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新加坡教育在国际评量优异成绩的背后

2019年08月06日

陪伴每个父母和小孩,成为更好的自己。

提到教育成功,很难不让人想到新加坡,2015年新加坡15岁中学生在PISA(国际学生能力评量)拿下数学、科学和阅读三个冠军。2016年TIMSS(国际数学和科学评量)新加坡的中学生和小学生也拿下世界第一。OECD 2030 教育倡议的新加坡代表刘依玲接受《亲子天下》专访,从国际与新加坡历史的脉络双管齐下,带领读者了解,新加坡教育在国际评量的优异成绩,背后的思考。

专访:新加坡教育在国际评量优异成绩的背后

2019年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宣布,新加坡教改进入了“终身学习” 阶段。图为2017年新加坡辅华小学的科技融入数学课程。黄建宾摄影。

文:黄敦晴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的教师培训院长刘依玲曾代表新加坡参与 OECD 2030 教育倡议,刘依玲(Ee Ling Low)指出,教育不只是教育,还是新加坡的命脉,老师们如同新加坡的建国者。在新加坡,教育改革是永远的现在进行式。

提到教育成功,很难不让人想到新加坡,2015年新加坡15岁中学生在PISA(国际学生能力评量)拿下数学、科学和阅读三个冠军。2016年TIMSS(国际数学和科学评量)新加坡的中学生和小学生也拿下世界第一。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教师培训院院长刘依玲(Ee Ling Low),可说是亚洲参与全球教育变革最广、最深的第一线教育工作者。

她是师资培育者、教育研究者、也是政策参与和制定者,她代表新加坡参与美国名校史丹福与哈佛等名校的教育创新计划,也是 OECD 2030 教育倡议的新加坡代表。

今年7月接受《亲子天下》的专访,刘依玲从国际与新加坡历史的脉络双管齐下,带领读者了解,新加坡教育在国际评量的优异成绩,背后的思考不只是教育政策,而是思考教育放在全球变迁中的策略定位。

刘依玲指出,教育不只是教育,还是新加坡的命脉,老师们如同新加坡的建国者。在新加坡,教育改革是永远的现在进行式。

在变动快速的世界中,多数问题与挑战的答案,都藏在新加坡几十年来,师资培育者、教师、家长、甚至整个社会都养成的共识:每个人都要有面对经常变动的弹性、终身学习的意愿、培养面对未来所需的特质。

刘依玲也将参与今年9月份举办的2019亲子天下教育创新国际年会,担任主讲者。

专访:新加坡教育在国际评量优异成绩的背后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教师培训院院长刘依玲(Ee Ling Low)。讲者提供。

Q:你参与全球的教育改革、倡议,譬如,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的迈向未来计划(NIE Moving Forward)、美国史丹福大学的国际教师政策研究、哈佛大学教育研究所的全球教育创新提案、还有OECD 的2030教育倡议。在其中有看到全球教改的共同趋势吗?

A:在探讨教育的趋势之前,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先看看在当今全球发展中,教育所处的位置。

譬如大家很关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是由技术和数字演进所驱动,创造了在经济、社会跟文化层面巨大的改变。改变非常快速。

我们因此要重新思考怎么生活、工作、学习、甚至怎么买东西。学生花很多时间获得的知识,很快就过时了。以为特别的事物,也会很快变得寻常无奇。

很多工作正被机器人取代,但也有很多新的工作问世,这些新的、或是尚未问世的工作,是没法从现在学业的角度来准备的。

《第四次工业革命》(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这本书的作者史瓦布(Klaus Schwab)说得很好,现在中产阶级的工作,无法保证未来能有中产阶级的生活模式了。

世界经济论坛(WEF)在2016年跟2018年发布的“未来工作”调查报告,受访的雇主认为未来工作上最相关的十大能力是什么。二次调查虽然只间隔3年,雇主心中的十大能力优先级已经出现变化,而且有2项掉出榜外。

未来工作的关键能力, 批判性思考更显重要

专访:新加坡教育在国际评量优异成绩的背后

数据源:世界经济论坛(WEF)2015年跟2018年,分别抽样问各国雇主对未来工作技能调查,2015年问对2015-2020年预测,2018年问对2018-2022年的预测。

制表:施云心、祁若昀、吴碧芳

Q:新加坡这几年的教育也重新聚焦,例如,让老师教更少,但是学生学更多、减少考试、增加 STEM 课程。新加坡未来的教育改革重点是什么

A:新加坡随着国家的发展跟需要,有很多阶段的教育改革。

从1960年代教大家怎么生存,1970年代强调效率,1980年代是能力为本。

到了1990跟2000年代,新加坡进入了价值取向,以及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并且引入了二个重要的倡议,分别是1997年的“思考型学校,学习型国家”(Thinking Schools, Learning Nation),以及2005年的“少教多学”(Teach Less, Learn More)。

这已经可以看到未来导向的教育,帮助学生建立未来的重要观念,而且在教室中,也是以学生为核心。

不过,我们现在又进入了下一个教育阶段。

我们的教育部长王乙康在今年3月5日宣布,新加坡进入了“终身学习”(Learn for Life: Remaking Pathways)阶段。

这里有2个重点,一是帮助学生学会持续学习,一是帮助现有的工作人口学习新技能,并且有配套措施,例如“未来技能计划”(Skills Future)。

这在学校要怎样进行呢?我们正在培养一种心态,要在学习的乐趣跟教育的严谨性中求平衡。

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也很积极地协助建立新加坡成为终身学习者的国家。

我们的方式,就是为了未来的学习者,培育准备好面对未来的老师。

所谓准备好面对未来的老师,有2个重点,一个是终身学习的心态,另一个是准备好面对未来的特质。

在终身学习心态方面,我们教老师们从人生的4个面向着手(“4” life),这是双关语,也是为了人生(for life)的意思,内容包括了life-long, life-deep, life-wide, 以及life-wise。

