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2019年08月11日

碰巧看到一篇关于新加坡河川动物园的文章,这和我们普通人去逛动物园不同,作者对动物园非常了解,从他的角度出发,你也许对动物园有新的认识。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融入文化、故事线去诠释它被赋予的主题——河川。

河川动物园入口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河川动物园在游园动线上很不同,一般动物园中最常见的规划是在步道沿线分布各种动物主题区,想看哪个区的动物就要进入那个主题区,但园区设置有可穿梭往返的步道。

河川动物园是世界上动物园中极少数单一轴线动物园,尤其是在动物园的左半部分,游客必须完全按照动物园规划,没有叉路、单向地参观沿路上的各个展区。通常动物园在规划设计上比较偏向景观设计,所以通常动物园在动线上面通常会比水族馆具备更多的自主性,有去“公园”散步的感觉(Zoo的原意就是“Zoological Park”),水族馆则基本上都是建筑设计,更像博物馆或美术馆,虽然少部分大型水族馆也能够提供多展区及动线,但是基本上受到地基以及垂直空间利用的限制,最后都会偏向使用单一动线的规划。河川动物园地基又小又狭长,因此在设计的逻辑上更像一个户外“摊平”的水族馆。

河川动物园园区真的不大,走马观花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可以逛完。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动物园像是一个以河川为主题串起的万国博览会,从密西西比河到刚果河,从尼罗河到恒河,从湄公河到长江……跟新加坡其它三个动物园相比,河川动物园用了大量的文化元素去诠释各条河川所孕育的文化以及人类与河川极亲密的关系。

密西西比河

密西西比河是北美洲最长的河,从靠近五大湖的地方一路直直地流进了墨西哥湾。展区不大,基本上就是以北美洲的河岸民居作为呈现的主题。这里展示了许多北美洲河流及湖泊、湿地的动物,如鳄龟、红耳龟(巴西龟)、钝口螈、鳄雀鳝等。(好几种都是中国可以见到的外来入侵种动物。)

公园满池塘的红耳龟就不用说了,民众将宠物鳄龟放生到公园的也屡见不鲜。鳄雀鳝是代表生物,它们是一种古代的鱼,在地球上已经存在超过一亿年。最吸引人的除了双排的锋利牙齿,还有身上闪闪发亮的超美硬鳞质,这是它们保护自己的盔甲。动物园中的鳄雀鳝体型比宠物店的大个许多,除了用鳃呼吸,大家也可以观察它们利用鳔到水面去呼吸新鲜空气。鳄雀鳝同时也是北美洲最大的淡水鱼之一,可以长到约三米、一百多公斤。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鳄雀鳝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恒河

恒河是印度半岛的圣河。

从我的角度来看,恒河主题区中比较有趣的事情是这里的“文化物件”与动物展示场是融合的。其它展示场中鱼缸就是鱼缸,前面玻璃后面岩石,水面上有一些当地的文化元素(例如北美洲的小屋),但是在恒河主题区,这里的印度风格建筑延伸出的楼梯却一阶一阶地抵达鱼缸底部,就像是恒河岸那些洗衣妇人所站立的台阶一样,俗称“鸭嘴坦克”的巨魾(音同“批”)就在充满植物的阶梯上面活动着。

我想,如果不在河川动物园,应该也不太可能看清恒河的水中究竟有没有鱼吧。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湄公河

青海的融雪滴出了澜沧江,澜沧江流进了中南半岛之后始称为湄公河。通常讲到湄公河时大家都会先联想到越南,但其实跟其他中南半岛国家相比,湄公河在越南境内的长度非常短,仅流出海的那一段在越南,长度大约只有河川总长的百分之五。

一来到湄公河主题区一定会迅速被超大型的鱼缸吸引。缸中满满是巨大的湄公河巨鲶。这种巨鲶是生活在湄公河下游的大型鱼类,最大可以长到三米约三百多公斤,几乎算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但是因为捕捞、污染等原因几乎绝种。鲶鱼的英文名字很可爱,因为有胡须,所以就直接叫做Catfish,但是这种巨鲶的胡须比较不明显就是了。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湄公河巨鲶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鱼缸里也有另外一种小一点、但还是很大的鲤鱼——暹罗巨鲤,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鲤鱼。它们没有鱼须,只生活在湄公河的泰国段。因为太合当地居民的胃口,所以同样也被捕到极度濒危了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鱼缸中另外一个明星就是这种淡水𫚉鱼。通常讲到𫚉鱼大家总是先想到海洋馆中如鸟类展翅的𫚉鱼,但其实𫚉鱼不只是住在海里,淡水也有很多种𫚉鱼。水族店或是一些红龙缸里会有一些淡水𫚉鱼,那些通常是来自南美洲的珍珠𫚉。湄公河超大鱼缸里生活了世界上最大的淡水𫚉鱼——查菲窄尾𫚉,同时它们也是最大的有毒鱼。

