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也行?缅甸叛军活动以健康讲座为名“入侵”新加坡“街道办”

2019年07月20日
这样也行?缅甸叛军活动以健康讲座为名“入侵”新加坡“街道办”

早前被指涉及策划武装暴动而被遣返的缅甸人曾在本地某联络所主办活动(左)。右边仅为示意图,非事发地点。(李国豪制图)

粉应该还有印象,本月上旬内政部宣布在本地逮捕了六名与缅甸叛军若开军(Arakan Army)有关联的缅甸人。这六名缅甸人被指以我国作为基地,策划对缅甸政府的武装暴动,相关人等被捕后旋即被遣返缅甸。

不过,最令人惊讶的是,今年4月7日该批被捕人士曾在本地某间民众联络所的礼堂举办若开军成军10年的庆典。负责管理民众联络所的人民协会(People’s Association)对此做出解释,表示该场活动是以健康讲座的名义申请的。

联络所的场地租借审查机制出现纰漏

根据若开军相关推特上传的照片显示,该庆典的某个节目环节有数名穿着军服和手持仿冒军火的表演者在台上演出。而若开军首领通米亚良(Tun Myat Naing)也在庆典上通过视频向出席的观众(相信多数是缅甸若开人)发表谈话。

没错,上述描述的情节确确实实发生在新加坡的某个民众联络所礼堂内。消息传出后,许多本地网民纷纷质疑为何如此动机不纯的活动,居然登堂入室,大剌剌跑到民众联络所举办:

“联络所的负责人还是人民协会是否应该加强监控,这种事情也会发生,根本没有调查他们的背景和目的,有人来租用给钱就可以了吗?

正如上面这位蚁粉所言,民众联络所的审查机制明显出现了疏漏。为此,主管民众联络所的人民协会总算给了回应。

健康讲座变叛军纪念活动?

《海峡时报》报道,人民协会的说法是,负责申请若开军成军庆典活动场地的人士,是以举办健康讲座为由向民众联络所提出申请。

根据人民协会的说法,任何场地租借申请都必须将用途如实以告,一旦发生违反条规的状况,有关单位有权取消租借并没收租借费。

除此之外,任何民众如果发现联络所设施有不寻常的活动,也可以告知当值的联络所职员。

这样也行?缅甸叛军活动以健康讲座为名“入侵”新加坡“街道办”

健康讲座?(若开军相关推特)

活动现场以抽检形式检验

问题来了,从现场照片来判断,活动性质绝对不单纯。为何民众联络所的工作人员在当下并未前去阻止这场“挂羊头,卖狗肉”的活动,并采取上述行动?

四名不愿具名的民众联络所职员给了解答。他们告诉《海峡时报》,联络所不会在私人活动现场派驻职员,因为:

“那里没我们的事。(we have no business to be there)”

虽说活动现场没有派驻职员,但联络所职员在活动开始前或进行期间会进行抽检。如果发现任何不遵守场地使用规则的状况,像是在多用途礼堂烹煮食物等,联络所职员会要求主办方停止活动。如果主办方拒绝配合,联络所职员将汇报管理委员会,以采取进一步行动。

看到这里,红蚂蚁做个小结,若开军成军纪念活动当天能够顺利举办到结束,结束后众人还共聚一堂拍照打卡,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那天没有被联络所职员抽检到,因为没人发现他们的活动内容和申请目的是有出入的。

这样也行?缅甸叛军活动以健康讲座为名“入侵”新加坡“街道办”

若开军成军纪念活动“圆满完成”,众人开心合照打卡。(若开军相关推特)

当然,一般民众也不大可能闯入别人的闭门活动,参加成军纪念活动的人士更不可能揭穿自己参与的活动,因此联络所职员在没有抽检到该活动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知晓里面在进行的活动可能已经触犯条例。

如果要说这个环节有疏漏,那就是抽检这个环节了。抽样检查等于有一定概率被检查到,也有一定概率不会被查到。

举个例子,移民与关卡局针对新加坡车辆必须加满四分之三油桶才能离境的检查方式一样是抽检,没守规矩被检查到算你倒霉,偷吃步没被检查到,就是你“heng”。

只是,关卡之所以只能抽检是因为车辆太多,在维持交通顺畅和贯彻四分之三满缸条例之间必须取得平衡,权衡之下抽检的方式相对较符合成本效益。

但说回联络所,就算每个档期排满,一天活动相信也不至于多到联络所职员分别花个几分钟时间前去看一眼都负荷不了吧?

部分联络所的租借申请不需要管理委员会审批

活动进行期间是如此,那事前的审查机制呢?

消息来源告诉《海峡时报》,民众租借联络所设施的用途多数是婚礼或生日会。以涉入若开军成军纪念活动风波的小型剧场或多用途礼堂来说,租借人必须亲自到联络所完成租借手续,同时也必须在申请表格上说明租借用途。

问题来了,每一所民众联络所都有不同的批准程序。并非所有民众联络所的管理委员会都会审批每份租借申请,在某些情况下,联络所职员只会向管理委员会针对一些特殊个案作口头汇报。

再做个小结,一样是联络所,但却没有统一的审批程序。在最宽松的情况下,租借程序很可能就是填填表格交给联络所职员就大功告成。

看到这里,我们基本上可以了解到,在申请审批过程和活动进行两个阶段,一旦审批程序是上述最宽松的情况,再加上活动进行期间并未被抽检,联络所的场地租借程序都有可能因出现纰漏而导致有心人士得以在里头举办“挂羊头,卖狗肉”的活动。

这样也行?缅甸叛军活动以健康讲座为名“入侵”新加坡“街道办”

若开军成军纪念活动在重重纰漏下,在联络所礼堂“登堂入室”。(若开军推特)

警方不会批准外国人主导的政治性活动

另一方面,新加坡警方则强调联络所的租借申请表格已经清楚说明,相关设施不能作为宗教、政治或不法用途。

警方和人民协会也提醒主办单位务必申请活动所需的准证,特殊目的的活动在公共秩序法下,除非达到豁免条件,否则一律须向警方申请准证。他们也强调,类似若开军成军纪念庆典这类活动绝对不可能获得警方批准:

“针对那些有政治意图,无论是倡议或反对其他国家的政治活动,且由非新加坡人主办或涉及非新加坡人的活动,警方一概不会发出准证。

无论如何,相关活动的几位首脑已经被遣返缅甸。剩下的,就看警方和人民协会等相关单位如何亡羊补牢,把民众联络所场地租借程序的缺失补足了!

这样也行?缅甸叛军活动以健康讲座为名“入侵”新加坡“街道办”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