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2019年07月28日

  东南亚盛产沉香,特别是马来西亚、印尼还有新加坡这些地方,每个地方的沉香韵味和特点都不大一样,今天我们特意来看看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究竟占有什么样的地位和角色。新加坡本土产出的沉香并不多,他们大多会从南亚及东南亚等地方进口沉香过来,而大部分沉香则会再出口,其中有些是已经加工过的,如沉香油。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1、星洲沉香与新加坡沉香的关系

  星洲,是指新加坡,新加坡目前为印尼系沉香的最大集散地,其本身当然不产沉香,但以其灵活的贸易手腕,几乎掌握印尼沉香的主要出口量,甚至于出口时以新加坡币计价。因此,星洲沉香指的是产自印尼、文莱,马来,新几内亚,巴布亚等国家,集散于新加坡的沉香而已。跟我们内陆的香港一样,以往香港产出的沉香也是不多,由于是贸易沉香而得名香港。

  星洲沉香是大众最为熟悉的产区香了,几乎所有的制香商都会用它来做沉香产品。大都因为星洲沉香有很重的泥土辛味,所以在制作过程中没有注意配比工艺,那么制作出来的沉香成品就会有一股焦木味,就好像被烧糊的中药。所以大部分的入门香友都曾经因为它价格实惠而买来品用,其实星洲沉也有级别的高低,高级一些的纯度好的星洲沉,土腥味没那么浓厚,还带有浓郁的奶香味,很有品头。买星洲可以直接购买纯粉或者料材,直接熏点,这样比较纯净香味也比较舒服。或者直接购买高品质的线香,也是可以闻到很好的沉香味的,所以您再也不能说星洲系里面没有好的沉香哦。

  2、一根沉香王木头 雕出亿元身价

  一根长306cm、最大直径36cm的木头,价值1500万元人民币?你可能听都没听过。但如果有人告诉你,这根木头经过打磨雕刻之后,将价值亿元!你肯定摇头不信。但这根重达一百多公斤,看似不起眼的“沉香王”,现在就真真确确地呆在莆田城里。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这可是现在中国的沉香王,它从新加坡远渡重洋到中国,还有一段奇缘呢。”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李凤强笑着说。

  去年年初,一位新加坡的沉香木原料供应商找到李凤强,带来了一个令他惊奇的消息,“我这里有一根3米长的沉香木,价值千万元,现在已经有十多个买家在抢;有意向的话,要赶紧到新加坡参加竞拍!”

  李凤强没有多想,马上订了机票。“你们可能没法理解我当时的心情,对一个雕刻艺人来说,沉香木本身就是一种很难得的原料。这么大一根沉香,那可是千年等一回的资源。”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赶到新加坡时,来自日本、台湾、香港等地的十多个竞拍者都到了,个个都势在必得的样子。这次竞拍,一人只出一次价钱,谁出的价高,谁就中标。“当时根本不知道别人会出多少价,我只想起了香港的一根2米长的沉香木,在做成了作品之后,卖了五千多万元港币。”李凤强说,“所以我出了1500万元人民币,以足足比第二名高出200万元的价钱中标。买卖也是靠一种缘分,就这样我们买下了这根沉香木。”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3、新加坡沉香在国际贸易上的状况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新加坡从南亚及东南亚进口沉香,而大部分沉香则会再出口,其中有些是已经加工过的,如沉香油。1995-1997年,新加坡再出口了将近800吨的溶水沉香木,占了印度尼西亚及马来半岛输出到新加坡总量(1,113 公吨)的七成。印度曾经是沉香的重要国际供应市场,由于过度采收,天然蕴藏量已大减,目前转变成沉香的加工中心,而所用的沉香都不是印度原产的。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沉香在国际间的贸易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纪,印度是最早出口沉香的国家之一。现在,在二十多个沉香出口或再出口国中,以印度尼西亚及马来西亚的出口量最多。国际贸易市场上的沉香,大部分都被输往远东及中东地区,1995-1997年,主要的目的地是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香港及台湾。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综观整个木材贸易,以材积计算,沉香虽然只占不起眼的很小一部分,但以金额计算时,却是不容忽视的。沉香供不应求。包括土沉香在内的能产生沉香的所有瑞香科沉香属物种成为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即“华盛顿公约”,或简作“华约”)的保护物种,进口“土沉香”需凭濒危物种许可证。但大部分的沉香消费地区没有向“华约”秘书处汇报沉香树还有沉香原料的进口量,因此几乎没有进口的数据可供参考。但是沉香在国际贸易上的交易量是十分巨大的,就单单中国每年从外国进口的沉香数量就非常庞大,国内沉香原料供不应求的需求状况由于野生资源的匮乏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而一些东南亚地区国家就在这个贸易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新加坡在沉香贸易上的地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