Life-long:要他们从职前到专业的教师,在老师的生涯中,能够持续学习、成长与发展。

Life-deep:要他们透过新加坡教师训练计划从职前到在职,不断深化他们的专业。

Life-wide:我们会提供各种本地和全球的观点,介绍各种型态和数字相关知识、技能。

Life-wise:我们提供个人化的指导,也强化价值观导向,让老师有很强的专业精神和价值。

专访:新加坡教育在国际评量优异成绩的背后

至于准备好面对未来的特质,我们期待、而且要形塑他们成为创造知识、促进学习、打造学习环境、养成人格和教育变革的领导人。

Q:在教改中,新加坡政府怎么帮助老师转型、过渡到新的方向与做法?其中又有哪些方法效果最好呢?

A:首先要认识一个前提,人是最重要的资源,所以我们进行大量的投资。教育是投资的关键,能让人们在不确定的未来获取成功所需的知识、技能与价值观。

教育本身就要有能够持续变动的弹性,要能时时有新的演进跟改变。

就实际的做法,教育部、教育部的新加坡教师学院、还有国立教育学院会跟学校合作,提供师资培育的素材、说明会、工作坊等,让老师提早准备,面对新的做法。

老师们也都知道,我们的系统需要时时检讨、评估跟改善。

我们每一科的课程有一个5年的循环,在第2、第3年时都有期中检讨。新加坡的老师们已经习惯要常常转型了,这是他们专业的一部分。

Q:学生、老师、和整个教育体系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哪些资源或因素,可以帮助老师们在下一波教育改革中成功?

A:这要回到“终身学习”这一点。

我们的老师们是专业人士,而作为专业人士,他们知道要不断改善自己,让自己更精进。要成为大师,是要花很多时间的。这些持续发展的范围,包括所属专业的内容,例如专精的科目、课程与政策、教学方法、以及提升自己的层次。

几年前,新加坡发展出“教师成长模式”(Teacher Growth Model, TGM),明确地画出老师们要在5个领域学习所需要的专业特质,教师们必须是伦理道德的教育者、称职的专业者、能与人协作的学习者、转型的领导者,以及小区的创生者。

所以,当本地或是全球教育有那些改变时,老师都可以在上述不同的专业特质分类下,报名上课。

新加坡也提供老师很多进修的方式与课程、活动,老师们也可以在学校透过教学观摩、影片来学习。

老师们除了自己学习到新知,也会把创新、刺激与启发带回学校、教学现场。

Q:你在全球教育政策与研究的深入参与,令人印象非常深刻,可否跟我们分享,持续投入的动力是什么?最想启发教育从业人员什么?

A:我一直都想要教书,投入教育界。而且我人生遇到的很多老师,更强化了我的想法,他们不只学识渊博,而且还是令人惊艳的榜样。

其中一名是我在中学遇到的陈老师(Mrs. Cecile Tan) 。她教我的,不只是知识,还有生活中的机会教育,让我们知道怎么做个好人。我从她身上体会,要做个好老师,就要在教书时,把学生时时放在心中。

无论是我在培育未来的老师、教育研究、或参与教育政策时,都一直这样做。

我深信,教育能把每个学习者的潜能发挥到最大,这为我的生命带来很大的意义。而且,当我想到新加坡的未来老师跟他们的学生,因为我这样的投入,可以迎向亮丽的未来时,也感到很骄傲。

Q:新加坡政府如何跟父母沟通,改变他们的想法、赢得支持?

A:父母仍是整体教育非常重要的伙伴和利害关系人。如果没有父母,新加坡的教育体系不会发展成今天的样貌。

教育部花了不少时间,透过这里的媒体传播相关的讯息,学校也花了时间利用家长跟学校的会议,让家长参与教育。

很多学校有很好的家长支持团体,他们是很重要的改变媒介,协助影响其他家长的想法。我们也有跟家长的焦点团体讨论,这样可以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有助于让他们了解,为什么有些事情要那么做。

另外,新加坡社会很敬重老师和教学专业。

整体说来,大家认为老师是建国者,因为他们孕育了国家的未来。

根据2018年瓦尔基基金会(Varkey Foundation)的调查,63%的新加坡人认为学生很尊敬老师,这在35个国家中排名第6。31%的新加坡家长鼓励孩子当老师。这种对老师的正面评价与心态,以及我们的延伸教育和学习,都帮助家长在很多改变中能够随之转化。

我想,大家面对改变,应该是抱着开放、而不是害怕失败的心态,而且可以从中学习,对未来抱持希望。

面对第四次工业革命跟全球化,这是很重要的。

无论是政策制定者、研究人员、老师、师资培育者、校长、父母、或是社会中的任何成员,都希望孩子能拥有最好的一切。

我想再次强调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所提出的,我们要在学习的乐趣跟教育的严谨性中求平衡。我们希望孩子有最好的,但那并不意味要帮他们在学业上拿到最好的成绩,而是要帮他们作为“全人”,把潜能都发挥出来。

超越素养这件事,老师们更要聚焦看对学生的影响。

如果你能感动学生、触动他们的生命,用正面的方式影响孩子,启发他们对别的生命带来正面的影响,那就成功了。

我们要用这种深沉的热情,想要改变我们所教育的生命,来驱动我们,才能够持续站在教学专业的最高境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