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校长与学者:新积分制助学生按能力选择科目水平

2019年08月11日

受访校长和学者认为,新积分制有助于学生根据各别科目的强弱选择适合的水平,而基础水平到普通水平的积分转换也算合理公平。

光华小学校长蔡颐龄受访时指出,基础水平A到C分别对应普通水平的AL6到AL8这样的算法肯定是教育部参考了大量数据后合理、科学地计算出来的。

“基础水平的课程内容较少,难度较低,同时考试也较为容易,基础水平的100分肯定无法等同于普通水平的100分。同时,换算分数这件事并不新奇,之前也是一样,只不过换算的方法并不明确,新制度却更为清晰。”

她也强调,根据新制度,人们的观念应该改变,回归教育的初衷,不要再过度注重分数,而是重视孩子是否真的学到东西,以及他们的人格培养。

“家长在孩子完成小四课程选择科目时,不应该因为基础水平科目的最高积分无法媲美普通水平科目的最高积分,而在忽略孩子能力的情况下强行让他们选修普通水平科目。”

投身教育界35年的启化小学校长锺蔚芬也补充,许多学生因成绩不好而失去信心。当他们有机会选择基础水平科目时,反而会变得积极并对学习产生兴趣。

“学习的好坏并不能只看分数,孩子每天来学校不再想着是受苦,这对他们的身心健康是大有益处的。”

她说,启化小学会在学生小三年尾时就开始跟家长沟通选科一事,让他们有充足的时间观察孩子及作出决定。

“况且现在中学即将全面实行科目编班,只要孩子能力达标,到了中学也一样有机会选修较高水平的科目。”

新加坡校长与学者:新积分制助学生按能力选择科目水平

学者:新制度向雇主发出 成绩不应该是最重要信号

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副教授陈英泰博士指出,新的积分方式可让各所中学在收生时的截分点差异变小,有助于鼓励家长和学生就中学课外活动、文化及是否适合孩子等因素做考虑。

“这也带来一个挑战,即家长须要对各所中学做更多研究、花时间去开放日或直接找校长询问。不是每个家长在这方面都拥有相等的能力和精力,所以我想学校须要担负起责任,在学生选择中学时给予他们更多建议。”

研究教育经济学的新加坡国立大学讲师佘教锺博士从就业角度提出建议,认为新评分制度避免过分强调分数,是在向雇主发出学术成绩不应该是最重要的信号。他们应该拓宽招揽人才的方式,认识到不同人的优势。

“然而,成绩毕竟是预测一个人是否可能有生产力的最方便方法,要雇主改变根据学业成绩招聘的观念将是一项挑战。”

受访家长纷纷认同新评分制度能够帮助孩子减轻压力。

黄晓麦(41岁,自雇人士)说,原本父母都要求孩子拿100分,但现在看来90和100分没有区别,多出的10%空间就可以让孩子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我的孩子喜欢篮球、跆拳道还有小提琴,而他虽然在邻里小学,但却获得认可和鼓励,对待学习非常认真,让人欣慰。”

这也带来一个挑战,即家长须要对各所中学做更多研究、花时间去开放日或直接找校长询问。不是每个家长在这方面都拥有相等的能力和精力,所以我想学校须要担负起责任,在学生选择中学时给予他们更多建议。

——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副教授陈英泰博士

新加坡校长与学者:新积分制助学生按能力选择科目水平

与目前制度相比 选校排序未来更重要

改革后的中学分配制度更注重学生的选校排序,与目前制度相比,未来不切实际填写中学志愿的学生,可能会错过入读心仪学校的机会。

小学离校考试(PSLE)采取积分等级(AL)制度后,学生之间的成绩差距幅度收窄,预料将出现更多同分的考生争夺同一所学校学额的情况。

教育部为此在2016年时宣布推出新的“定夺标准”(tie-breaker),除了将学生积分等级总分作为录取时的首要考量,学生出现同分时,将按其国籍身份、选校排序,以及电脑抽签结果排出录取先后次序,三者重要性依次递减。

以两名总成绩同为八分的学生为例,考生若是新加坡公民,则优先考虑录取,其次是永久居民,最后才考虑国际学生。

如果学生身份相同,选校排序将起决定性作用。

例如,公民学生A把甲中学列为第一志愿,公民学生B把甲中学列为第二志愿,学生A会优先分配到学额。

目前须以电脑抽签分配学额

目前的制度,学生的选校排序虽是分配中学时的一项考量,但碰到总积分(T-score)相同的学生争夺同一学额时,选校排序并不会为任何学生带来优势,即学生都须以电脑抽签分配学额。

教育部25日表示,设定这项定夺标准,是要促使学生和家长择校时作更为全面及深入的考量,切实衡量学生的能力与兴趣,以及学校的传统、校风、特色、课程辅助活动和离家距离等,选择更适合学生成长与发挥的中学。

据教育部早前解释,以新的积分等级制对中学分配进行模拟测试后发现,经过学生身份、选校排序的定夺后,估计九成以上学生不会受电脑抽签影响。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