𫚉鱼跟鲨鱼一样是软骨鱼(软骨就是我们鼻子或是耳朵的那种材质),它们没有骨骼,所以你顶多看过鲨鱼牙齿的标本但是不会看过鲨鱼全身的骨骼标本。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长江

长江又被称为扬子江,通常在外文中都会直接以Yangtze或是Yangtze

River来称呼,很少人会讲Long River。长江主题区是河川动物园中一大重点之一,因为熊猫馆就坐落于此。长江展区中有很多种非常珍贵、濒危的动物。比如扬子鳄只生活在长江下游,是中国非常珍贵的爬行动物,它的邻居是同样极为稀少的中国大鲵,也是俗称的娃娃鱼。

中华鲟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中华鲟被称为“水中熊猫”,是世界级濒危的大型鱼类,可以长到超过四米。中华鲟早期因为鱼子酱而被捕捞。近年则是因为水利工程,影响了它们从海里游回上游产卵。聚集在坝前的鲟鱼一年比一年少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亚马逊河

相对于园区左半边搜罗了世界各地不同的河流,园区右半边则全部都献给了亚马逊河流域的动物。

新加坡四间动物园都有非常精彩的动物表演,这当然不会是马戏团的那种跳火圈骑脚踏车的形式,而是透过引导动物展现自然行为的同时来跟游客进行教育解说,例如动物怎么游泳或是怎么飞行。河川动物园的Show叫做“Once Upon A River”,讲述了关于河川动物的习性以及河川相关的知识。在这些表演中,如果动物做出符合期待的动作,管理员会给予动物好吃的食物当作奖赏,有时候如果动物没有心情配合表演管理员也就算了,不会去强迫动物一定要做什么,那天我看表演时最后压轴出场两只刚开始训练没多久的动物。管理员先在门外放了一些它们喜欢吃的东西吸引它们出来,希望让它降低对于观众声音的戒心并且熟悉舞台环境,全程都是鼓励而不是用强迫的方式。

动物表演舞台,动物透过水池、树枝等展现行为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水豚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松鼠猴是中南美洲的小型猴子,松鼠猴森林则是一个大网室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游客在步道上,动物则可以在森林以及游客的步道上来回穿梭。松鼠猴常常会跳到人们身上偷东西吃,这里是全动物园唯一禁止饮食的区域,入口处甚至有员工指示大家必须把背包挂在前面,不然有时候在游客发现之前松鼠猴就已经把背包里的东西丢得满地都是了。

除了松鼠猴,这个网室还有僧面猴跟刺豚鼠,不过相较于松鼠猴,它们没那么活泼也比较害羞,所以很多游客都没有注意到它们。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白面僧面猴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南美洲啮齿类好像都用同一个模子敲出来的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亚马逊泛滥森林(Flooded Forest)是出现在湖泊或是河流附近的森林,因为降雨导致水面升高而浸泡在水里的森林地区。水位升高,河川还有湖泊中的动物可以游进原先无法进入的陆地以及森林之中。昏暗中,满满的生命力在尝试用新的可能填满这里,陆地与水的交界被模糊、被融合了,更如梦似幻了。

亚马逊盆地的泛滥森林(图自Wikipedia)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南美大水獭水底隧道展示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一进到亚马逊泛滥森林馆就可以看到一个水底隧道,而在水中玩耍的是南美大水獭又称巨獭,是世界上体型最长的水獭。南美大水獭的尾巴比起动物园常见的小爪水獭或欧亚水獭更扁平,像划船的桨,但最好辨认它们的方式就是胸前的白色斑纹,就像是人类的指纹一样,每一只大水獭的斑纹都不同。透过水底隧道来展示水獭的效果真的很棒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河川动物园。全园只能走一个动线,动物园的最后一个展示馆是亚马逊泛滥森林,馆中的最后一个展示场就是以海牛为主角的超大型水族箱——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水族箱。

里面除了一大群巨大且可爱的海牛,还有最大的淡水鱼巨骨舌鱼与红尾鲶等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关于这里的海牛,有一个趣事:世界上有三种海牛,分别是南美洲的亚马逊海牛、加勒比海域的西印度海牛,以及非洲的西非海牛,不过奇怪的是,在河川动物园的亚马逊泛滥森林馆中的海牛,园方在解说牌上面仅以“海牛”一词称之,为什么不是“亚马逊海牛”呢?

