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马17年变教育达人 非礼男生 博士监43月

2019年07月30日

(新加坡30日讯)20年前非礼男生的心理学家曾增博士,在逃亡大马17年后,终在昨天被判坐牢43个月。

曾增在逃亡到大马的17年里,曾改名换姓创办学习中心和培训公司,活跃于雪隆森一带,甚至协助培训教师,当年他还和现任的大马首相马哈迪与夫人握手合照,在教育界地位崇高。

曾增是国大前社会工作和心理学系的心理学讲师,他涉嫌于1999年6月28日至30日之间,在当时旧机场路基里玛营的房间和厕所内非礼9名男生。

但他被控后弃保潜逃,遭警方通缉,直到2016年落网,从马来西亚引渡回新加坡被控。他否认有罪,但案经审讯后被判罪成。昨天他被判坐牢43个月。

逃马17年变教育达人 非礼男生 博士监43月

曾增潜逃期间仍然活跃于面子书,图为他于2015年在个人面子书网页上上载自己身穿净选盟标语T恤的照片。(取自面子书)

据《联合晚报》掌握的消息,曾增潜逃到大马后,落脚在雪州巴生,并改名叫“郑伟勋”。

“郑伟勋”在大马先后创办爱求知学习中心(IQKid Academy)与ICL培训公司,凭着他博士的头衔、斯文的外貌和杰出的学术背景,让他过去十多年都在雪兰莪、吉隆坡和森美兰州一带享誉盛名,每年举办过的培训、讲座多达数十场,对象包括大马教师和中小学生等。他甚至接受外媒访问时,称自己是来自大马的博士。

根据ICL培训公司的面子书专页显示,2015年9月3日该公司专页曾上载多张“郑伟勋”之前与大马政要留影的照片,包括分别与现任的大马首相敦马哈迪和夫人西蒂哈斯玛的合照,他也曾和当年还是执政党的马华领袖黄家定、蔡细历与魏家祥留影。

年过50岁豁免鞭刑

曾增年过50岁豁免鞭刑,否则可能得挨10下到11下鞭刑,曾增闻判后不服判决,准备提出上诉。

主控官周士俊副检察司针对刑罚陈词说,被告之所以逃过鞭刑是由于潜逃,他如今年过50岁,豁免鞭刑,不能让他得益,因此必须判处额外监刑代替。

法官也同意主控官说法,表示如果不是因为被告年过50岁,豁免鞭刑,他可能判被告10下到11下鞭刑。

基于被告犯下的是严重罪行,并且潜逃,因此判处被告监禁38个月,外加额外五个月监刑替代鞭刑,总刑期一共为43个月。

由于曾增不服所判,因此要针对判决和刑罚向高庭上诉,并且通过迪瓦利律师要求保释。

法官在控方不反对情况下,准他以9万元(27万令吉)保释等候上诉,但须另加两项新的保释条件,即他须戴上电子追踪器和每个星期向查案人员报到。

自首半年前曾现身新加坡

根据ICL培训公司的面子书,曾增在自首的半年前曾现身新加坡。

有关贴文显示,曾增是2016年5月6日现身新加坡,当时他是以培训公司代表的身份和电脑公司戴尔(Dell)的高层进行会议。

根据贴文内容和照片,当时曾增和助理胡远健与来自新加坡、澳洲、新西兰、泰国和印尼的戴尔代表见面,戴尔则安排这些代表向ICL培训公司董事介绍公司的最新科技。两人会议后也和戴尔高层职员合照留影。

