓷的观音菩萨,该信徒否认后,卢军宏便转移话题说她家阳台的玻璃到了晚上会有闪光,有神仙在那。

“心灵法门”的“三大法宝”

  “念经、放生、许愿”被称为“心灵法门”的“三大法宝”。

  不管是信徒患病或是家人去世需要超度,卢军宏所开的“药方”多包括此种,并根据信徒所患病情的严重程度,念经、放生的数量也不一样。

  卢军宏曾对一名腹部癌症已经扩散的信徒说,“你要放生25000条鱼,念760张‘小房子’”。

  这里的“小房子”并不是现实中的住宅,而是念经计数的黄纸,纸上有上百个空心圆点,读完一遍经,点一下,直至全部念完后烧掉。所念的经其实是卢军宏把佛教的四个经咒(心经、大悲咒、往生咒、七佛灭罪真言)随便编排成一个组合。

  卢军宏称,“小房子在天上是大能量,在地下是大票子”“一张小房子在地府可以顶10根金条”,“小房子可以消除孽障、还债”。

  据一些信徒说,念完一张“小房子”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无论遇到什么问题,卢军宏经常要求信徒念“小房子”,短时间内念数十张甚至数百张。

  “做了梦遇到亡人要念,工作出现问题要念,夫妻吵架要念,这件事没念完又来了下一件,永远化解不完,就得不停地念经。”黄茵说。

  她以前每天念至少8张“小房子”,每次念完都觉得嘴巴很酸,时间长了她就轻声念,念完一遍按下计数器,儿子和她说话,她会摆摆手:“走开,妈妈在念经。”

  工作不顺、家庭矛盾、身体问题、心理疾病,都会成为信徒加入“心灵法门”的契机。而度他们加入的人,使他们相信,只要修了“心灵法门”,一切都会变好。

  信徒李玲的儿子身体不好,加入“心灵法门”后,卢军宏告诉她,儿子身上有个老奶奶,需要念172张小房子。

  李玲告诉调查记者,她拜了卢军宏为师,每天念经使她逐渐脱离了正常生活,朋友也渐渐疏远。

  在黄茵看来,“三大法宝”最厉害的就是念经,经常一念就是上千遍。人也变得昏昏沉沉。

  对于放生,动物主要有鱼、虾、螃蟹、蛤蜊等。黄茵说,因为这些是容易被人食用的动物,而从事某些行业的人,比如厨师、杀虫清洁工、人流医生、屠宰工等,要经常放生来对冲消灾,最好找机会转业。放生时,也要念经护身。

  “心灵法门”的另一法宝“许愿”,是指在菩萨面前默念或请菩萨保佑,解决自己的问题,同时自己会做到初一、十五吃素、不杀生、印书度人等。也有信徒许愿自己不再进行夫妻之事,造成夫妻关系紧张。

卢军宏的发财套路

  每年,卢军宏都会在很多地方举办法会,而参加法会,被视为积功德的最好途径,也有僧人被拉去法会充场面。7月6号,一位曾参加过法会的僧人向记者透露,他在参加法会后发现:“信众在法会上完全就是去洗脑买东西,得不到任何正确佛教知识。”

  法会第一个议程就是给法器开光,包括山水画、瓷菩萨像等。

  卢军宏多次告诉信徒,洗手间和厨房,是最不干净的,也是鬼最多的地方。贴山水画可以改善风水,保家宅平安。

  几毛钱一张印制的山水画,在卢军宏开光后,根据尺寸不同,分别于30、50、100、150、200、250元不等的价格卖出。在法会现场的菩萨像,也被以上千元的价格卖出。

  在一次法会召开前,香港法会共修组发布公告,号召大家“发心努力”,补齐几十万元的舞台灯光音响款项。

  有信徒发现,卢军宏要求各共修组绝对不得设功德箱,不集资、不敛财。他自己却在世界各地召开的法会上公开设立功德箱。

  卢军宏有隆重的拜师仪式,尽管对多数信众声称免费,但其手下的多名共修组负责人,会看人下菜碟,暗示经济实力雄厚的预备弟子,奉上厚重礼金可单独小开示,从而达到目的。

  一位信徒在心得体会中提到,她曾一次捐献8万元,其收入除了必要的用度,基本捐献给“卢军宏”,结果使得家庭内部严重不和。2015年5月,一名女信徒私自变卖家中房屋,得款123万元全部捐给了卢军宏依托电台创办的实体机构——东方台秘书处。

  初一、十五的放生,也是信众的一大支出。放生一般由共修组统一组织。广州一位信徒张静回忆,放生时不能带法门资料也不能拍照,只是把钱交给组织者,表明自己将放生多少钱的鱼。但是,自己并不知道放的鱼在哪,也没有账目。有时在现场,甚至还有组织者称,买的鱼多了,现场加钱继续放生。

此外,“心灵法门”在其官方博客上公布助印账号,以印刷书籍资料的名义,吸引信徒捐助。

“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们误信心灵法门的遭遇

“家里的木板是棺材板,要贴上山水画才行”。卢俊宏用这种方式出售山水画。

  在“心灵法门”,信众捐款、印书、放生以及做挂历、台历、宣传扇子等费用,都不能说出来。卢军宏称“如果讲出来就漏了,等于没做”,甚至会有损功德。

  因此,除个别人还留有“澳洲东方传媒弘扬佛法慈善机构”出具的收据。信众究竟花了多少钱,为卢军宏捐了多少钱,很多人都无从得知。

  黄茵夫妻先后在“心灵法门”花了十多万,其中,为卢军宏捐款8万,放生花费2万多元,此外还有参加法会、邮寄书籍等费用。

  在退出“心灵法门”后,黄茵建了一个反“心灵法门”的微信群,目前已有200多人。她经常转发揭发卢军宏的文章,希望其他的信徒看到后能够醒悟。

  李玲也离开了“心灵法门”。她和很多信徒都发现卢军宏所讲并非真正的佛经,只会夸大神通。

  许多地方也都有反“心灵法门”的群,也有人建了微信公众号,传递卢军宏“心灵法门”非正法的信息。

  如今,黄茵重新找到了工作,生活也慢慢回归正轨。

  她撤了当初加入“心灵法门”后在家设的佛台,“我现在不害怕了,不用每天念经还债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