其实这里的海牛并不是来自亚马逊,而是借用了“西印度海牛”来当亚马逊泛滥森林的演员。会用这样的方式是因为目前全世界除了日本的热川香蕉鳄鱼园,完全没有动物园或是水族馆有亚马逊海牛,如果为了要符合亚马逊泛滥森林这个主题而去找真正的亚马逊海牛,那就必须要耗费巨资从原产地引进,所以动物园决定用较常见的品种来呈现给游客,并透过展示来诉说亚马逊泛滥森林的美以及相关的环境教育。

现代化的动物园除非是出于特殊原因(例如救伤、研究、保种等),基本上已经不会纯粹为了“展示”这个目的而从野外捕捉动物。况且亚马逊海牛碰到的生存危机是环境污染、快艇撞伤等事件,也不是通过动物园圈养繁殖就可以解决的。因为原本的栖息地被破坏,就算在动物园繁殖到可以去野放的数量,也不知道能野放去哪。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像从太空舱向外看银河某个角落的巨型飞船聚集之处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沿着亚马逊泛滥森林馆的垂直动线可以慢慢向上看到海牛池中不同水平的视野,我们到水面上时也刚好遇到了海牛以及其他大鱼的喂食时间。刚刚水池里的树干有几根是柱子一路顶上天花板,其他大多数其实并没有露出水面,保育员就像是被海牛簇拥而站在水上一般,一边喂食一边检查每只海牛的身体状况。

被海牛簇拥的保育员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从河川动物园向外看的景色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尽管遭受诋毁,动物园行业仍然是教育及保育的重要核心。以下内容来自TheLily网站,原作者Brittany Long Olsen。下面的图片会配上一部分翻译者的个人补充,希望能帮助大家更了解动物园。

原作者Brittany Long Olsen的前言:

两年前,我第一次参观了圣地牙哥动物园并且深深为眼前的景色所震惊,所有的孩子都很享受为他们量身打造的展示与表演。孩子们是未来的主人翁,因此让他们及早学习如何感谢与尊重动物非常重要。

有人批判动物园行业,无论园区的大小,只要看见笼子就开始质疑,但动物园实际上有着重要的职责。它们不只启发我们去爱动物,更是用直接的行动来保护它们。

当今世界上34种野外灭绝的动物中有29种仍然在动物园中繁衍生息,有许多动物园通过直接执行或资助保育计划来帮助救伤动物及繁殖个体回到野外。从娇小的树蛙到雄伟的大猩猩。以上述简短的前言向各位说明我为何热爱动物园,更希望能启发你们造访当地的动物园并参与其中。

许多动物园都有这种“Encounter”活动,通过让少量游客进入后台观看或以保护接触的形式参与动物照护,学习平时接触不到的动物知识,并激发参与者的保育意识。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动物园提供生活在城市的我们就近观赏动物的便利。动物园大幅降低了亲近相关事物的门槛,在环境教育最关键的孩童与青少年时期有多少家庭具备足够的时间、金钱乃至体力去到真正的野生栖地感受自然并落实生命教育呢?教育的黄金时段一旦错过就不再,如何让动物园发挥最大的效益甚至将其转化为行业进步的动力是每个相关人士都在努力的课题。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许多反对言论指出,动物园将野生动物从原栖地带离并将其囚禁在牢笼中。但事实上,动物园界的主流共识早已从捕捉野外动物转为经营圈养族群,欧洲动物园水族馆协会的欧洲濒危物种计划、美国动物园水族馆协会的物种存续计划等,最终目的都是让圈养的族群能够自给自足甚至转而补充野外的族群,达到保育整合的目标,并且早已是现在进行式。

