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拾球童离奇失踪23年 妻夜夜守窗前盼夫归

2019年08月09日

(新加坡9日讯)在乡村俱乐部当拾球童的男子,于23年年前放工后,连人带摩哆离奇失踪,至今杳无音讯,妻夜夜站窗前盼夫归。

拾球童的女儿巫雪美(50岁)说,父亲失踪后,母亲夜夜站在窗前,盼父亲有一天会像以前一样,骑着摩哆回来,她看了非常心疼。

“至今,父亲的物品仍摆在他的房间里,我们不舍得把它们丢弃,这些都是他留给我们的回忆。”

俱乐部拾球童离奇失踪23年 妻夜夜守窗前盼夫归

巫雪美出示父亲的护照照片。(陈佩敏摄)

怀疑父亲遇劫

女儿巫雪美说,父亲巫明福(当年57岁)在1996年的8月4日晚上失踪,事隔23年,至今仍下落不明。

父亲放至今生死未卜,女儿感叹,申请“死亡”的手续费高达万新元,至今一直无法了结。

“父亲当时住在后港8道,在乡村俱乐部当拾球童,同事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在那年8月4日晚上11至12时。当时,他骑了一辆黑色的野马哈摩哆,一名住在俱乐部的友人还亲眼目睹他的背影离开,但家人彻夜守候,却不见他的人影。”

巫雪美说,父亲平时喜欢戴粗金链和手链,一直怀疑父亲或遇劫。“他平时乐于助人,失踪前还借了几名朋友一笔钱,没有仇家。”

巫明福失踪后,有人指他或许与情人私奔,但巫雪美始终无法置信。“父亲的存款和护照都在家里,若真的要跑,不可能不把东西和钱带走。”

俱乐部拾球童离奇失踪23年 妻夜夜守窗前盼夫归

巫雪美向记者出示当年的报案记录。(陈佩敏摄)

死亡证明需花万元

虽失踪超过七年,家属可向法庭要求假定失踪者已死亡,申请死亡证书,但巫雪美感叹,几年前她和家人经过商量后,原本打算向高庭申请死亡证明,但需要花一笔高达万新元的费用,最后打消念头。

“我们也很矛盾,一方面希望他能奇迹般会回来,但另一方面,我们心里知道父亲已经失踪23年了,生还的机会渺茫。如果父亲真的过世了,我连他的尸体也找不到,无法办他丧事,让他好好安息。”

巫雪美受访时数度哽咽落泪,透露最初几个月,她和家人四处奔走,寻找父亲的踪迹,更因担忧和伤心过度,暴瘦了6公斤。

情路坎坷 遭男友抛弃独养多动儿

巫雪美说,父亲在她成年后突然“人间蒸发”,令她顿时少了依靠。之后,她原以为遇到真命天子,怎料男友得知她怀孕后决定离开,而儿子有患有多动症,让她艰难地独自抚养。

原以为事情告一段落,她和母亲的健康衰退,上周因压力太大辞职,环境雪上加霜。“母亲72岁,患有轻微失智,我两年前搬家后,母亲就独居。医生建议我们请女佣照顾或送她到疗养院,但我没有经济能力,所以十分愧疚。”

律师:须证明7年无音讯

蓝国庆律师受询时表示,申请人至少必须证明失踪者在7年内音讯全无,而所有在失踪者“在世”时与他会有联络的人,也都没有他的消息。

他说,若申请人要入禀法庭申请的话,必须支付堂费、印花费、手续费等费用。由于每个律师的收费也不同,若包括律师费在内,所有的费用可能就会超过一万元。

“一般上,若申请者在经济上面对困难的话,可以申请法律援助局的协助,而当局会是根据申请人申报的资产等资料,来评估申请人是否有资格获得援助。”

Post in: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