那次曾增现身新加坡,与距离他2016年12月7日在大马自首那天,相差约七个月的时间。

弃保潜逃 遭警通缉

曾增1999年逃亡大马,三年后就在巴生创办爱求知学习中心,到他2016年12月自首前数个月,仍到处当讲座嘉宾。

当年39岁的曾增因涉嫌非礼男生,他原定在1999年11月29日到法庭面控,但他弃保潜逃,遭警方通缉。

据了解,曾增1999年逃亡大马后,曾经低调行事一阵子,之后于2002年在巴生开设爱求知学习中心。

根据该中心宣传手册的介绍,曾增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心理学与电脑系的双科博士,也曾担任外国教育部天才课程顾问。而学习中心也获得大马教育部批准,目标是“把正统有效的心理学理论融汇于学习技巧课程,让学生受益。”

曾增后来也与一名胡远健的男子创立一家名为“ICL Training”的培训公司,该公司主要则是为成年人提供相关的课程。

根据网上的记录,曾增在2016年年中还继续在不同的场合和不同的机构进行和情商(EQ)与学习技巧培训课程。

曾增这几次到新加坡国家法院接受审讯和下判时,都可看到胡远健陪同他前往。

逃马17年变教育达人 非礼男生 博士监43月

曾增经常在面子书上载他进行健身、登山,和骑脚踏车等活动的照片。(取自面子书)

更名后活跃于社交媒体

曾增更名后在社交媒体开设账号,不时上载自己四处旅游和健身照,还曾参加大马净选盟4.0集会。

不过,他过去几天突然删除他的个人、爱求知学习中心和ICL培训公司的社交媒体账号与网站。

据在他删除账号前的截图显示,曾增在逃亡大马后,以“Shaun Zeng”的名义开设个人面子书账号,记录他在大马的生活。

在他的面子书上,曾上传他健身、登山和骑脚踏车的照片或是视频,甚至记录他的健身成果。

他也曾在2015年8月上传身穿印有“大马净选盟4.0”字样的黄色T恤和手持大大马旗,并留言表示支持竞选盟的声诉。

律师:在大马有贡献

律师求情时称,曾增于1999年至2016年在大马期间,仍继续作出贡献,协助当地青少年。

代表曾增的迪瓦利律师表示,被告直到1999年都没有犯罪记录,因此请求法官轻判。

他也称,曾增在1999年到2016年在大马期间,仍继续作出贡献,协助培训青少年。

律师说,案件的审讯引起公众注意,对被告造成破坏性影响,尤其是被定罪后,他被追赶和遭骚扰。

赛夫汀法官下判时指,遭非礼的男生当时13岁,属于脆弱一群,被告占他们的便宜,罪行严重。此外,被告滥用职权,违背学校和家长对他的信任。

法官说,被告共面对12项罪状,他有预谋犯案,并且干案后潜逃,因此刑罚须具阻慑作用。而被告并不是认罪,不能获得刑罚折扣。

逃马17年变教育达人 非礼男生 博士监43月

曾增当年和现任大马首相马哈迪见面。(取自面子书)

逃马17年变教育达人 非礼男生 博士监43月

曾增(左起)在在大马设立培训公司和教育中心提供培训课程,他在讲座上与马华领袖蔡细历和魏家祥合影。(取自面子书)

其中一间公司已空置

记者到大马走访曾增创办的两家公司,其中一间已空置,另一间的负责人则不愿受访,并要求记者离开。

记者根据线索,远赴雪兰莪巴生和吉隆坡八打灵再也分别走访爱求知学习中心和ICL培训公司的现址。

爱求知学习中心位于巴生的住宅区,一名不愿具名的女子应门自称是女负责人,她指自己三四年前才加入学习中心。

被问及曾增和学习中心的关系,女负责人表示有听说过他,但不清楚他是否就是创办人,也不知他什么时候离开学习中心,她也称从来没和他有所交集,对他也完全不熟。

她过后表示学习中心是私人地方,因此要求记者离开。而该中心旁的一家诊所,里面的一对夫妻一开始自称不认识曾增,不过他们在乘车离开前,才询问记者找曾增的目的,并表示知道他已回去新加坡,其余的不愿多谈。

另一边,位于八打灵再也Icon City内的ICL培训公司则是无人应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