另外很现实的一点是,许多我们认为的“野外”,其实也是被围栏所保护着的,如果人们的理念无法与时俱进,这样的围栏只会越来越多,而废除动物园不但无法解决这样的现象,更会让大量的动物无家可归,甚至严重打击许多第一线保育团体的工作执行,因为动物园是他们重要的资助来源。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有一种动物即使在艰困时也能竭力帮助另一个物种求生,这是演化历程中前所未见的,而这正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

——George Schaller

目前世界各地动物园从业人员的状况都很严峻。人手不足、工作负担大乃至薪水偏低与社会地位不高(家人不理解),任何一项单拿出来看都足以让人却步,在动物园工作却得一肩扛起这些阻力,如果不是真心爱着动物根本难以坚持下去,而这样的人肯定比谁都更希望动物过得好,请对他们已经付诸行动、努力尝试改变的事物给予足够的肯定与耐心。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唯有了解,我们才会关心;唯有关心,我们才会帮助;唯有帮助,一切才能得救。

——Jane Goodall

珍·古道尔女士的这句话已经不知道被引用了几次,但还是得再说一次,人类的傲慢自大正在侵蚀这颗星球,只有当我们愿意起身去理解与在乎身边的一切事物,我们才真正踏出第一步,一旦起步,我们也会在无意识中去帮助它们、尊重它们甚至感激它们,才能够真正了解到地球不是只属于人类的。要想达成这样的目标,动物园行业可说是责无旁贷。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下图中作者使用了“动物科学”(Animal Science)一词,这其实很重要,因为动物科学特指在“人为控制下”的动物研究,而这也正是动物园与野生保护区的最大差异,两者间有着许多不同的状况,也能帮助人们用另一个角度看待野生动物与和其息息相关的生态环境,只有知己知彼才能做出最贴切的判断。也因此,许多声名在外的国际级与地区性保育团体都在旗下经营著动物园,通过动物园传达他们的理念并支持野外保育工作的执行。

动物园行业有句玩笑话,“我如此努力工作是为了失业”,其实此言非但不虚,还说明了一个只有在深刻体会自身职务的同时才能领会的道理,动物园存在的最终目的是希望以后的世界不再需要动物园,但这需要时间,我们正在经历过程与阵痛期,相信并奋力坚守为的是达成那个这代人可能无法亲眼看见的愿景。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优秀的动物园通过不断的研究与尝试,提供给动物许多设施、道具以利于它们表现自我,因为不仅仅是研究者,我们所有人只有在知悉这种动物的真实样貌与需求后,才能知道它们在野外可能遇到哪些困境、遭受什么危机以及如何通过保育工作来拯救它们。

图片中的动物是印度犀牛,野外的族群因为栖地破坏与滥杀,仅存2500余头,但通过保育工作的努力数量已经在缓慢上升。同样属于犀科物种的爪哇犀牛与苏门答腊犀牛就没这么好运,虽然世界上有数不清的专家学者日以继夜的保护它们,但先前累积的伤害已经令它们的族群数量下降到分别只有68头与200余头。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就像图中说的一样,大熊猫可说是濒危物种保育成功的重要案例,经过数十年来不懈的努力与资金投入,它们成功的于2016年摆脱濒危物种的身份。

除此之外,简单举几个差一步就要灭绝但因为动物园及保育工作得以继续存续的物种:

豪勋爵岛竹节虫、魔鳉、山鸡蛙、蓝岩鬣蜥、菲律宾鳄、查岛鸲鹟、加州神鹰、麋鹿、罗德里格斯狐蝠、西班牙猞猁。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人类社会与其活动对这个星球造成了许多难以磨灭的影响,我们有责任回馈并善待它,从日常的减塑、搭乘大众运输甚至不浪费粮食开始,我们应该尽力帮助这颗星球以及所有生活在它之上的生命与非生命。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河川动物园非常精彩。河川在千万年间孕育了无数文明无数生命,就算我们能够知道她的源头她的流速她的流量她的一切数据,依傍千万年的文明中的我们也仅因从未能亲眼看透她总是混浊的水,而无法彻底探索,而难以了解河川的全貌,混浊的水也遮出了世世代代心有不甘的未解之谜。所以河川才有魅力,所以动物园中的河的横切面才有魅力,所以动物园中清澈的水的鱼缸才有魅力。

河川的流动就像是生命的流动,从山脉的细涓一路流进了大海,在某天,又会回到空气中,又会落到山上的泥土中,如同我们的生命一样,毫无例外。

新加坡河川动物园不为人知的一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