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屋天花板冒水珠生小虫 小主人被迫挤佣人房

2019年07月29日

(新加坡29日讯)组屋天花板发霉,冒出一颗颗小水珠,女屋主低头拖地板之余,还得每隔六小时抬头抹掉凝结在天花板上的水珠颗粒。

除了小水珠,女屋主的单位也出现一只只来历不明、形状如米粒的小爬虫,会顺着墙壁爬到天花板结茧,女屋主饱受困扰,苦不堪言。

这名女屋主是40岁的营运经理罗女士,住兀兰75通道第687C座组屋的一间五房式单位。单位的屋龄是17年,里头住了罗女士一家五口、女佣以及两名租客。

组屋天花板冒水珠生小虫 小主人被迫挤佣人房

罗女士的女佣每六个小时就得用布抹掉天花板的水珠子。

罗女士说,主人房的天花板去年(2018年)1月开始有状况,开始发霉发黑,后来更冒起一颗颗的小水珠,天花板长期受潮,油漆开始剥落,让她很头痛。

“我也发现天花板出现一只只形状犹如米粒的小虫,我的6岁小女儿本来跟我睡主人房,主人房出现小虫后,我决定让她跟女佣一起睡客房,以免健康受影响。”

罗女士说,这阵子为水柱和小虫的事苦恼不已,一直四处打听解决方案,这阵子屋子的情况持续恶化,如今就连客房也波及。

记者上门观察,见单位客房的天花板多处发霉发黑,其中一片天花板出现50多颗水珠子,还有不少已经结成茧的虫子倒挂着。

主人房天花板甚至出现小水泡。

罗女士说,她和丈夫原以为可以自行解决问题,怎知买漆粉刷不久,情况又再出现。“客房多处冒水珠子,我们每隔六个小时就得爬上梯子抹天花板,非常麻烦累人。”

她表示,多次向建屋局反映,但问题至今仍未解决,让她束手无策。

“建屋局人员上门检查后,怀疑是我家的冷气导致问题,但我试了几天不开冷气,问题还是没解决。”

与儿女鼻子敏感 担心健康受影响

女屋主和三个儿女都患有鼻子敏感,天花板出现问题,除了担心有害健康,也怕吓跑租客。

罗女士说,她和16岁的大儿子、12岁的二女儿和6岁的小女儿都有鼻子敏感的问题,天花板的问题一拖就是一年多,而且越来越严重,她担心长期下来会影响家人的健康。

此外,罗女士有将其中一间房间出租给两名租客,她发现出租房间的天花板也开始发霉发黑,担心租客会因此退房。

建屋局:将安排刷防霉漆

建屋发展局发言人表示,将派人前去单位为受影响的天花板刷上防霉漆。

建屋发展局发言人说,当局于2017年12月接获屋主反馈,指主人房的天花板出现水渍,并派人上门检查。

“我们发现天花板发霉,但没有漏水,高度潮湿以及不通风的环境比较容易长霉菌,我们因此建议屋主开窗确保睡房空气流通。”

发言人也说,建屋局也曾在去年1月和3月接获屋主反馈,指主人房天花板漏水,但他们派人上门检查后并没发现漏水现象。

于今年(2019年)4月,屋主再次反馈指另外一间房间的天花板漏水,建屋局检查后发现是冷凝现象(condensation),没有漏水,因此建议屋主开窗让确保房间通风。

今年6月,当局被告知房间又有冷凝现象,工作人员上门检查,也天花板出现小虫子,“我们检查楼上单位,发现该单位的屋主把冷气温度调得相当低,冷气直接吹向地板。我们已建议楼上单位把冷气温度调高一些。”

发言人说,当局官员已将检查结果告知屋主,也会派人为受影响的天花板刷上防霉漆,屋主也接受了建屋局的提议。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